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诗行》一切的都是他的心灵最动人的倾述!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青山行不尽,绿水去何长。摄影师叶文龙的《山水诗行》系列作品,给予我们溯源、静思、回味、反观的视觉体验。

  叶文龙并不满足于再现传统样式,当下摄影不母语传统和区域特征,并社会问题、文化问题和问题。我们可以把《山水诗行》看作是摄影师个人思维观念和经验在形式中的表达、在媒介中的实现,而这种表达的实现乃是具有普遍性的当下问题和具有特殊性的个人体验相互的结果。换句话说,《山水诗行》蕴蓄着对社会、自然、文化境遇的反馈,是一种经过演化的新山水图像。

  在这样的“新山水”中,摄影师重新构建自己的身心感受,自主利用过去或现成的经验来当下,表达认知、向往、希冀、失落、。此时此刻的“山水”,作为一种物化投射的真实,强调、再造或界定了我们的文化价值和存在意义。这种真实并不是被定义为一个事实的产生或出现,而是指这一事实正处在不断的过程中,可以极大丰富摄影艺术的呈现形式,种种景象中,如此不断的过程或直接,或迂回,借助于摄影的描绘功能,在真实和想象的交织缠绕里重塑新的境界。

  也就是说,叶文龙的《山水诗行》摄影作品,既是物理的也是上的历程,既是外也是内,既是行也是思,有着面对对象的直接性和时空之中的自然延伸性,在保持现场感性因素的同时,山水诗情感包含着严肃的考量:理解我们自身。

  这些作品是时空的化再现,这是我们暌违已久的体验,因为我们被每时每刻的嘈杂纷乱包围着,情感的思绪早已远离。独行寒野旷,旅宿远山青。眷属空相望,鸿飞已杳冥。这些作品既浸透了回眸和感慨,又有着对现象和本质的追问,更有对当下各种境遇的思索。快速变化着的世界,促使叶文龙进行主动性的思索,作品就是及时应对。

  中国(宋元时期)一度如繁花盛开般的山水诗意、情境和技艺,那样的花季还会循环重来吗?

  然而,那种纯粹的、高远的美好诗意、情境和技艺,山水诗行》一切的都是他的心灵最动人的倾述!究竟是特殊才情之人的发明创造游戏,只对那些人有着意义?还是存在于普遍的?就像弗吉尼亚·伍尔芙所说的,它本来就是我们正常的一部分,我们不记得它,但我们并没有真的彻底遗忘了它,因此当我们瞥见像《山水诗行》这样的作品时,就仍会动心起念认识它出来。云林出空鸟未归,松吹时飘雨浴衣,石语花愁徒自诧,吾心见境尽为非。

  白居易有诗曰:“不动者厚地,不息者高天。无穷者日月,长在者山川。”叶文龙的《山水诗行》系列,超逸优游,有着不俗的表现力,他对作品完成度的掌控,对景物与影调之间的平衡把握能力,令人印象深刻。优秀摄影师和可见事物之间是可以互动切换的,不再单一的认为谁是观看一方谁是被看一方。这种可见性,是所有可事物的本身,与可见事物整体的密不可分才构成了我们自己存在的真实感,正所谓:情不虚情,情皆可景;景非滞景,景总含情。

  一直以来,山水在中国的文化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赏山观水,不仅仅是一种的生活方式,也是人们生命形态的表达方式。

  艺术发展至今,对山水的表达又具有了另一种方式的呈现,那就是摄影,叶文龙从拿起相机的那一刻起,似乎便对山水情有独钟。从“空山新雨后”到“寻山记”,从“寻道自然”到今天的“山水诗行”,他的主题几乎没有离开过山水,他的创作在不断的探索中加以当代化的表达!

  在这组《山水诗行》中,山水不仅仅是优美旷达的自然再现,个人对自然的情感更是渗透在这些作品中。从叶文龙一直以来的创作脉络来看,他的内心深爱山水自然,黑白灰的表现方式诗意豁达、沉静优美,他汲取了传统文化的精髓,又深谙其道。他的影像弥漫着淡泊、诚挚大气、干净雄浑的气质。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