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美文:孤独的反义词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孤独的反义词不是爱,也不是团体;而是一种感觉,感觉到你周围有人,很多很多人,这些人聚在一起,他们都是你的朋友。在付过账单,你们围坐在桌边的时候能感受到。在凌晨4点,没人回去睡觉的时候能感受到。在有吉他相伴的夜晚,在几乎要忘了的夜晚,在一起做什么、一起去哪里、一起看什么、一起大笑的时候,都能感受到。还有帽子。

  耶鲁有很多小圈子,把我们聚在一起。各种无伴奏合唱团、球队、、俱乐部。即使在那些没人陪、累得慌、睡不着的最孤独的夜晚,当我们跌跌撞撞回到家里的电脑前,这些小圈子也能让我们感到有人爱、安全感和归属感。但到了明年,我们就不再属于这些小圈子了。我们不再和所有的朋友住在同一区了。我们也不再有一堆群聊小组了。

  但有一件事很清楚:人生中最好的岁月并不在我们身后。最好的岁月是我们的一部分,并注定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一再出现,不管是搬去纽约发展、离开纽约、希望自己还住在纽约或搬离纽约。我计划30岁时参加很多party。我计划年纪大了仍然过得快活。最好的岁月的想法都来自那些俗套的话应该……如果我曾经……真希望我曾……。

  当然,我们希望自己做过这些事:读完所有的阅读材料,认识走道对面的男生。我们是自己最苛刻的评论家,让自己失望特别容易。睡得太晚、拖延、草草了事。我不止一次回顾高中时的自己,忍不住想:那时的我是怎么做到的?我怎么会那么用功?原来我们内心的不安全感一直都在,并将永远跟随下去。

  但问题是,我们都这样。没有谁睡到自然醒。没有谁读完所有的阅读材料(除了极个别拿学金的疯狂同学)。我们都用这些高得离谱的标准要求自己,我们可能永远也达不到对未来自己的完美想象。但我觉得这样也ok的。

  我们还年轻。我们还这么年轻。我们才22岁。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但有时我们会感伤,尤其在party结束后一个人躺着的时候,或是想要放弃一门功课、收起书本走出房间的时候,那种潜伏在集体意识中的感伤就来了。我们感伤的是--我们好像太迟了。别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在前面了,更有才华、更专业,在世界的道上走得更远,并在以某种方式创造或发明或改进。我现在才开始太迟了,我必须迎头赶上,必须开始了。

  我们初来耶鲁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有无限可能。这种巨大且难以言说的能量也很容易就溜走了。以前我们不需要做选择,但突然间我们必须要做选择。我们之中有些人有明确的目标。他们十分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一追求,去医学院求学,在最佳NGO工作,英语美文精选专注做研究。对这些人,我想说恭喜你和去你的。

  但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我们不知怎么地就在人文学科的海洋里迷失了。我们不确定我们了哪条,也不知道我们当初是否该选这条。如果当初我选了生物专业的话……如果我大一时就涉及新闻学的话……如果当时我想到申请这个专业那个专业的话……

  我们要记得:我们还能做任何事。我们可以改变想法。我们可以从头再来。可以获得post-bac证书(介于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之间的课程),也可以第一次尝试写作。一切都太迟了的想法很可笑。真的很可笑。我们刚刚大学毕业。我们还年轻。我们不能、一定不要失掉无限可能的感觉,因为到最后,这才是我们的全部。

  在大一那年冬天的一个周五晚上,我接到一通朋友们打来的电话,约我和他们在EST碰面。尽管我很困惑,但我还是迈着沉重的步伐SSS,那可能是整个校园最远的地方了。惊人的是,直到我走到了SSS的大门前,才开始疑惑为什么朋友们选在耶鲁的行政大楼开party,怎么可能啊。当然了,他们根本不在那儿。但外面好冷,我的身份证神奇地让我进了SSS大楼,我拿出了电话。那里很安静,彩色玻璃窗外的木头和大雪几乎看不到了。然后我坐下,向上看,看着我身处的这间宽敞的房间。在我之前,曾有数千个人坐在这里。我一个人在深夜的纽黑文市的暴风雪中,却感到极度的安全。英语美文:孤独的反义词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