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笑怒骂都是文章——《名家名联》之刘师亮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刘师亮(1876-1939),原名芹丰,又名慎之,后改慎三,最后改师亮,字云川,别号谐庐主人,四川内江人。做过塾师。二十年代在成都创办《师亮随刊》,以谐稿、诗作、戏剧、对联等文艺形式,于喜怒笑骂之中,四川军阀及其,申张。谐文短小精悍,意味隽永,常发端于针头芥子之类琐事,而归结到“改良社会”这类大问题,以“蜀中幽默大师”之誉闻名于世。后因军阀被流徙上海,在沪创办《笑刊》。1935年9月回到成都,恢复《师亮随刊》。著作有《师亮谐稿》、《师亮对联》、《时彦声律启蒙》、《师亮杂著》、《东游散记》,剧作集有《胭脂配》、《错吃醋》,还有《治留史》和1000余首诗词。他的一些创作和趣事,至今还在民间流传着。所作联语通俗、工稳、有趣。无论内容与形式,在近代联史上都有不朽的地位。后人辑其著述为《师亮全集》,另有钟茂煊著《刘师亮》行世。

  大伟人穿衣吃饭、睡觉拿钱,四名主义;小百姓杂税苛捐、预征借垫,一样问题。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此日又逢;民犹是也,国犹是也,对天长叹两三声。

  锡山占北,介石据南,演成一场戏;子林正音,有为变法,谁继康家两。

  半年粮上六回,时,时追比,迄无宁日;百货税征数道,罢请求,罢减免,只有呼天。

  是龙是凤,是跳蚤是乌龟,睁开眼睛长期看;吹风吹雨,吹吹平等,捂着耳朵少去听。

  又来,奈财尽民穷,想热闹不敢热闹;二五税加重,供南征北战,望太平何时太平。

  你在拖,我也在拖,中华版图竟因此弄成两块;公有理,婆亦有理,幸福总算是十年。

  冷谈商场,可怜几日不开张,为此猿猴空跳舞;凄凉国事,只为频年都打仗,搅得鸡犬不安宁。

  又有灯,又有戏,又有中山高耸,同志何须努力;不裁兵,不裁厘,端裁仲尼四典,就算成功。

  年年办会,谁敢不来,咬着牙巴,哭脸装成笑脸;处处张灯,实在热闹,敞开脚板,这头跑到那头。

  十八载夫归家,哪管它颠沛流漓,高唱回营杨八顺;廿三元妻逼嫁,受这种经济,谁怜失所李三兴。

  锡山占北,介石居南,居然同室操戈,演完一台戏;芷林正音,有为变法,今后登台出角,谁继康家两。

  ,庆的自然,庆庆庆,当庆庆,当庆当庆当当庆;举国若狂,狂到极点,狂狂狂,懂狂狂,懂狂懂狂懂懂狂。

  乐意总相关,请黄丝蚂蚂,抖白鼻牛牛,庆八年双十;太平真有象,听爆竹声声,看朵朵,遍锦城九里三分。

  男,女,我最亲爱!请一往无前,不左右顾;假,,他因什么?敢片言揭破,为东西来。

  米一斗一元,儿一个半元,剧怜载道,人价不如米价贵;田一亩八税,货一件百税,要过沿途,捐钱还比本钱多。

  文明戏具各种天然,何今年独付阙如?马修成,彩台垮杆;昌福馆居幺房地位,际此日同伸庆贺,人家作辑,我们躬腰。

  治人,端公治鬼,太医治病,嬉笑怒骂都是文章——《名家名联》之刘师亮治来治去,自是各行一治;拉兵,保长拉丁,棒客拉肥,拉去拉来,当演堂会三拉

  武昌倡义而还,内争未已,外患纷来,都因北调南腔,依然高唱;沪上议和久梗,频经,民殷望治,为问西林东海,何以为情。

  伤时有谐稿,讽世有随刊,借碧血作供献,大呼人皆醒;清宣无科名,无,以白身而笑骂,纵死阴司鬼亦雄。

  你,我,大家喊,问他一十八年,究竟革死多少命;男,女,亲爱的,哀我七千万众,只能同得这回胞。

  纪本日哀思,痫日本占我辽宁,愿大众,当本日毋忘日本;二十年为领土,赖国民得全疆域,须群起,因责在国民。

  幸福,十有九年,试问他自南自北,自东自西,莫不年年同闯煞;大劫关头,恰逢三个六月,最可怜遭匪遭兵,遭干遭涝,居然月月要完粮。

  别人拼命,我们贺功,又何妨跟着尻子打和声,大家张灯结彩,徒混搭过去;战事告终,建设伊始,切莫要吊起牙巴光乱说,就是破铜烂铁,也凑成点来。

  察西陲状况,人民总觉“仍冥”,混一年算一年,勉强混得过来,又看这回热闹;听南口音,国庆直同“刮罄”,留半截说半截,好歹留些搁起,还从下次发挥。

  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如我不卑不亢,不忮不求,不烦恼,不忧愁,说什么身外浮云、眼前幻景;丝竹翎毛供其娱乐,笑他为帝为王,为卿为相,为总统,为元首,还不是衣冠殉世,粉墨登场。

  ,本晋颂谰言,料想斗笠岩畔、毗条河边,也来参加同庆?那当庆庆庆、当庆庆、当庆当庆当当庆;举国若狂,表全民热烈,为问沈阳城中、山海关外,未必依然若狂?这才狂狂狂、懂狂狂、懂狂懂狂懂懂狂。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