我很好,只是弄丢了你

作者:华音流韶 来源: 网友推荐 阅读: 5
我很好,只是弄丢了你
梁子是我在广告公司工作时的同事。当时我、他、黑熊、解冰、蓝莓几个关系很好,每天中午一起吃饭,并称“公司铁五角”。

  梁子这家伙比较二,他刚来公司上班的第五天,就突然把我叫到公司天台上。我从看到QQ留言到走在天台的路上心里一直很忐忑,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小男生要跟我说什么。我是个要面子的人,很怕别人怀疑我要吃梁子这根接近九零后的嫩草。

  然后到了天台上,我就发现我多虑了。梁子站在我面前,露出一口白牙明亮一笑,伸手问我:“姐,你有没有三千块钱,借我用几天。”我承认我不懂九零后的豪爽做派……

  那天我借了钱给他,因为我有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弟弟,那几年在北京,也是隔三岔五的缺钱。

  借出去的钱,我从来不抱收回的希望。但梁子三天后真还了我。还我钱时,梁子还请我吃了个饭,他嘿嘿一笑说:“姐,看你面善,就觉得你肯定能借给我。”

  梁子是个没心眼的孩子,很容易认为一个人的好。因为我贸然借给了他钱,他就觉得我是一个可信任的好人,于是吃饭时就积极主动地把自己的事噼里啪啦倒竹筒一样全倒给了我。

  我这才知道,我对面坐了个富二代。梁子家是陕北的,家里是做煤矿生意的。前几天他跟他爸闹得不愉快,他爸把他所有的卡都停了,对他实施了几天经济制裁。

  梁子一口一个姐,叫得很亲近。他说他有个亲哥,跟我同岁,他爸比较偏爱他哥,现他哥在还单身,如果我愿意他想把我介绍给他哥,要是跟了他哥我肯定下辈子都不缺钱花。

  我还没说话,梁子又自顾自地担忧起来,说他哥什么都好,就是男女关系比较乱,总换着女孩带回他家。话说到这,梁子就赶紧补充道:“没事,到时你睁只眼闭只眼,不理他就行了。”这都哪跟哪啊,我一口冰水噗地一下喷出来了。

  梁子的坦诚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包括他的隐私。

  梁子游戏女友,为此我和蓝莓等人没少说他。但梁子对朋友没得说,十分仗义。隔三岔五请大家吃饭,他家人来看他给他带的特产和补品每次都分给我们,不收下他会生气。在外头玩,谁要对他身边人脸色不好,梁子立马冲上去就要干架。只要他把你当成朋友,不管什么事,找他准没错,他比办自己的事还要上心。

  蓝莓的房东是个老色狼,把房子租给蓝莓后经常半夜去敲门,蓝莓每次躲在屋里都吓得不轻,因为一次性交了半年房租,已经没有钱另找房子,蓝莓只能忍气吞声。梁子知道了,拍拍蓝莓的肩,大咧咧跟她说:“没事,就是个***而已,这事交给你梁子哥,给你办得妥妥的。”

  几天后,蓝莓的房东头上缠着绷带来找蓝莓道歉了,并诚惶诚恐地表示除了收房租的日子绝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了。

  黑熊失恋,梁子陪吃陪玩了一周,每天一下班就准时带着黑熊出去喝酒唱歌。梁子安慰黑熊道:“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姑娘还不多吗?弄丢个姑娘算个什么事,这世上好姑娘多了去了。老天这是为了让你遇见更好的!”梁子诚意满满,但本是个不擅长安慰的人,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听得黑熊不说话,低头默默喝酒。

  在爱情里,梁子基本上算得浑。

  梁子欠下的情债,无法统计,他的QQ空间成天有怨女留言发表声讨,梁子删不过来,后来索性关闭空间。

  在公司楼道一角,我们经常见到梁子在那压低声音接电话,不是宝贝来宝贝去就是熟稔于心的那套对不起。总之,他不是在战前进攻,就是在战后撤退。梁先生一直很忙碌。

  有天吃饭的时候,黑熊和我们聊中日形势,聊得我们仨女性直翻白眼,后来解冰提出换话题。聊什么呢?没人想到好话题,解冰就点了点梁子,说:“你讲讲你的情史吧。”梁子一听,精神抖擞,袖子一挽,开摆龙门阵。说了十分钟,我头都快炸了,人名信息量实在太大,非我这种凡人可以消化。再看旁人,神色与我相同。解冰叹了口气,道:“黑熊,你还是接着侃侃中日局势吧!”

  梁子和女孩分手,绝大多数是他辜负别人,偶尔碰上先甩他的,梁子也不在意。偶有几回见他有些伤神,也不过两个晚上三壶酒的事情,便被他忘得一干二净。前面还会遇见更好的人,是梁子信奉的爱情法则。

  “遇见更好的,就不会在意之前失去的人了吗?”蓝莓问。

  “当然啊,”梁子答,“所谓长情的,都是因为还没有碰见更好的。”梁子信手拨乱了蓝莓的头发,在他眼里,蓝莓就是个妹妹一样的小傻妞。

  半年后,梁子离开公司,去了他爸的公司当家族企业里的二少爷。他爸几年前来西安投资了个规模不小的公司,见公司日益成熟,便举家搬了过来。

  梁子刚过去的时候,手下缺亲信的人,他问我们有没有人愿意过去帮他。我们都还在权衡的时候,蓝莓二话不说就办了离职手续。蓝莓对梁子的心此时已大白天下。

  后来再出来聚会的时候,蓝莓的手果然牵在梁子手心里,蓝莓笑得一脸羞涩。

  大家都不看好他们。梁子做朋友没得说,但当男友实在不是一个好选择。

  仗着关系好,大家都去劝蓝莓,蓝莓只笑着说:“他是怎样的人我知道的。”被劝急了,蓝莓就沉默不语。最后,她说了一句话:“我喜欢他很久了。”

  我喜欢他很久了。这话一出来,没有人再想说什么了。那个横亘在命里非爱不可的人,我们都曾有过。我们都懂那种感觉,就像生命里的一条河,一座山,非跋涉不可,没有捷径可言。因为那样强烈地想要去爱那个人,前方无论是什么,总要走过去,用自己人生的光阴,陪那人走上一程。

  况且,这是蓝莓自己决定的路,没有人能替她选择。

  梁子起初也是认真的吧?与之前走马观花的女友不同,他带蓝莓见过他所有朋友,见过父母。那一段日子梁子和蓝莓好得形影不离。

  只是,当新鲜感过去后,多年来轻佻的习惯又偷偷回到了梁子身上。

  有一天,梁子找黑熊聊天,很沮丧地说,他在微信上勾搭了个妹子,本想玩玩就散,结果她查到蓝莓的电话找过去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不敢回家,要黑熊支招。

  黑熊又生气又奇怪,说:“梁子,你什么时候也知道害怕了?知道害怕还那么做啊?有蓝莓那么好的姑娘你还在外头勾三搭四,将来一准后悔。”

  生气归生气,黑熊还是陪梁子喝酒散心。

  正喝着,梁子电话响了,是蓝莓的。她问梁子怎么还没回家,声音温温柔柔的,一如往常。

  梁子挂了电话立马去摸外套手机车钥匙。黑熊喝得正在兴头上,就说:“听她声音啥事都没有嘛!”梁子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懂个屁,女人不动声色的时候最可怕!”

  梁子备好了招供和道歉求饶的招数,连眼泪都酝酿好了,结果蓝莓只字未提。

  梁子忐忑了好一阵,暗下决心再也不做对不起蓝莓的事了。

  只不过,决心下了没几天,某兄弟一叫,梁子又屁颠屁颠和那一伙人跑去酒吧结识新美眉去了。

  这对小情侣在一起的那两年里,梁子的情事不断,我们颇有耳闻。那些轶事蓝莓也知道不少,但很少同梁子争吵,偶有一两次,也很快就和解了。后来大家渐渐习以为常,谁也不知道蓝莓的底线会在哪里。

  二〇一四年,梁子和蓝莓在一起的第二年。作为梁子第一段超长版恋情,我们开始相信他们或许能携手余生。

  但是这年的三月,梁子那混货把玩笑开大了。

  三月十七号,马航失联的日子。蓝莓瘫在地板上疯了似的打梁子电话,明知道打不通,还是一遍遍地拨,最后近于意识全无地只知道机械地重复这个动作。那几天,从朋友圈到梁家上下全乱了,所有人都在托一切可能的不可能的人脉疯狂寻找马航上的梁子。

  大家很快发现这个事情成了全世界热点,不只我们找不到,全世界都找不到那架飞机。蓝莓绝望得全身发抖。

  黑熊发到网上让大家帮着寻找梁子的那条微博一天之内已被转发过万,转发量高得黑熊心颤。没有人知道梁子在哪,倒时不时有人跳出来指出见过梁子,梁子的风流韵事被频繁曝光,网络果然就是个地球村。黑熊生怕蓝莓看见,一天就蹲在电脑前删评论。

  结果第二天,黑熊就接到了梁子用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梁子带着哭腔跟黑熊说:“我骗蓝莓要去马来西亚出差,其实是带了个新认识的女孩住宾馆里。现在我不敢回去,怎么办啊?我怎么跟蓝莓和家里人说啊?”

  黑熊瞬间进入暴走状态,厉声道:“你想怎么说怎么说,反正你不赶紧出来我就替你说!”

  那天梁子先回了父母家,他怎么过的家里人那一关我们不知道,反正我们在常去的火锅店门口见到他时,他神情很沮丧。

  那时,解冰正陪着蓝莓赶来。

  大家都很忐忑,不知道蓝莓见到梁子时会怎样。换了我,可能会忍不住扑上去把他扇成猪头。我那时在心里暗想,如果蓝莓扑上去扇梁子,我绝对不阻拦。

  火锅店还不到营业时间,我们是最早的客人,二楼正清洗露台,水从屋檐上冲下来,泼得人心烦。

  终于看见解冰的车。车在马路对面还没停稳,蓝莓已经从副驾推门奔出,径直向我们奔来。

  所有人都忍不住退后两步,退得最快的就是梁子,他下意识躲到了离他最近的我和黑熊的背后。我和黑熊从来没这么默契过,我俩一左一右几乎是同时移了脚步,把梁子晾到了蓝莓的跟前。

  二楼正清洗到门头上方,水自上瓢泼而下。只见蓝莓眼也不眨地穿过水帘冲过来。一身污水地扑到梁子身上,紧紧抱住了他,她头上还挂着几缕旧拖把上脱落的红色棉绳。

  蓝莓泪水滂沱,一遍遍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所有人惊成一群呆鸟,包括梁子。然后梁子也哭了。

  那天吃完饭,蓝莓没有和梁子一起回去,他们在那一晚分手了。

  解冰后来告诉我,蓝莓那天听说梁子没在飞机上后一个人呆呆坐了一会儿,然后收拾了屋里属于自己的东西,放到了解冰车上,再去见的梁子。饭罢,众人离席,蓝莓和梁子心平气和地提出分手,半夜回到解冰家,在她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就找了房子搬了出去。

  他们分手以后,蓝莓和我们联系得很少。我们都理解她,很少打扰她。

  我们知道,她不愿意在看见我们的时候想起梁子,想起那些她一再平复却终究没能自我平复的伤痕。

  按照男人的分手惯例,黑熊和梁子的几个好兄弟都去陪梁子喝酒解愁。那阵梁子不再说他的爱情名言,只是日复一日异常沉默地喝着酒。

  黑熊终于看得不忍,劝他:“这是干什么呢?真舍不得,就去把人家追回来。”

  梁子摇摇头,说:“太迟了。我比你了解蓝莓。她给过我那么多机会,是我自己在这段关系里成长得太慢了。”

  一阵颓废的日子过去后,梁子像转了心性,不再跟着那些朋友去夜场玩,对那些粉红莺莺也失去了兴趣,居然变成了一个清心素净的男人。

  朋友们每每谈起他,都很惊奇,也很唏嘘。

  蓝莓在几个月之后就闪电般结婚了,听说新郎是追了她很多年的邻里男孩,对她爱怜有加。

  蓝莓没有给我们发请柬,但我们无一缺席都去了。见到我们,蓝莓有些惊讶,但马上走了过来,噙着泪一一拥抱了我们。

  新郎长得清秀文弱,像个白面书生,看得出来他真的很爱蓝莓,目光总是追随着她,温柔的、珍爱的。

  那天,在给宾客环桌请酒的时候,不胜酒力的新娘喝多了,喝到跪地大哭,谁也拉不起来。

  那个时候,我们谁也不知道,梁子正开着车在曲江新区环着他们结婚的酒店一圈圈地绕。

  “你知道吗?那天我觉得自己特别像一个笨蛋,一个咎由自取的笨蛋。那天我有无数次想要拉开车门冲下去,去对那场婚礼喊停,去拉着那个穿白婚纱的女人往外冲,但最后每一次我都只是默默路过。看着那些鲜花拱门、满地花炮……每一眼都像一把刀扎在我的心上,每一次我都像猛然发现,这世界上我最爱的那个女人,从此嫁给了别人。那个曾给了我一次又一次机会,把所有眼泪都悄悄藏在我背后的女人,终于嫁给了别人。”

  后来有一天,梁子举起面前的酒跟我说:“你知道吗?江朵,世上只有两种人,懂珍惜的人,和咎由自取的人。”

  我想劝劝他。可是劝什么呢?我什么都劝不了。

  “蓝莓之后,没有碰到更好的人吗?”我问他。

  梁子沉默了一会儿,答:“碰到了,可是我发现想要的只有她。”

  梁子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我之前从未见过他那一刻的眼神,我想之后也不会有。

  前面没有更好的人了吗?会有的。但是不再有她了。

  所有人都在爱里成长,磕磕绊绊,但那些缘分、那些际遇、那些曾被挥霍的心意从来就不肯等人。

  后面还会遇见更好的人,但那个曾穿越水幕泪水滂沱扑入梁子怀中、一遍遍告诉他没事就好的姑娘,他生命里已不再拥有了。

  文/冷莹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