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美文 > 永远的怀念

永远的怀念

作者:繁华落幕 来源: 转载 阅读: 5
永远的怀念
天,阴沉沉地苦着脸,似乎在潜心酝酿着一场可以将大地淋得透彻的雨,也可以将人的心淋得凄凄然的雨。

  倚在窗台边,回想着那些匆匆而过的岁月,心随着思绪不断翻飞。快清明了,所以,天会阴沉,雨也将会来。望着窗外,似乎那云的潮湿,已然留不住雨,它终要跌落大地,像谁眼里氤氲着的泪。

  瞬间,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因为,一缕悲伤从记忆中慢慢涌现,清晰而来。

  一声清脆的鸟鸣,惊醒了我沉睡片刻的思绪,恍然惊觉:哦——春天了!天地万物都在为自己的重生精打细算。我亦想寻找自己的一片春色,然而,在这一年的清明时节,我的心里依然被一种悲伤撩拔着。触摸着记忆里那张熟悉的脸,我懂得,她再不会从沉睡中醒来了。

  姥姥,是我内心深处永远的悲伤;也是我每每清明的雨来时,最深的怀念。

  多少午夜梦回,我和姥姥总在梦里相见,她的音容笑貌,依然那么清晰。梦境是何等的真实啊!她老人家,一如旧时的模样,还是那张温暖慈祥的面容,丝毫未曾改变。只是,每次醒来,未睹其面,未闻其声,姥姥像变魔术般忽的不见了。徒留下黑暗中被泪水打湿的枕头,和我那淌着泪痕的脸,以及失落而惊慌的眼神。

  年华飞逝,韶光暗换。时间过得真是飞快,一眨眼,又是一年清明。我想,我该为我,也为姥姥写点什么,以此来安放我的思念,还有记忆。

  也许,人之一生,需要面对的,以及承受的无奈和伤痛不胜枚举。在姥姥还很年轻时,姥爷就身患大病,扔下六个年幼的子女,撒手人寰了。之后,一个本不富裕的家,顷刻间风雨飘摇。家庭的重担落在姥姥并不结实的肩上,她老人家,便理所当然地成了支撑整个家庭的唯一支柱。

  常听母亲说起,那时候的姥姥还在大集体干活,靠挣几个可怜巴巴的工分艰难度日。回家后,姥姥还要去很远的山上打猪草。要强的姥姥,从不屈服山高路远,荆棘丛中,无处不洒下她的血汗与泪水。姥姥用她的坚韧和勤劳,给舅舅们换来了为数不多的上学费用,也换来一家人清苦平淡的生活。

  在我年少的记忆中,姥姥容光焕发,精神矍铄。只是脸上的皱纹,像一条条蜿蜒的小溪,让她无法掩盖岁月沉淀下来的沧桑。我懂得,这是姥姥辛苦的见证,也是我每每想起她时,心里微微的痛。

  小时候,每逢节假日,我都会去姥姥家小住。一路上拉着母亲的手,不畏跋涉的艰辛,心里充满着喜悦。终于能听姥姥给我讲那遥远的故事;终于能尝到姥姥做的可口饭菜;最令我兴奋的,就是可以和表哥表妹上山挖药材了……当我看到姥姥家那座高高的山头跃入眼帘,总会冲着母亲高声喊道:妈,妈,快来看呐,我看到姥姥家了——一阵手舞足蹈,内心那种油然而生的快乐,都会满满地荡漾在我们母女的脸上。

  翻过那座山,越过那道道岭,远远的,便看见山口站着一个瘦小的身影。是姥姥。她老人家正踮着小脚,站在山下的平地上向山头眺望。

  姥姥怎么会知道我们来呢?姥姥究竟在等什么,竟让她老人家如此执着?我不解,也不懂。

  慢慢地,我长大了。带着那份不懂,我步入了社会,又背起行囊,背井离乡,出外闯荡。

  离家的日子是苦的,满满是对亲人的相思之苦。那个时候的我,总是对家、对亲人带着无限的思念和牵挂。父亲经常会给我写信,字里行间,都能让我清晰地感觉到,他和母亲是如何地想念我。渐渐的,我懂了一个母亲的心。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明白了姥姥站在山下等待、盼望的,只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一次久盼于心的团聚。

  那是一个母亲的情怀。就像母亲在家等我,而姥姥在家等母亲一般。

  然,当我明白的时候,姥姥的背驼了,腰弯了,白发稀疏,连仅有的几颗牙齿也掉光了……所有的一切,都在岁月地更迭下,发生着变化。

  我不得不承认,岁月是残酷无情的。它对这世间所有的美好事物,都带着极致性的毁灭。

  当姥姥的孩子们经济条件慢慢富裕起来时,她自己却因为一次意外事故,胳膊和手腕受了严重的创伤。一只胳膊肿的乌青油亮,上面打了厚厚的石膏,缠着长长的绷带,用脖子挎着。受了伤的姥姥,真就像一台疲惫的机器,老了、锈了、零件坏了,再难修复。看着姥姥脸上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表情,无能无力狠狠地刺疼了我心,疼得直掉泪。

  原本以为,姥姥从那以后,再也不用独自一人另起锅灶,终于可以好好地跟着孩子们享享清福了。然而,两年后,姥姥受伤的胳膊取下了石膏,她又迈动着她那双三寸金莲,像转动的陀螺尖,依旧未曾停歇。胳膊没力气,不能再做饭,便给儿子看看门、喂喂牲口;或者给孙子们缝补衣服、绣花鞋垫。

  我时常会情不自禁地说姥姥,苦了一辈子,就消停几天,好好歇歇吧!别再一个劲地干这干那,只要活着,一辈子总有操不完的心。姥姥总会面带微笑地和我说,住在这山沟沟里,也没个去处,如果闲着,就会闷得慌呀!趁现在,我耳不聋眼不花的,给他们能做点啥就做点啥吧!总不能坐在人家家里干等吃……

  姥姥的话,不知让我觉得辛酸还是心酸,好似给我心里灌了铅,沉重,异常得沉重。然而,姥姥依然笑着,脸上那横七竖八的皱纹,便开成一朵花,瓣瓣透着生命的悲欢。莫名的,酸楚夹杂着无奈袭上了心来……

  多年后,姥姥开始在几个孩子家轮流颠簸,过着她的并不安稳的晚年生活。

  因为姥姥有晕车的毛病,所以每次出门,都是骑着舅舅家的牲口,翻山越岭去到下一个子女家。疲惫,对于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想,这是不言自明的。

  记得有一次,父亲外出办事,顺路去了趟二姨家看望姥姥。当姥姥看到父亲出现在她眼前,似乎看到了救星。苦愁的眉眼间,显然多了些笑容。为了让姥姥开心,父亲将姥姥接回了家。那次,姥姥意外地坐了汽车,一路风尘,一路奔波。到家后,晕车带来的不适感依然还在,但我从未在姥姥的脸上窥见一丝一毫的苦和累,我能所看到的,乃至体会到的,是她和母亲相逢而荡漾出来的一簇簇喜悦。

  父亲笑眯眯地和我说,姥姥每次在母亲家,心都是欢喜的。我亦明白,那是因为姥姥终于等到了那份久违的温暖和重聚。

  我家的经济条件,在母亲六个姊妹中,是最差的。虽然如此,父亲还是割了一斤肉,和母亲一起作了姥姥爱吃的饺子。饭间,父亲不断给姥姥往地碗里夹,姥姥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那个时候,让我对亲情,又有了更深层的理解。亲人在哪,家就在哪。

  老天也善妒吗?时至今日,我依然会问这个问题。虽然,旁人听起这句话来,多少会觉得荒诞不已。但我想,这种荒诞的问题,大抵只会出现在人类难以接受的现实下吧。就在我带着孩子陪伴姥姥的那个夏天,一个始料未及的状况,就那样悄声无息地发生了。

  某个中午醒来,姥姥和我说她腿疼,只是轻微的。她老人家还说可能是着凉了,要我给她拔火罐,但事后一直没有好转的迹象。小姨说,年龄大了可能缺钙,买点钙片给姥姥吃吧。就那样,一来二去,病情也没得到改善。最后只好哄着姥姥去医院。

  医院的气氛是令人窒息的,父亲、母亲以及表哥他们,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做了各种化验检查。最后,大夫看着八十多岁的姥姥,于心不忍,故而将母亲叫到门外,悄悄告诉了她诊断结果——骨癌晚期。

  这一结果对我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硬朗了一辈子的姥姥,药片都没吃过几个,孰料,晚年会落得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绝症。检查结果一出来,母亲和表哥就将姥姥送回了老家。

  姥姥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大抵也明白自己得了不能治的病,只是,她老人家骨子里那份坚强和倔强,使她一直没放弃求生的渴望。她要活着。看着她的儿子、孙子、重孙子绕于膝下,慢慢享受着拥有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求生,是人的本能。姥姥用无助的眼神,央求着舅舅给她打点滴,还说别人能挺过去,她也一定能。舅舅面对老母亲的请求,不忍拒绝,至于打点滴有没有效果,似乎都不重要了。每个人都明白,舅舅那么做,是为了安抚姥姥面对死亡而所产生的恐惧的心。

  姥姥去世前几天,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精神世界的塌陷,让姥姥整个人显得极度苍老憔悴。

  她用空茫的眼神,爱怜地看着母亲,用微弱地声音说:孩子,多亏了你呀!

  妈,你怕死吗?母亲说完,已是泪眼朦胧。

  姥姥微笑着,望着悲戚的母亲,叹了口气,说:妈不怕死,只是还不想死……

  姥姥走的那天,天上飘着细雨,悲伤的气息,湮没了整个村庄……

  至今,姥姥离去八年了,但潜藏在我内心的哀伤与痛楚,依然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我紧紧包裹着,透不过气儿。是呀!亲人逝去的痛,岂是时间可以抹去的呢?我也只是怕别人窥见我那赤裸裸的脆弱,因而,慢慢地习惯了用坚硬的外壳来伪装自己。可那内心潜在的痛,仿佛是刚结痂的伤疤,不敢碰,一碰就会血流不止。在无数个夜里,它又像一条无形的小蛇,偶尔会在我毫不设防时吐几下信子,撕咬着我原本凄切的心。

  姥姥是我亲爱的姥姥,是我一生念念不忘的人。很多时候,我会想她年轻的模样;想她在困苦的年月倔强的身影;也会想她和她的孩子们在一起时,那番幸福的模样;更想我和姥姥曾经的点点滴滴。

  今日,再于心里喊一声姥姥,依然倍感亲切温暖。只是,我不得不接受现实,姥姥已然离我远去了,唯愿天堂无病无灾。

  姥姥,知道吗?我又想您了!

  后记:

  姥姥命途多舛的一生,让我不得不重新开始思考生命。我想,生活赋予人磨难,就是要锤炼一个人的心性、意志、品行、耐力和智慧的。当生活的暴风雨来临,磨难又如何?挫折又如何?委屈又如何?伤痛又如何?既然无力改变,无路可退,那只有从容地面对。正因为姥姥从这样的路上毅然走过,才使她的内心变得足够强大。她老人家更让我懂得了生命之所以厚重,是因为有苦难充盈。若人生只有舒适和安逸,而没有经历过坎坷磨难的淬炼,人生阅历也得不到积累和沉淀,想必,人的一生定会显得平庸而浅薄。

  作者:晨曦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