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散文诗四题

散文诗四题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要渡过这条河流,你早年的就将搁置在金属的锈迹中,以残阳的凝眸、晖光的颤抖和云朵绚烂的苍老的造型,矗立在彼岸,成为遗忘或遗忘者的胎记。

  风不会迎接任何人,也没有那弯曲的前程。当有如恨大于爱,才有风在树梢安慰与花朵互为的果实,在你作为流放者唯一的栖息地上,抚摸你从不敢正视的,让它滚过历史,活在新鲜的思想之中。

  请渡过这条河流。河流挟持的时间恒等于你的眼睛所容纳的全部,但爱情这巨大的漩涡,早已了你,你的青春如抛在岸上扑腾的鱼,只剩下对生命那奔腾不息的思索与孤独的对视。

  有婴儿哇哇坠地,就有一排排老者坐在危墙下,望着太阳或干燥地面,慢慢等死,或业已死去。新鲜的生命是按量供应的物质,而死亡是常态,等待是唯一可做的事业。

  有多少年轻的脚印走出去,就有多少时间缓缓踱进来。时间在平衡中嗅着牲畜的气味,泥土的腥臊,柿子树上那最后一颗柿子寒性的光泽,以及人在身心的皱褶中死死掐住的。

  每一扇门都贴着那些用于同一属性的姓氏的脸,对联或门神,只是过期的化妆品。

  每一个窗户都是闪闪的眼睛,如今,同所有睁眼瞎一样,除了空洞的张望,就是那深不可及的寂寞。

  每一座庭院都落座过岁月的高级形式或低级趣味,诗文、戏曲、叹息、、回忆和从属于月光的每个被交易的夜晚,都顺着碳元素右边的口子偷偷溜走。

  每一张床上都整齐地折叠着梦,冷暖不知的,舒放自如的爱或蜷缩一团的恨,最早的哭泣与最后的精血。

  只有朝向空间的道,被时间五马分尸一般,将审美者和庸俗者等同,将有限对无限的又歆羡的心灵导向不同的书本或坟茔。

  回归的百鸟不是而是人的一部分。只能以独臂的方式飞离,并花朵那平庸的媚态。那时,飞翔的自然属性与心灵的之间,有了温和的链接。

  海纳百川之后,成了池塘。那种死亡的宽广只不过是淤泥的附丽,那些活蹦乱跳的肉鳔,因为装满了浊气而无以沉浮,水草的舞蹈比它们更拥有理想的高度。

  树叶再也不能将光与影的关系交待清楚,大地因为被冻伤而急于向种籽讨回损失,小溪的唠叨,让渴望清静的小草乖乖让道。

  风像一张巨大的破布,在之后,像舞台上绚丽的服装一样,让春天动弹,犹如牵线木偶。

  像一块块腌鱼片,盐分和霉迹是显影液最后的显摆,并在双十一这一天流露出被淘宝的焦急与快递员不耐烦的吆喝。

  一张张翻过去,就像用指甲刮掉活鱼的一张张鳞片,瞪大眼睛的不是痛苦和,而是,尤其是这种云淡风轻的用心灵偷摸心灵,直接对话的方式。而轻描淡写的那些脸相,准确地解释了时间的涵义,但没有利息,没有刀子,没有毒药,也没有诗意,只有这个下午散装在塑料中的像素。

  但它们是滑入水中的鱼,进入肠胃的美食,钻进云层中的月亮,扎根在土壤中的树木和被泪水烘干的眼神。

  它们在我的注视下将我遗忘,用所有被尘封时的神情我一个下午的虔诚,并将虚假世故当作成熟。

  那一条条鱼还在太极图中交欢,旋转,成为哲学,或往昔。时间像相框一样站在桌子上,那些的和谐,而和谐犹如完美,与人及人之喜怒哀乐无关。

  但时间还不晚,我们要彻悟的不是拥有时间太少,而是我们在不同的时间点上,用现在嘲笑过去,否认历史。

  我将这些老照片收好,就像用魔法将腌鱼一巴掌拍成活鱼,然后将它们放回水中。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