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亲一个人在家,有了问题想不明白,就打电话给我。冬天的时候他问我,安安,你谈恋爱的时候是不是也没有嗅觉和知觉?对于这样奇怪的问题,我知道不需要回答,只要回问他怎么突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就可以了。然后他的兴致便会突然地提上去,讲起他一个人逛街...

  • 小时候,我常牵着爸爸的手去河边垂钓,也时常蛮不讲理地爬到爸爸的肩头,高声地叫着骑马喽骑马喽。尽管爸爸有时也生气地说:这丫头这么淘气,快下来!但每次都是高兴地拉着我的两只小腿跑两圈。 有一次,他跑着跑着,忽然停下了,什么东西热乎乎地顺着背往下...

  • 父亲1916年10月5日出生,2014年9月2日去世,那些日子父亲感觉不舒服,不爱吃饭,送到青医附院除了打吊瓶水也不乐意喝,治疗了一周父亲终于与世长辞了,差一个月就是98岁。 父母亲的前半生,可以说受了很多磨难,我们兄妹小的时候,其日子之艰辛自不必说。等...

  • 儿时的夏夜梦里,一直有一个满院子的花,我在花中不停奔跑,听雨清脆地叩击着窗台,梦里的情节一直萦绕在脑海,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固,待清醒时,却再也抓不住...... 我总是努力地回忆着梦里情景,告诉自己的双腿已经疲惫,不想再奔跑了。也从此怀着那样的担...

  • 我绘成了一道风景,在你的身旁,不经意的你,遗落了。 三年的时光在我们的指缝间就这样溜走了,我甚至还来不及抓住些什么,但就这样的为高中生涯画上了句号。我眼角的失落莫名的填满心底。在离校的那一刻,你不知道,其实你身边一直有一道风景等你欣赏。只不...

  • 现实版的小白菜 比起那些妖气重重的女生,龚薇真不像是艺术班的女生,她从来不化妆,总是素面朝天,只抹一点淡淡的乳液,坐在一堆黑色烟熏妆的女生中间,算是异类。而且,龚薇也没有破洞的裤子,烫不起爆炸头,她有个难堪的外号,叫小白菜,为什么呢?因为她...

  • 无论你是妻子还是丈夫,我都希望你能很用心地看看这个让男人惊心的感情账单。 14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众叛亲离,跟着深爱的你到深圳做了打工妹。贫穷的你落榜后除了生病的母亲、衰弱的父亲和那半间破瓦屋,就剩下我了。记得当初来深圳打工的路费用的也...

  • 那座城市的特点是没有特点的,一样古朴灰暗的江南小镇,一样是朝九晚五活着的人,为了明天而生活、或是为了生活而明天。离开的时候,我以为我此生永不再回来了,五年后,为了一个工作,我又回到了这个城市, 熟悉的街巷、熟悉的路名、熟悉的方言,甚至连那年...

  • 走进文字,写过爱情,写过友情,写过春花秋月,写过花鸟鱼虫,唯独不曾提笔写过亲情,因为总觉得,越是寻常的情感,越是无法拿捏妥当,越是没法抒发淋漓。总害怕一不小心,就轻薄了这份人世间人人拥有却最容易被忽略的感情。 这个世界上,亲情是最能持久的一...

  • 今天看倪萍主持的《今世缘等着你》,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倒不是倪萍擅长煽情,而是这些普通人的寻找故事真的让人感慨感叹感动。 第一个故事,一个五十多岁的夏阿姨,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的母亲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于是开始了艰难的寻找过程。开始我觉得很...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