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场灵魂的朝圣

作者:待我长发及腰 来源: 网友推荐 阅读: 5
爱,是一场灵魂的朝圣
世界上最强烈的爱根源于绝望,而最深沉的痛苦却是根源于爱。爱不是风花雪夜时的欢畅,不是酩酊大醉后的,不是精神的绽放,它是一场灵魂的朝圣。所以,请不要,不要轻言爱,那是你承受不起的。

  ——题记

  夏令时分,连耳根的发丝都热得发烫,习惯蜷缩在微凉的一隅,时光流过我们不经意的嬉笑乱谈,上演一场喧哗的闹剧,剧情是如此微妙,从高潮到低谷,一切都好像没有结局似的。

  一个安宁的午后,抱一盏清茶于手,静静地去读曾细细描摹的青春,文字的清丽淡雅间充斥这怀旧的色彩,像一幅雕版老画,在岁月的沉淀里,自华美的色彩中折射出一份清凉的感伤,但是,这感伤又如此温暖,温暖到让人觉得如此贴心贴肺如此生动。

  我渴望一场没有伤痛的爱情,渴望脚下的小径指引我逃离绝望,渴望旅途忠实地记录我足迹的彷徨,渴望在温情的爱抚中,岁月可以重新来过。渴望那些款款走向我们的回忆,灯火阑珊,免遭消遣。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需要被了解的根。风景人事在路上,欢喜触动在心里,我们只是不小心从对方的生命中经过,留下了无法忘怀的气味。

  五月的晴天,与晨光一道醒来,和江风并肩漫步,坐在晚霞中啜饮咖啡,躺在舞台上看星光亮成灯火,映着夕阳,和所有人走向同一归宿。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悲伤终不能幸免。法国诗人梵乐希曾说:“上帝造人,发现他不够孤独,就会给他伴侣,让他更深刻地感受孤独。”爱情藏于孤独,拥有伴侣并不能让孤独消失,能安于孤独的人,才能在每个人生阶段,都活得顺心畅快。

  随着生活的戏剧化,越来越懂得“多余”这两个字的意蕴,它涵盖着人生不同阶段的心路历程与做人不同层面的道理,让我慢慢学会主宰自己的生活,打理好自己的喜悲;即使孑然一身,也不算一个太坏的局面。不自怜、不自卑、不怨叹,一日一日来,一步一步走,那份柳暗花明的喜乐和必然的抵达,在于我们自己的修持。

  人生最低处有一个好处,就是无论从哪个方向努力都是向上。拂去外表的尘埃,你便看到了生活的真谛。像不存在美与丑一样,这个世界上落满尘埃你感动,所有的丑陋与善良都是装饰品。每个人都遵循得失守衡的规律,我们在一个地方失去了,就一定会在另一个地方找回来。

  世间事旧得不能再旧了,却依旧落花流水,年年春光复新。光是时间的波纹,雨从里面落下来。给人带来最大快乐的是人,给人带来最大痛苦的也是人。人是一种讲究实际的植物,他忙着给自己浇水,施肥,结果实,但常常忘记了开花。人又是难变的。走遍天涯海角,谁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改变的只是场景和景色。

  爱情像罂粟,罂粟是一种极美的花,且是一种极好的良药。但用之不当时,竟然也可以是致命的毒品。人生中一些极美极珍贵的东西,如果不好好留心和把握,便常常失之交臂,甚至一生难得再遇再求。有时这些逝去的美好会变成一把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在你心上剜出血来。

  人生不过是家居,出门,回家。我们一切情感、理智和意志上的追求和企图,不过是灵魂的思家病,想找着一个人,一件事物,一处地位,容许我们的身心在这茫茫漠漠的世界里有个安顿归宿,仿佛病人上了床,浪荡子回到家。人生最可拍的境况不是贫穷和孤独,而是丧失爱的能力,以及一颗尊重之心。

  爱情和人生一样,是一次冒险,是一次以死亡为终点的单程旅行。我不认为活八十岁比活六十岁更幸福,当生命的活力像潮水一样退去,长寿是一种惩罚。

  很多个闲散的午后,在阳台的沙发上,一个安静的男孩,把红尘中悲欢离合写成一幅幅散淡的画。

  (读书笔记)梧桐月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