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中华美文网
  • 一份懂得,静静的行走,默默的感受,不喧哗,不落寞, 它的眉间眼梢,都写满岁月朴素的歌, 不用言语,你懂,我亦懂, 懂得,是一种欣赏,一种默契,一种幸福,让心灵静守淡然, 一切在起起伏伏中行进,亦在平平淡淡中饱满,亦在深深浅浅中永恒, 在渐行渐远...

  • 有人说,我的心硬,有人说我的心软,因为我一般的不会流泪,男人嘛,只有把泪水藏在心中,才能换到人们的尊重,正如我的一位同学说的一样,男人要让别人说你是男人,站直了别趴下,活就要活出个男人样。但是我最怕看到我妈妈哭,看的她眼中的泪水,我就不由...

  • 坐拥四月,又是一年清明雨下。原野上花开花落,人生亦喜亦悲,刹那回首刹那泪。亲情间的余温仿佛被钉在了四月的上空,凝聚成漂浮不去的云。掸尽世间灰尘,深埋的虔诚犹如一张纸,一柱香,一个个打开的思念,在记忆的花园中返青,任岁月何等流逝,也难以割舍...

  • 说起老姑父只是相对于我的小时候而言。他第一次进入我的印象中还不老,应该只有40多岁。当今,许多场合都在提倡“勤俭节约”,这使我常常更是念起我的老姑父。当年他在我们晚辈面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勤俭建国”,那时对这句话是懵懵懂懂,直到后来才...

  • 有一种花,叫木棉花;有一座城,叫广州城。 来广州漂泊已有十余载了,雅称花城的广州四季皆有鲜花开放,整座城市温馨浪漫。在这百万种花丛中,木棉花是我的最爱。 四月的广州,是木棉花盛开的春天,在我居住的这个小镇也不例外,最美的景致是在清晨。晨练的...

  • 还是这雪花飞舞的季节;还是这漫天飞雪的冬日;还是这雪后艰难的那条路;还是这满眼朦胧的炊烟,眼前的景物依然没有变,只是道路两边拔地而起的楼房,在风雪中静静的叙着自己的心事。每当此时,不管寒风有多大,不管暴雪有多狂,我都会听着嚎叫的北风,踏着...

  • 某晚回家吃饭,父亲抽着烟喝着酒和我闲聊,老妈煮完高压锅冒着热气哼鸣,朝老爸看了一眼,老爸自然而然地熄灭烟,拿出手套戴上,将高压锅搬过来倒出其中的花生,又放回去,老妈拿起去洗,老爸坐回来,点燃剩下的烟继续和我闲聊。中途两人不发一言,一气呵成。...

  • 时光无言,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时光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留下的还有什么?忙忙碌碌,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天又一天,蓦然惊醒,回首,走过的路已经很长很长。那些过往,似乎很遥远,又似乎触手可及。 花开花落,时间匆匆。每天都会有一场场的悲欢离合上演着...

  • 那是陕北的一座高峻石崖,陡峭得不能再陡峭了,齐上齐下,刀削的一般,笔直地立在那儿;崖上又极少有土,极少有草,却不知在何年何月,就在那半崖上,在一条看不大清楚的石缝间,突兀地生了一棵枣树。照说,枣树生长在那儿,哪来的什么养料和水分,只要能勉...

  • 很多人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我想肯定是,这一生爸爸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每当我想起的时候都会红了眼眶。 有的人也说父爱深沉如山,我想肯定是,这一生爸爸对我有太多的宽容,每当我做错的时候就会内疚心痛。 幼时,家里非常穷,每隔很久才能够吃上一...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