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求300字美文摘抄5篇。。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急求300字美文摘抄5篇。。生命,也许是之间唯一应该受到的因素。生命的孕育、诞生和显示本质是一种无比激动的过程。生命像音乐和画面一样暗自挟带着一种命定的声调或血色,当它遇到大潮的袭卷,当它听到号角的催促时,它会顿时抖擞,露出本质的绚烂和激昂。当然,这本质更可能是卑污、懦弱、乏味的;它的主人并无选择的可能。应当承认,生命就是希望。应当说,和庸俗不该得意过早,不该误认为它们已经成功地消灭了和真纯。伪装也同样不能持久,因为时间像一条长河在滔滔冲刷,者、奸商和俗棍不可能永远戴着教育家、诗人和战士的桂冠。在他们畅行无阻的生涯尽头,他们的后人将长久地感到羞辱。(现代文学家、翻译家、出版家,“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中国当代文坛的巨匠)

  我爱月夜,但我也爱星天。从前在家乡七、八月的夜晚在庭院里纳凉的时候,我最爱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望着星天,我就会忘记一切,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里似的。

  三年前在南京我住的地方有一道后门,每晚我打开后门, 便看见一个静寂的夜。下面是一片菜园,是星群密布的蓝天。 星光在我们的里虽然微小,然而它使我们觉得无处不在。那时候我正在读一些关于天文学的书,也认得一些星星,好像它们就是我的朋友,它们常常在和我谈话一样。

  如今在海上,每晚和繁星相对,我把它们认得很熟了。我躺在舱面上,仰望天空。深蓝色的天空里悬着无数半明半昧的星。船在动,星也在动,它们是这样低,真是摇摇欲坠呢!渐渐地我的眼睛模糊了,我好像看见无数萤火虫在我的周围飞舞。海上的夜是柔和的,是静寂的,是梦幻的。我望着那许多认识的星,我仿佛看见它们在对我霎眼,我仿佛听见它们在小声说话。这时我忘记了一切。在星的怀抱中我微笑着,我沉睡着。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孩子,现在睡在母亲的怀里了。有一夜,那个在哥伦波上船的英国人指给我看天上的巨人。他用手指着:那四颗明亮的星是头,下面的几颗是身子,这几颗是手,那几颗是腿和脚,还有三颗星算是腰带。经他这一番指点,我果然看清楚了那个天上的巨人。看,那个巨人还在跑呢!

  午夜的风,经了数世的,悠然地从身边飘过。心音如箫,幽幽地向远古萦绕。人潮如海,更迭,斗转星移。我就站在人生的边上驻足凝望,尽看浪淘千古荣枯事。了望着秦砖汉瓦,倾听着唐音宋韵,感受着明月清风,斑驳陆离中,我多想幻化成一株素菊,之东篱盛开,幽雅清芬,纤尘不染,摇曳着超凡的飘逸.月光如水,浮云若絮。荡起心海的真与痴,抛开的烦与忧,于落英缤纷的彼岸,把的梦收集,氤氲成饱蘸墨香的词句,攒起心香瓣瓣,写入秋菊。

  多事的东风,又冉冉地来到,桃花支不住红艳的酡颜而醉倚在封姨的臂弯里,柳丝趁着风力,俯了腰肢,搔着行人的头发,成团的柳絮,好像春神足下坠下来的一朵朵轻云,结了队儿,模仿着二月间漫天六出轻清的雪,飞入了处处帘栊。细草芊芊的绿茵上,沾濡了清明的酒气,遗下了游人的屐痕车迹。一切都兴奋到了极点,大概有些狂乱了吧?——在这缤纷繁华目不暇接的春天!

  只有一个孤独的影子,她,倚在栏干上;她的眼,才从青春之梦里醒过来的眼还带着些朦胧睡意,望着这发狂似的世界,茫然地像不解这人生的谜。她是时代的落伍者了,在青年的温馨的世界中,她的无形中已被摈弃了,她再没有这资格,心情,来那些站立时代前面的人们了!在甜梦初醒的时候,她所有的惟有,怅惯;怅惘自己的黄金时代的遗失。

  咳!苍苍者天,既已给与人们的生命,赋与人们创造社会的青红,怎么又吝啬地只给我们仅仅十余年最可贵的稍纵即逝的创造时代呢?这样看起来,反而是朝生暮死的蝴蝶为可羡了。它们在短短的一春里尽情的酣足的在花间飞舞,一旦春尽花残,便爽爽快快的殉着春光化去,好像它们一生只是为了酣舞与而来的,倒要痛快些。像人类呢,青春如流水一般的长逝之后,数十载风雨绵绵的灰色生活又将怎样度过?

  她,不自觉地已经坠入了暮年人的园地里,当一种暗示发现时,使人如何的难堪!而且,电影似的人生,又怎样能挣扎?尤其是她,十年前痛恨老年人的她!她曾经在海外壮游,在崇山峻岭上长啸,在冻港内滑冰,在厂座里高谈。但现在呢?往事悠悠,当年的豪举都如烟云一般霏霏然的消散,寻不着一点的痕迹,她也以惟有付之一叹,青年的容颜,盛气,都渐渐的去。她怕见旧时的挚友。她改变了容貌,气质,无非添加他们或她们的惊异和窃议罢了。为了,才来到这幽僻的一隅,而花,鸟,风,日,还要逗引她愁烦。她开始这逼人太甚的春光了……灯光绿黯黯的,更显出夜半的苍凉。在暗室的一隅,发出一声声凄切凝重的磬声,和着轻轻的喃喃的模模糊糊的诵经声,“黄卷青灯,美人迟暮,千古一辙”。她心里千回百转的想接着,一滴冷的泪珠流到嘴唇上,封住了想说话又说不出的颤动着的口。

  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园子里绿翳翳的石榴、桑树、葡萄藤,都不过代表着过去盛夏的繁荣,现在已成了古罗马建筑的遗迹一样,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回忆着光荣的过去。草色已经转入忧郁的苍黄,地下找不出一点新鲜的花朵;宿舍墙外一带种的娇嫩的洋水仙,垂了头,含着满眼的泪珠,在那里叹息它们的薄命,才过了两天的晴美的好日子又遇到这样霉气薰薰的雨天。只有墙角的桂花,枝头已经缀着几个黄金一样宝贵的嫩蕊,小心地隐藏在绿油油椭圆形的叶瓣下,透露出一点新生命萌芽的希望。

  雨静悄悄地下着,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桔红色的房屋,像披着鲜艳的袈裟的老僧,垂头合目,受着雨底洗礼。那潮湿的红砖,发出有刺激性的猪血的颜色和墙下绿油油的桂叶成为强烈的对照。灰色的癞,在湿烂发霉的泥地里跳跃着;在秋雨的沉闷的网底,只有它是唯一的充满愉快的生气的东西。它背上灰黄斑驳的花纹,跟沉闷的天空遥遥相应,造成和谐的色调。它噗通噗通地跳着,从草窠里,跳到泥里,溅出深绿的水花。

  伟大的雷锋叔叔曾经说过:“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之中去。”歌德曾经说过:“所有的理论是灰色的,而宝贵的生命常青。”

  生命是真实的,生命是诚挚的。绿色是生命的颜色,人的生命都应该像绿色一样生机勃勃。任何人不管以后的有多么坎坷,都应该笑对生活,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命。

  生命对每一个人只有一次,生命只属于自己,别人无法控制。你可以好好的使用它,也可以白白地糟蹋它,一切全有自己决定。但是有一点,必须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生命虽然短暂,但是我们可以让有限的生命创造出无限的价值;我们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是我们可以拓展它的宽度。我们一定要珍惜生命,热爱生命,不让它白白地流失,使自己活得更加光彩有力。

  我们要珍惜生命,热爱生命。让有限的生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不要虚度年华,无所作为。

  我一时为之惊愕驻足,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红未红,侍香未香的一 株红莲! 漫天的雨纷然而又漠然,广不可及的灰色中竟有这样一株红莲!像一堆即将 燃起的火,像一罐立刻要倾泼的颜色!我立在池畔,虽不欲捞月,也几成失足。

  生命不也如一场雨吗?你曾地在其间雀跃,你曾地在其间沉吟—— 但更多的时候,你得那些寒冷和潮湿,那些无奈与寂寥,并且以晴日的幻想 来度日。

  可是,看那株,在雨中怎样地唯我而又忘我,当没有阳光的时候,它自 己便是阳光,当没有欢乐的时候,它自己便是欢乐!一株里有多么完美自足 的世界! 一池的绿,一池无声的歌,在乡间不惹眼的边——岂只有哲学书中才有真 理?岂只有研究院中才有答案?一笔简单的雨荷可绘出多少形象之外的美善,一 片亭亭青叶支撑了多少世纪的傲骨! 倘有荷在池,倘有荷在心,则长长的雨季何患?

  那是欧阳修的秋声赋,许多年前,在中学时,我曾狂热地鸩于那些旧书,我 曾偷偷地它! 可笑的是少年,何曾了解秋声之悲,一心只想学几个漂亮的句子,拿到 作文簿上去自炫! 但今夜,雨声从四窗来叩,小楼上一片零落的秋意,灯光如雨,愁亦如雨, 纷纷落在秋声赋上,文字间便幻起重重波涛,了那一片熟悉的文字。

  每年十一月,我总要去买一本Idea,不为那些诗,只为异国那份辉煌而 又黯然的秋光。那荒漠的原野,郡宜于煮酒的红叶,令人恍然有隔世之想。

  的是故国的秋色犹能在同纬度的新去辨认,但秋声呢?何处有此悲声寄 售口? 闻秋声之悲与不闻秋声之悲,其悲各何如? 明朝,穿过校园中发亮的雨径,去面对满堂稚气的大一新生的眼睛,秋声赋 又当如何解释? 秋灯渐黯,雨声不绝,终夜吟哦着不堪一听的浓愁。

  展开全部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园子里绿翳翳的石榴、桑树、葡萄藤,都不过代表着过去盛夏的繁荣,现在已成了古罗马建筑的遗迹一样,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回忆着光荣的过去。草色已经转入忧郁的苍黄,地下找不出一点新鲜的花朵;宿舍墙外一带种的娇嫩的洋水仙,垂了头,含着满眼的泪珠,在那里叹息它们的薄命,才过了两天的晴美的好日子又遇到这样霉气薰薰的雨天。只有墙角的桂花,枝头已经缀着几个黄金一样宝贵的嫩蕊,小心地隐藏在绿油油椭圆形的叶瓣下,透露出一点新生命萌芽的希望。雨静悄悄地下着,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桔红色的房屋,像披着鲜艳的袈裟的老僧,垂头合目,受着雨底洗礼。那潮湿的红砖,发出有刺激性的猪血的颜色和墙下绿油油的桂叶成为强烈的对照。灰色的癞,在湿烂发霉的泥地里跳跃着;在秋雨的沉闷的网底,只有它是唯一的充满愉快的生气的东西。它背上灰黄斑驳的花纹,跟沉闷的天空遥遥相应,造成和谐的色调。它噗通噗通地跳着,从草窠里,跳到泥里,溅出深绿的水花。雨,像银灰色黏濡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

  a引用不听话的小气泡的回答:生命,也许是之间唯一应该受到的因素。生命的孕育、诞生和显示本质是一种无比激动的过程。生命像音乐和画面一样暗自挟带着一种命定的声调或血色,当它遇到大潮的袭卷,当它听到号角的催促时,它会顿时抖擞,露出本质的绚烂和激昂。美文摘抄300字当然,这本质更可能是卑污、懦弱、乏味的;它的主人并无选择的可能。应当承认,生命就是希望。应当说,和庸俗不该得意过早,不该误认为它们已经成功地消灭了和真纯。伪装也同样不能持久,因为时间像一条长河在滔滔冲刷,者、奸商和俗棍不可能永远戴着教育家、诗人和战士的桂冠。在他们畅行无阻的生涯尽头,他们的后人将长久地感到羞辱。二《繁星》作者:巴金

  (现代文学家、翻译家、出版家,“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中国当代文坛的巨匠)

  我爱月夜,但我也爱星天。从前在家乡七、八月的夜晚在庭院里纳凉的时候,我最爱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望着星天,我就会忘记一切,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里似的。

  三年前在南京我住的地方有一道后门,每晚我打开后门, 便看见一个静寂的夜。下面是一片菜园,是星群密布的蓝天。 星光在我们的里虽然微小,然而它使我们觉得无处不在。那时候我正在读一些关于天文学的书,也认得一些星星,好像它们就是我的朋友,它们常常在和我谈话一样。

  如今在海上,每晚和繁星相对,我把它们认得很熟了。我躺在舱面上,仰望天空。深蓝色的天空里悬着无数半明半昧的星。船在动,星也在动,它们是这样低,真是摇摇欲坠呢!渐渐地我的眼睛模糊了,我好像看见无数萤火虫在我的周围飞舞。海上的夜是柔和的,是静寂的,是梦幻的。我望着那许多认识的星,我仿佛看见它们在对我霎眼,我仿佛听见它们在小声说话。这时我忘记了一切。在星的怀抱中我微笑着,我沉睡着。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孩子,现在睡在母亲的怀里了。有一夜,那个在哥伦波上船的英国人指给我看天上的巨人。他用手指着:那四颗明亮的星是头,下面的几颗是身子,这几颗是手,那几颗是腿和脚,还有三颗星算是腰带。经他这一番指点,我果然看清楚了那个天上的巨人。看,那个巨人还在跑呢!

  午夜的风,经了数世的,悠然地从身边飘过。心音如箫,幽幽地向远古萦绕。人潮如海,更迭,斗转星移。我就站在人生的边上驻足凝望,尽看浪淘千古荣枯事。了望着秦砖汉瓦,倾听着唐音宋韵,感受着明月清风,斑驳陆离中,我多想幻化成一株素菊,之东篱盛开,幽雅清芬,纤尘不染,摇曳着超凡的飘逸.月光如水,浮云若絮。荡起心海的真与痴,抛开的烦与忧,于落英缤纷的彼岸,把的梦收集,氤氲成饱蘸墨香的词句,攒起心香瓣瓣,写入秋菊。

  多事的东风,又冉冉地来到,桃花支不住红艳的酡颜而醉倚在封姨的臂弯里,柳丝趁着风力,俯了腰肢,搔着行人的头发,成团的柳絮,好像春神足下坠下来的一朵朵轻云,结了队儿,模仿着二月间漫天六出轻清的雪,飞入了处处帘栊。细草芊芊的绿茵上,沾濡了清明的酒气,遗下了游人的屐痕车迹。一切都兴奋到了极点,大概有些狂乱了吧?——在这缤纷繁华目不暇接的春天!

  只有一个孤独的影子,她,倚在栏干上;她的眼,才从青春之梦里醒过来的眼还带着些朦胧睡意,望着这发狂似的世界,茫然地像不解这人生的谜。她是时代的落伍者了,在青年的温馨的世界中,她的无形中已被摈弃了,她再没有这资格,心情,来那些站立时代前面的人们了!在甜梦初醒的时候,她所有的惟有,怅惯;怅惘自己的黄金时代的遗失。

  咳!苍苍者天,既已给与人们的生命,赋与人们创造社会的青红,怎么又吝啬地只给我们仅仅十余年最可贵的稍纵即逝的创造时代呢?这样看起来,反而是朝生暮死的蝴蝶为可羡了。它们在短短的一春里尽情的酣足的在花间飞舞,一旦春尽花残,便爽爽快快的殉着春光化去,好像它们一生只是为了酣舞与而来的,倒要痛快些。像人类呢,青春如流水一般的长逝之后,数十载风雨绵绵的灰色生活又将怎样度过?

  她,不自觉地已经坠入了暮年人的园地里,当一种暗示发现时,使人如何的难堪!而且,电影似的人生,又怎样能挣扎?尤其是她,十年前痛恨老年人的她!她曾经在海外壮游,在崇山峻岭上长啸,在冻港内滑冰,在厂座里高谈。但现在呢?往事悠悠,当年的豪举都如烟云一般霏霏然的消散,寻不着一点的痕迹,她也以惟有付之一叹,青年的容颜,盛气,都渐渐的去。她怕见旧时的挚友。她改变了容貌,气质,无非添加他们或她们的惊异和窃议罢了。为了,才来到这幽僻的一隅,而花,鸟,风,日,还要逗引她愁烦。她开始这逼人太甚的春光了……灯光绿黯黯的,更显出夜半的苍凉。在暗室的一隅,发出一声声凄切凝重的磬声,和着轻轻的喃喃的模模糊糊的诵经声,“黄卷青灯,美人迟暮,千古一辙”。她心里千回百转的想接着,一滴冷的泪珠流到嘴唇上,封住了想说话又说不出的颤动着的口。

  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园子里绿翳翳的石榴、桑树、葡萄藤,都不过代表着过去盛夏的繁荣,现在已成了古罗马建筑的遗迹一样,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回忆着光荣的过去。草色已经转入忧郁的苍黄,地下找不出一点新鲜的花朵;宿舍墙外一带种的娇嫩的洋水仙,垂了头,含着满眼的泪珠,在那里叹息它们的薄命,才过了两天的晴美的好日子又遇到这样霉气薰薰的雨天。只有墙角的桂花,枝头已经缀着几个黄金一样宝贵的嫩蕊,小心地隐藏在绿油油椭圆形的叶瓣下,透露出一点新生命萌芽的希望。

  雨静悄悄地下着,只有一点细细的淅沥沥的声音。桔红色的房屋,像披着鲜艳的袈裟的老僧,垂头合目,受着雨底洗礼。那潮湿的红砖,发出有刺激性的猪血的颜色和墙下绿油油的桂叶成为强烈的对照。灰色的癞,在湿烂发霉的泥地里跳跃着;在秋雨的沉闷的网底,只有它是唯一的充满愉快的生气的东西。它背上灰黄斑驳的花纹,跟沉闷的天空遥遥相应,造成和谐的色调。它噗通噗通地跳着,从草窠里,跳到泥里,溅出深绿的水花。

  伟大的雷锋叔叔曾经说过:“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之中去。”歌德曾经说过:“所有的理论是灰色的,而宝贵的生命常青。”

  生命是真实的,生命是诚挚的。绿色是生命的颜色,人的生命都应该像绿色一样生机勃勃。任何人不管以后的有多么坎坷,都应该笑对生活,认真对待自己的生命。

  生命对每一个人只有一次,生命只属于自己,别人无法控制。你可以好好的使用它,也可以白白地糟蹋它,一切全有自己决定。但是有一点,必须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生命虽然短暂,但是我们可以让有限的生命创造出无限的价值;我们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但是我们可以拓展它的宽度。我们一定要珍惜生命,热爱生命,不让它白白地流失,使自己活得更加光彩有力。

  我们要珍惜生命,热爱生命。让有限的生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不要虚度年华,无所作为。

  我一时为之惊愕驻足,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红未红,侍香未香的一 株红莲! 漫天的雨纷然而又漠然,广不可及的灰色中竟有这样一株红莲!像一堆即将 燃起的火,像一罐立刻要倾泼的颜色!我立在池畔,虽不欲捞月,也几成失足。

  生命不也如一场雨吗?你曾地在其间雀跃,你曾地在其间沉吟—— 但更多的时候,你得那些寒冷和潮湿,那些无奈与寂寥,并且以晴日的幻想 来度日。

  可是,看那株,在雨中怎样地唯我而又忘我,当没有阳光的时候,它自 己便是阳光,当没有欢乐的时候,它自己便是欢乐!一株里有多么完美自足 的世界! 一池的绿,一池无声的歌,在乡间不惹眼的边——岂只有哲学书中才有真 理?岂只有研究院中才有答案?一笔简单的雨荷可绘出多少形象之外的美善,一 片亭亭青叶支撑了多少世纪的傲骨! 倘有荷在池,倘有荷在心,则长长的雨季何患?

  那是欧阳修的秋声赋,许多年前,在中学时,我曾狂热地鸩于那些旧书,我 曾偷偷地它! 可笑的是少年,何曾了解秋声之悲,一心只想学几个漂亮的句子,拿到 作文簿上去自炫! 但今夜,雨声从四窗来叩,小楼上一片零落的秋意,灯光如雨,愁亦如雨, 纷纷落在秋声赋上,文字间便幻起重重波涛,了那一片熟悉的文字。

  每年十一月,我总要去买一本Idea,不为那些诗,只为异国那份辉煌而 又黯然的秋光。那荒漠的原野,郡宜于煮酒的红叶,令人恍然有隔世之想。

  的是故国的秋色犹能在同纬度的新去辨认,但秋声呢?何处有此悲声寄 售口? 闻秋声之悲与不闻秋声之悲,其悲各何如? 明朝,穿过校园中发亮的雨径,去面对满堂稚气的大一新生的眼睛,秋声赋 又当如何解释? 秋灯渐黯,雨声不绝,终夜吟哦着不堪一听的浓愁。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