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的那些年

作者:许愿 来源: 爱写作网iixz.com 阅读: 5

  小时候,小时候,小时候。长大了才会说小时候。如今的我也是一个在诉说小时候的人。童真的那些年有两个不可或缺的人,一个是照顾我的奶奶,一个是陪我玩的邻家哥哥。

  哥哥比我大三岁,自我记事以来我就把他当成我最好的玩伴。当然我不是没有同龄玩伴,只是她们不太爱和我玩,并且有时还会合起伙来捉弄我。说真的我不太喜欢她们。只有这个邻家哥哥不会欺负我,出去玩也带上我,我就是他的忠实小跟班。哥哥有时也会捉弄我,我记得他经常说:“你是捡来的,不是你爸妈生的,你名字里的那个”娟”与”捐”同音,当时你被别人捡来的时候没人要,大家就凑了钱,谁愿意领养就可以拿着捐的钱作为抚养费,所以你爸妈就把你领养了。”他就是经常这样鬼话连篇,可是当时我还真的信了,我回到家就问奶奶是不是真的,得到了奶奶否定的答案,我就很安心了。每当他再这样说的时候我就会说:“你这个大骗子。”

  尽管他会这样捉弄我,我还是要黏着他,走到哪跟到哪。我也经常跟着他去做坏事,比如说抓青蛙,烤青蛙。当然不是用来吃的,小时候的田间地头青蛙可是随出可见,他是怎么抓到的青蛙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是那个负责生火的人,在田野里找点枯草叶子、小棍子就可以把火生起来了。然后就是把青蛙投入那红红的火焰里。现在想来是有些坏,可是跟着他去干只知道很好玩,还想多烤几只青蛙,那时候我可感觉不到我们这么做不对,对我来说这就是他发明的新玩法。还记得一次,我们两个经过池塘,我看见了一只黑白相间的蛇一动不动地躺在沟里,我大喊:“有蛇。”他急忙捡起一个土块,朝着蛇砸了过去,拉着我就跑到安全的大路上去了。自此我就更加崇拜他了,我觉得他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就是我的大哥,但是我不会叫他大哥的,我们只是互称小名,按照辈分我还是姑姑呢!他也能够解释我所有的为什么,有问题我都问他。

  有一次我问他小草是吃什么长大的,他说书上写的是喝雨水长大的,这天下午就下雨了,我很开心,趁着奶奶在大厅里,我就跑到门口去,人字形的瓦房很快就有雨水倾注而下,就像一眼一眼的泉水冒出来,我把头放在了一股“泉水”下面,凉凉的雨水很快就把头发弄湿了,又流到了眼睛里,脸颊上,我才把头缩回来。这时被奶奶发现了,她揪住我的耳朵骂我:“怎么这么笨去淋雨,会感冒的。”我说:“淋雨会长大,小草喝了雨水就长大了,我长大了,奶奶就不用操心了。”

  跟别人讲起我的童年他绝对是少不了的,后来我发现没有他的话我的童年是多么的无趣啊!渐渐的我们长大了,各自走在自己的轨道上,我们变得渐行渐远。我很想念当年童真的我们,想一直成为躲在大哥哥后面那个胆怯的小女孩,我怀念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我,也不需要懂得的我,那时候我只知道我今天玩得开不开心,跟谁玩,玩了什么,明天要怎么玩。那时候没有人跟我比,没有人跟我竞争,家长不会说你今天考了多少分,比谁怎么怎么样。所以我一直认为一个人的悲剧就从开始上学开始。我童真的年龄过去了,留给了我童真的回忆,我很希望那些处在童年的孩子也拥有童真的回忆,父母不要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就剥夺了他们拥有童真回忆的机会。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