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作者:匆匆那年 来源: 网友推荐 阅读: 5
  前些天上午,远房亲戚从深圳回来,办完医保手续,找到我上班的地方,聊了半天。

  远房亲戚比我高一辈,随亲老表叫,也喊姑父,是航运公司职工。老俩人有一儿一女。退休后,撵儿女们,在深圳住。

  兄妹俩,早年在深圳打工。经多年摸爬滚打,积累经验,于2005年,哥与妹妹妹夫合伙开了一家小型电子产品公司。哥哥毛毛负责全面,妹妹小丽财务总管,妹夫玉华负责生产。

  长毛以事业工作为重,2008年,36岁才成家。媳妇小王李楼人,比长毛小九岁,在深圳打工经老乡介绍认识的。人长得漂亮,就是书读得少点。父亲是老师,母亲种地,也兄妹俩。也许是家里看得娇,也许是打工吃过苦,钱看得重,精明任性,对人情世故方面有些不懂或欠缺。

  公司前几年还可以,高峰时,有员工四五十人,到年底兄妹俩,除正常工资外,每年都分红利三五十万元。2011年以后形势变得艰难起来。兄妹两家为业务有不意见,产生分歧矛盾,加上深圳电子产品市场竞争激烈残酷,虽几经挣扎,还是没有逃过倒闭的命运。银行贷款还上,资产清理后,2014年年底关门。公司破产后,兄妹俩分道扬镳,长毛到一家公司搞管理,妹妹妹夫又成立一家电子产品贸易公司。

  自古以来,婆媳关系就难处。长毛谈恋爱时,老的看这姑娘,说话做事,不知轻重,任性霸道,又有心机,就不点不愿意,只是考虑到儿子岁数大了,勉强同意。有第一个孩子时,老俩人过去侍候,嫌这不好哪不好,不轻易张嘴喊个妈。老公公吸个烟,说影响孩子健康,只能跑到阳台抽。

  人岁数大了心细,加上有病,在一块生活,被拿掐得很难受。和儿子一商量,另租房住。我们前脚搬走,儿媳妇父母搬住进去。后来有了第二个小孩,这一住就搬不出来了。我们反倒像外人,嫌我们有病和脏,连孙娃子都不让去看。气得我们直抹眼泪。有次儿子去看我们,我在说,长毛,你这辈子上了大学,知识不少,打拚这些年,能力也有,最大的失误,没结对媳妇。不然,公司也垮台不了这么快,多好的兄妹俩,不会闹这么大的生分。养儿防老,我们现在不需要你养活,我们快七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百年之后,怎不能指别人送终吧?真是结了媳妇卖了儿。长毛哭笑不得地说,爸妈放心。

  长毛心地善良,为人腼腆,事业技术型的人,夹在中间,很是为难。去年破产后,媳妇要与他离婚。父母一听,马上表示支持。两个娃子,要一个。房子是你按揭买的,她不会与你争。公司形势好时,她手里攒的几十万,也够他们生活一阵子。我们老俩有退休工资,够吃够住。你有知识有能力,一个月一万多块收入,也过得走。你妹妹们,有房有车,有钱.更不怕。你有可能东山再起。长毛向媳妇摊牌后,媳妇又不离了。

  上个月,长毛领我们到医院看病,看完送我们上地铁,车走,从车窗上,我们看到长毛还在站台上癔症半天。我们看后,心里又难受了半天。

  我听后,为2010年还红红火火公司,转眼灰飞烟灭感到可惜。对家务事,更是感叹清官难断家务事,说不清谁对谁错,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列夫.托尔斯泰说过,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我劝姑父道,现在是长毛人生的低谷,不要再因为家务事,给他增添压力。离婚对子女伤害更大。现在这情况,还不如回来住。老家熟人多,有个说话和玩的,免得在哪孤零零的老两人,在那里,人生地不熟,光想家务事,心里难受。姑父说,你姑姑有哮喘病,冬天住南方强点。我说,冬天住那,夏天回来。经历了几十年风风雨雨,啥事要想得开,看得透。三代以后,什么你的我们,都是民族国家的。姑父说,我们也这样想,等你姑过了七十大寿,我们就回来,哪也不去了。跟你聊聊,冒冒气。

  送走老人,心生感慨。家庭是国家的缩影。一个家庭或家族的命运,折射出国家大的形势。后金融危机时期,不知有多少人多少家庭,多少微小企业,为生存挣扎和煎熬着,家庭矛盾和社会问题放大。但愿国家乃至世界经济早日走出泥潭,使底层民众的生活变得轻松容易点。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