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恋经典(美文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天汪着大块半凝固状的黑,似曾相识的景致。在作业堆下翻出一两本往日爱不释手的书来,便觉得突兀的陌生和久违的熟悉了。

  高三的气氛充斥我的房间,我的生活。“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不自觉冒出这句诗来,缓缓升空,如一个监工似的死死守着我。疲惫袭着全身,而世界也似乎在眼中一闪一闪像要破碎似的。“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古人这些苍白无力的话,却摆脱不了要在我耳旁絮叨。说实在的,我并不相信“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拳拳古训,但先人们如此执着地迷恋读书,追求功名,便不只是文明和文化的传承,也应该是文人之间的相互传染。我似乎再无理由放弃扣在头上的这顶读书人的帽子,照例要狠命读书了。

  关于古诗词,我倒是喜欢的不得了。“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如此美妙的句子,读来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这用小刀可以切下来的夜色,被残破的微光击中了,仿佛在遥远的近处盛放为灿烂的烟火。古人所说“火树银花”,约莫就是同样景色了。我觉得诗的韵才是真正的妙处,出乎意料又仿佛是冥冥之中,让人读得闲适,就好比你在春天林子里转过小径的曲折般有趣。不知古人是否也有同样的感受呢?曾经多少个夜晚,我望着天空,想起张九龄《赋得自君之出矣》诗中“思君如满月,夜夜感减清辉”两句,总感觉孤独是能够共鸣的,好在还有诗后的留白让我缓解堵塞的心而咽回泪水,而那个女子呢?她恐怕就没有我这样幸运了。

  我将诗本合上,顺手拿起一旁的《庄子》,书已沾了些污渍。我倒是不会抹掉的,否则我又如何读过庄子呢?无论灰尘也好,污渍也罢,都不失为世界的一部分。而除了世界,我又能将它们放在何处呢?“夫大块载物,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每当我看到田地里拉着牛和犁的农人,看着将驾着棺材而回归土地的亡者,我也不禁感激天地所赐的磨砺和造物的神奇了。《孟子》似乎也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可见天地的赏赐倒也并非只是人生坦途了。“适来,夫子时也;适去,夫子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顺时而生,顺时而亡,天地自有其道,我又何惧、何哀呢?史铁生将死亡看作一个必将降临的节日,我想也多多少少受了庄子的影响吧。

  这个小小的房间,因零乱而恰到好处。没有空调,没有电视,甚至没有一个朋友陪着畅谈,便不觉引用《论语》中的话来安慰自己了:“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孔子赞颜回“人不堪其忧,回亦不改其乐”,可见君子也不过如此了。

  这个夜晚,我算又清点了我贮藏的财富。它们终不会蜗居于这黑色的幕布之后,哪怕只是放着微微光明,我也会记想它们的。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