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美文 > 木棉花陨

木棉花陨

作者:竹影清风 来源: 网友推荐 阅读: 5
木棉花陨
春末的一天,我走在马路上,看到路面都是掉落的木棉花,一地狼藉,路人对其逃避不及。此情此景,心中不禁一阵怅然。

  曾几何时,木棉花枝头怒放,在乍暖还寒的时候,带给人飒爽向上、英气勃发、热情如火的愉悦感。中国南方的人们对木棉花怀有特殊感情。在我国文化历史上,关于木棉花的记载渊源已久。晋朝葛洪的《西京杂记》记载:在西汉时,南越王赵佗向皇帝进贡一种产自本地的树,其树“高一丈二尺,一本三柯,至夜光景欲燃”,据说这种树就是木棉树。在文人骚客眼里,木棉花有着与其他花不一样的美,有着特别的文化意蕴。苏东坡说:“记取城南上巳日,木棉花落刺桐开”。宋人刘克庄则写道:“几树半天红似染,居人云是木棉花”。清人陈恭尹专门撰写《木棉花歌》,写到:“粤江二月三月来,千树万树朱花开”,他在该诗中的名句“浓须大面好英雄,壮气高冠何落落”,使木棉花赢得了“英雄花”的美誉。当今中国,多个地方竞相把木棉当作市花,比如广州、崇左、攀枝花和高雄等。中国几大航空公司之一的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则将其作为公司的标志。我的老家,一个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因拥有200多万人口而被称为中国第一人口大县——汕头市潮阳县,其县花也是木棉花,县城就叫棉城。

  在南方民间,木棉花是广受欢迎的好食材和好用品。古书记载木棉花具有祛湿清热的特有功效,人们还将其做成各种药膳,比如木棉花陈皮粥、木棉花鲫鱼汤、木棉花虾仁豆腐折叠、木棉花菌菇汤等。在我早年的记忆中,木棉花朵是稀有植物、备受青睐。记得在我高中母校潮阳一中的校园里,有几棵挺拔高耸的木棉树,散布于校园的不同角落。每当花儿掉落的时刻,校工周伯总会用心地将地上的花儿一朵朵拾起,然后整齐地排成一列列放在水泥地上,在他看得到的太阳底下晒着。

  想着木棉花的悠久掌故和种种好处,看着路面上狼狈不堪的花儿,它们有的沾满污泥,有的被踩碎碾烂,成了彼时彼刻街道脏乱的主因,带给人们污秽的感觉,不少人对之报以厌恶的眼神。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昔日宝物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呢?这种景象,不知树妈妈内心有何感想?如果我们那些吟咏木棉的古圣先贤们知道了,又不知有何感受?在木棉树下徘徊,我不由得怀念起黛玉小姐。如果此刻她在,掉落地上的花儿也就有人照料了。

  “落棉满地惹人烦”的景象,在这个城市不是一处两处,几乎比比皆是。我打电话给羊城的W君,问他广州是否也有此等景象。他说,广州好点,在老城区,不少当地人会将掉落的花儿捡回家里,但在新区及一些写字楼集中的地方,也有“英雄花落满地污”的景象。我再打电话给老家的朋友,他们说,县城有一些地方的落花也没人去捡了。脚下是满地落花,周遭是匆匆行人。我看着不期而至的一个清洁工,她费劲地将地上的花儿扫到一处,她在清洁那些被弄烂的花显得更加费劲些。最后,一小堆红色的花朵就被倒入清洁小推车里,畏畏缩缩地与小推车里的脏纸巾、旧胶袋以及剩饭残菜等挤在一起。其归宿,显然先是垃圾站,接着是垃圾填埋场,最后泡在垃圾汁水里腐烂、销蚀。我问阿姨为什么不把这些木棉花留起来用呢。她说这些讨人嫌的东西留起来有什么用。她扬手指指木棉树,最讨人嫌的时刻还没到呢,再过个把月,这些树就要掉絮,到处都是丝绒和棉团,清洁起来更是烦死人。

  看着清洁阿姨蹒跚而去的背影,我似乎明白英雄花“落魄”的一些原因。今非昔比,时易事移。同一个主体,在不同的时代环境里,特别是面临不同的人时,其遭遇和运命不同是十分自然的事。几乎土生土长的南方人都知晓木棉的精神价值及实用价值。但在新移民眼中,能叫出木棉树名已经难能可贵。在更多人眼里,木棉不就是一棵树吗?掉落地上的木棉花儿不就是一块块手掌大的垃圾吗?一个只有3万多人的昔日边陲小镇变成一个1800多万人口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里,可能原来木棉树不会有多少棵,但如今几。几乎处处可见木棉树。可是,这座城市里的人有几个真正识得木棉呢?当英雄花遇到新移民,自然只能成为弃物,这就像在楚国落魄的百里奚一样——一个牧牛的奴隶能怎样?无非是任人处置、任人辱打罢了。看到宝物沦为垃圾,我这个南方长大的“次新移民”又能做什么呢?无非就是蹙蹙眉,哼哈一顿,冥思一遍,最后背手离去……

  但在我内心深处,我最期盼的是:明年花落时,有一支支“爱我落棉”的小分队,将那朵朵落红收纳,物尽其用。

  作者:文嵊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