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血”加“造血” 玉树添生机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在玉树州八一职业学校形体室内,16岁的藏族姑娘白玛拉措(中一)正在和同学们练习藏族传统舞蹈。本报记者 方非摄

  初春时节漫步在玉树新城,头顶是白云蓝天,远处是冰雪尚未消融的皑皑山峦,近处是鳞次栉比的康巴建筑,一派安闲。走进唐蕃古道商业城安冲手工艺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观感骤然一变。

  十多名藏族师傅有的坐在铁砧子前咣咣地敲打着,有的在缝纫机前答答地缝补着,热火朝天。“欢迎你们,北京来的客人,希望你们把玉树的工艺品介绍到北京!”应声而来的公司负责人之一桑周求培递上自己的名片。

  去年,北京对口援建玉树工作拨付1000万元精准帮扶玉树州60多家中小企业,安冲手工艺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康巴藏区最好的金银铁匠在安冲,但我们最拿手的男女藏刀和配饰内地游客带不回去。”桑周说,去年公司享受补贴后,立刻开发适合内地游客的工艺品。如今,串珠、项链、腰带……这些便携美观的工艺品摆上了货架,在去年9月底的一场展销会上,现场订单就有二十多万元。

  对口援建不仅要“输血”,还要“造血”,提升当地自我发展能力。“十二五”期间,北京对口支援玉树共投入资金11.22亿元,其中用于扶持玉树产业发展的支援资金达到1.6亿元。

  利用这些资金,“玉树小江南”囊谦县有了自己的游客接待服务中心;“虫草之乡”杂多县将于今年9月告别“袖口贸易”,迎来大型虫草交易市场;而随着一场场旅游推介会的举办,三江之源、牦牛之地、万山之宗的玉树高原,去年游客量几乎在前年基础上翻了一番。

  说起北京对玉树当地产业的精细扶持,玉树州经商委副主任孙洪斌很动情。他说,在距离玉树市120公里的治多县曲南滩社区,党工委把移居城镇的农牧民集中起来搞手工编织,刚开始没有资金,只能赊账买材料,大家心气儿不高。去年拿到20万元扶持资金以后,立马购置缝纫机,大家拧成了一股绳。如今,社区居民们编织的精美挎包,已经卖到了玉树市市区。

  “4·14”地震已过去6年,涅槃重生的玉树生机盎然。玉树州州委书记吴德军说,北京对口援建让玉树发展具备了更坚实的基础和更快的速度。为玉树高原发展注入新动力的,不只有来自北京的资金支持,还有来自北京的心血和经验。

  4月21日下午3点多,在玉树州八一职业学校实训楼五楼,“咪咪嗦咪啦……”清澈的童音合唱着苏联名曲《山楂树》,仿若天籁一般,这是该校学前教育专业2014级的30多名学生正在进行简谱练习。而在四楼的财会实训室,会计技能大赛同时展开,会计专业2014级31名同学穿梭在三间教室,进行点钞、传票和电算化比拼。

  3年前,在北京援玉干部陶云明到来之前,这座实训楼水电不通,堆满杂物,几乎就是一个仓库。学校党委书记布尕义说,以前学校把教育重点放在文化课上,陶校长带来了新理念。如今,从一楼到五楼,汽修室、财会室、钢琴室、工艺美术室……能利用的教室都用起来了,“招生容易了,孩子们的热情也高了。”

  来自治多县的16岁姑娘白玛拉措刚刚和同学们在形体室练完舞蹈。这个配备有舞蹈地胶板、把杆、专用平面镜的标准舞蹈教室,是陶校长联系北京一家基金会投建的,花了16万元。白玛拉措喜欢这个亮堂堂的大教室,她说,学前教育专业一共7门课,舞蹈、弹琴和声乐3门课程在实训楼里上,一周能上7节实训课,但总觉得上不够。

  将来要考大专,毕业后回治多做一名优秀的幼儿园教师,这是白玛拉措的梦想;玉树缺会计,将来要进银行,这是会计班2015级女生更求措永的梦想;把唐卡卖到全中国,这是来自治多县改查乡的19岁男孩才仁东周的梦想……

  “玉树有大量企业处在起步阶段,人力缺口巨大。”陶云明说,孩子是玉树的未来,他最希望的,就是能为玉树留下实践中求真知的职教新理念,也能为将来的玉树发展培养一批新鲜血液。

  利用对口援建有限资源,撬动当地无限发展。“十二五”期间,北京在对口援玉过程中累计投入智力支援资金8350万元,把北京专家“请进来”,把当地干部“送出去”。为玉树州培训党政干部、教育卫生及市政专业技术人才、农牧民等人员2.3万余人次,提升了玉树州政府管理、公共服务、市政运营及群众增收创业等方面的能力。

  “对玉树帮扶要鱼渔并授,本地的产业培育起来了,人才培养起来了,玉树的可持续发展就有支撑了。”北京青海玉树指挥部指挥,玉树州委常委、副州长李军会说。

  震后已6年,一位在玉树挂职的北京干部在看到雪域高原新景象后,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古道西风的驼铃,再次被梦点燃。

  本报讯(记者 王国强)在四川什邡七一中学,两个高一班共94名玉树孩子和当地同学一起接受高中教育,这是北京为解决玉树高中教育困难做的又一努力。

  玉树目前共有独立高中3所、完全中学1所,高中学位尚有上千缺口。为了让玉树孩子完成学业,北京对口援建玉树工作在北京、广东、湖北等地开设玉树高中班和中职班,每年有数百名玉树孩子走出深山接受教育。

  记者在七一中学看到,94名玉树孩子和当地学生打成一片。17岁的旦增西然说,在过去不到一年时间里,自己已经交了好多汉族朋友,大家周末一起踢足球,自习期间还有当地同学给自己辅导数学和化学。16岁的更求扎西给自己定下目标,“我的妈妈很辛苦,我很希望能考上西南民族大学,将来回到玉树做老师。”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