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祭长江及东方之星游轮受难者

作者: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阅读: 5
遥祭长江及东方之星游轮受难者
早晨六点起来,打开电脑,触目惊心的新闻:6月1日21时28分,一艘豪华游轮“东方之星”号行至长江中游湖北监利段大马洲水域时,突遇龙卷风发生侧翻沉没。出事客轮隶属重庆万州的重庆东方轮船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67年,长期经营三峡等长江旅游线路。由南京开往重庆的这艘游轮载客458人,其中内宾406人、旅行社随行工作人员5人、船员47人。

  长江航道、海事部门正展开营救。湖北省、荆州市相关部门也迅速赶赴现场,监利县及有关部门在现场指挥救援。

  最新消息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率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国务委员杨晶以及有关部门负责同志正在紧急赶赴湖北监利县,现场指挥“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故救援和应急处置工作。

  据中国天气网的数据,轮船倾覆地湖北监利降水量达150.6mm,目前当地仍下着中雨。船长和轮机长已获救,已获救30多人。

  这些日子,我常在无眠的夜静更深
  心灰意懒地眺望秦岭与汉江
  想把自己安放到那方青山绿水
  我时时能闻到死亡的气味
  像鸦片引诱我向它们回归接受泅渡
  羊年从老家归来,我愈来愈觉得
  自己就像一盏走马灯油已耗尽
  身似形同虚设心已万念俱灰
  知天了,命也未坦然,淡然,依然
  反倒情随心被抽空濒临心室倒闭
  隐隐觉着有种死的召唤,如诉如泣
  在体内生长毒素,长成阎王爷的刑律
  莫名的毒素似病毒,肆无忌惮地
  繁衍、扩散,从黑夜到白昼
  势如绝灭我吞噬我的火焰海水

  怕照镜子,不愿看到不再年轻已衰老的容颜
  怕看新闻,不愿受许多关于死亡消息的浸渍
  曾想象过无数次,死,或活
  想象在海岸的礁石上遭遇龙卷风
  任咆哮,狰狞的滔天巨浪
  掀翻我不能是中流砥柱的人生小舟
  任凶恶的蓝鲸张开血盆大口
  觊觎我这欲望沉沦大海的人
  曾模拟过死,或怎么活,无数次
  在梦,或非梦中,在窗前,在野外
  我被一张无形的网包围,撕扯,越陷越深
  我感到快要死了,心灵窒息,身心剥离
  生命之舟若遇一阵劲风就可能被颠覆

  前天,昨天,还是我的沧海
  哪怕我是沧海一粟我也在沧海横流
  今天,明天,我还有后天吗
  今天可能还是我的桑田,明天呢
  也许已经是不为我知的桑田了
  我的殷红的血染不红大海
  我知道太阳升起我已是一滴水而已
  到底要多少次欲火重生,才能涅槃
  到底要多少次跌倒爬起,才能挺拔
  历史不言,爱已失踪,我已嘶哑
  说不出人生悲欢,道不出爱恨苦甜

  今晨,我刚睁眼就看见我无数次
  死亡的预言,变成了长江的灾难
  在我曾歌颂与赞美的母亲河流
  “东方之星”倾覆于她的江流之中
  几百条生命同时落水
  华夏五千年文明的摇篮
  如蓝鲸张开觊觎我的那张血盆大口
  这断然不是我要的那种生与死
  也不是我曾妄想到的死与生
  难道“东方之星”也通体爬满腐朽的病毒
  如我的灵魂长满了毒瘤

  今晨,我断然忘掉了我的痛
  我为长江祈祷,挽留那些江水中的生命
  这是在浩荡长江风雨交加的后半夜啊
  龙卷风、暴雨,颠覆了横渡长江的游轮
  船长啊,你为何不及时调正船头
  水手们啊,为何不扼住暴风雨的咽喉
  太阳啊,你为啥不早早冲破黑暗
  我听到哭泣,那是我们的炎黄子孙
  他们的灵魂如在绞刑架上战栗
  脚下是无根的水,无处求生,救死无门
  胆战心惊,活,或死,都是苟且

  漫漫长夜,孤灯下的孤影是我孤江中则是你
  天上的孤星,从此又将多了许多枚
  荒野衰草,孤坟里的孤骨,孤魂……
  这断然不是我所臆想和颓废的生与死的画面
  现在已是下午,游客已确定了身份
  年龌最大的83岁,最小的3岁
  青岛也不例外有14位游人在册
  这不是盖棺定论
  但他们是无辜的肉体和灵魂
  还有享有荣光与骄傲的巨轮
  在我睁开眼的这个早晨
  让多少人在一夜之间永远失去了亲人

  作者:杨文闯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