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爱情是久处不厌

作者: 来源: 本站整理 阅读: 5

  择一只配偶,雌雄相依,相随。一旦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要么孤独终老,要么随即投地而亡。

  在古代的婚礼中,曾有过一种仪式,称作“奠雁之礼”。如若男方使者执雁送予女方,便是许诺了一生的不负。

  人类的爱情里,存在着太多变数。我们于怦然心动的瞬间,却常常败给时间的漫长、生活的琐碎……

  钱钟书曾在《围城》写道:“爱情多半是不成功的,要么苦于终成眷属的厌倦,要么苦于未能终成眷属的悲哀。”

  可他与杨绛之间,却有着不老不死的爱情,一生只爱一个人,一辈子只陪他做一件琐碎之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共赴一生,久处不厌。

  那天,杨绛去会友,遇见了钱钟书。第一次见面,二人无话,却将彼此埋入了心底。

  在人们知晓钱钟书之前,杨绛早已创作多部作品,蜚声于外。她不仅是那“最才的女”,还有个外号叫“七十二煞”,坊间传言有孔门七十二人之多在追求她。

  杨绛回忆时曾说:“他的信很勤,越写越勤,一天一封。”钱钟书文采斐然,这一天一封信的轴劲儿,早已悄悄打动了杨绛的心。

  那一面之后,钱钟书约杨绛见面。第一次约会,钱钟书当即:“我没有订婚。” 杨绛也立刻回道:“我也没有男朋友。

  有一次,杨绛的书信落到了钱钟书的父亲钱基博老先生的手里。老先生新生好奇,拆开一看,大喜过望。

  信中,杨绛写道:“现在吾两人快乐无用,须两家父母兄弟皆大欢喜,吾两人之快乐乃彻始彻终不受障碍。”

  在和钱钟书匆匆完婚后,杨绛毫不犹豫地中断了学业,伴随钱钟书远赴英法。

  问之为何,杨绛答道:“我爱丈夫,胜过自己。我了解钱钟书的价值,我愿为他研究著述志业的成功,为充分发挥他的潜力、创造力而自己。这种爱不是盲目的,是理解,理解愈深,感情愈好。相互理解,才有自觉的相互支持。”

  因为深爱,哪怕天天通信,都有说不完的心里话。因为深爱,哪怕一辈子只为他洗手作羹汤也心甘情愿。

  “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

  在钱钟书和女儿离开后的日子里,杨绛用剩下的时光,依旧只做一件事:那就是整理钱钟书遗留的文稿作品,将他们不老不死的爱情写进了岁月。

  听过的故事越多,经历过的人事越多,越发现那些久处不厌的伴侣,极其勇敢。虽然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都会择一人终老。但如若一生只面对一个人,却是莫大的。

  鸿雁齐飞,哪怕配偶一生不改,也未曾后悔;杨绛与钱钟书,即使日夜通信,感情也只增不减;吉姆与奥罗拉,就算后半生只能同对方受困于星尘,也毫无。

  久处不厌的爱情里,我们都有着各自的终生浪漫,它可以一封鸿雁传书、一纸前世遗稿,也可以是一场一辈子都看不完的电影。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