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国平丨我对幸福的看法日趋朴实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我一直認為,在人生幸福中,自然情感的享受占據很大的比重。我自己回憶我這一輩子,幸福感最強烈的時候是什麽時候?無非是兩段時光。一段就是青春期,我十七歲上北大,有一天突然發現世界上有這麽多漂亮的姑娘,心裏喜悅啊,覺得世界真是太美好了,人生真是太美好了,一定有一件我還不太清楚的、非常美好的事情在等待著我。

  另一段時間就是當上了爸爸的時候,又一次覺得世界太美好了,人生太美好了,又一次感覺有一件還不太清楚的、非常美好的事情在眼前慢慢展現出來。親自迎來一個小生命,這的確是人生中無比幸福的時光,每天都有驚喜,都充滿了幸福感。我這個人真的很喜歡當父親,其樂無窮。經常有人問我,說周老師,在哲學家、作家和學者這三個身份中,你最看重哪個。我說都不看重,都無所謂,我只看重一個身份,就是父親。別的都可有可無,都可以不當,但是我一定要當父親,不當父親,我真是不甘心,死不瞑目。

  現在有一個普遍現象,許多年輕人工作得不快樂,他們生活中也會有快樂,但快樂和工作是分開的。

  有的青年人說,他是為生計所迫做現在這份工作的,所以不快樂。我說這不可悲,可悲的是什麽?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一份能夠讓你快樂的工作,不是說你找不到,而是你根本就沒有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你沒有了快樂工作的能力,這才是最可悲的。

  為什麽許多人沒有了自己真正的興趣,沒有了快樂工作的能力?我認為問題就出在價值觀。不求優秀,只求成功,而成功又只是用外在標準衡量,結果一定是不快樂,不成功當然非常不快樂,成功了也只是薪金、利益帶來的膚淺的快樂,工作本身仍然是不快樂的。

  現在的年輕人面臨很大的壓力,社會以後,往往在相當長的時間裏很無奈,不得不為謀生而工作,去做自己不感興趣的事。這也許是沒有辦法的,妳只能。我想強調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你一定要保持,你的還長,你不能一輩子這樣。只要你是有自己的真興趣的,你就要堅持,哪怕是在業余時間裏慢慢地做。一個是興趣,一個是毅力,這兩個東西不要丟。

  我相信,只要這樣,你就會在你感興趣的那個領域裏越來越優秀,機會也就會越來越向妳靠近。總有一天,你能夠把妳的愛好變成你的職業,把事業和職業統壹起來。如果始終不能呢?那也沒什麽,無論如何,比起那些不喜歡自己的職業、在職業之外又沒有自己的愛好的人來,你的快樂多得多,你的生活也有意義得多。為你自己考慮,比起只是埋怨工作不稱心,同時又完全放棄和荒廢了自己的愛好,豈不也是好得多嗎?

  在為自己的人生確立目標時,第一目標應該是優秀,成功最多只是第二目標,不妨把它當作優秀的副產品。現在的情況正相反,人們都太看重成功,不是第壹目標,幾乎是唯一目標,根本不把優秀當回事。可是,我敢斷定,沒有優秀,所謂的成功一定是渺小的,非常表面的,甚至是虛假的成功。

  我說的優秀,就是我一直所強調的,要讓賦予你的各種能力得到很好的生長,智、情、德全面發展,擁有的頭腦、豐富的心靈和高貴的靈魂,這樣妳就是一個在人性意義上的優秀的人,同時妳也就有了享受人生主要的、高級的幸福的能力。

  我們年輕時,它躲藏在未來,引誘我們前去尋找它。曾幾何時,我們發現自己已經把它錯過,於是回過頭來,又在記憶中尋找它。

  聰明人嘲笑幸福是一個夢,傻瓜到夢中去找幸福,兩者都不承認現實中有幸福。看來,一個人要獲得實在的幸福,就必須既不太聰明,也不太傻。人們把這種介於聰明和傻之間的狀態叫做生活的智慧。

  幸福是一個心思詭譎的,但她的眼光並不勢利。權力能支配一切,卻支配不了命運。金錢能買來一切,卻買不來幸福。

  在我看來,一個人若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並且靠這養活自己,又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並且使他(她)們也感到快樂,即可稱幸福。

  周国平,当代著名学者、作家。1945年生于上海。1967年毕业于大学哲学系,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哲学系,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著有学术专著《尼采:纪的转折点上》《尼采与形而上学》,散文集《守望的距离》《各自的朝圣》《安静》《善良·丰富·高贵》《生命的品质》,随感集《人与》《风中的纸屑》《内在的从容》《把心安顿好》《人生不较劲》。译有《尼采美学文选》《尼采诗集》《偶像的黄昏》等。

  周国平以“”来作为这四年思考写作的关键词,书中的话题涉及哲学、、阅读、教育、生活等等,而在作者看来,哲学的沉思,的寻求,经典的阅读,教育的进程,生活的,终极的目的都是为了。如果不能,哲学就只是逻辑,就只是姿态,经典就只是文献,教育就只是培训,生活就只是,一切都仍然是外在于自身的。周国平丨我对幸福的看法日趋朴实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