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严冬的早晨,彤云给太阳罩起了浓重的面纱,直到中午时分,也没有露出笑脸来。吃过午饭,阴沉沉的天空便纷纷扬扬地飘起了雪花儿。室内的暖气并没有随着气温的变化而提升,所以,我似乎感到有点冷。幸好今天是周日不必去上班,而老公却在早晨开车去东矿分公...

  • 星期天,小兰的哥哥嫂子要加班,就把侄儿多多托付给小兰照看。这可让小兰发了愁。多多今年6岁,有极大的好奇心和破坏力,是个传说中的熊孩子。小兰想拒绝,可又顾及面子,再加上哥哥软磨硬泡,只得答应下来。 多多一来到小兰家,好比孙猴子进了蟠桃会。满屋...

  • 儿时,小男孩家很穷,吃饭时,饭常常不够吃,母亲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分给孩子吃。母亲说,孩子们,快吃吧,我不饿!母亲撒的第一个谎。 男孩长身体的时候,勤劳的母亲常用周日休息时间去县郊农村河沟里捞些鱼来给孩子们补钙。鱼很好吃,鱼汤也很鲜。孩子们吃鱼...

  • 退休赋闲的日子,常会回忆流光的岁月,梳理往日的情怀。三十多年前,我曾与藏胞小强巴结为忘年之交,那段缘分源于蜂蜜麻糖的甜线牵成。后来,由于我对他的许诺没能兑现,至今依然心存歉疚。 上个世纪70年代,我在四川某军工企业开车,历经十年,我跑遍了那里...

  • 母亲的一生都与炊烟难分难解。一年四季,每天早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厨房升起炊烟,不一会,宁静的小院里,就会有一股五谷的清香弥撒开来;每天晚上的最后一件事,总是揽柴烧坑,不一会,冰凉的被窝,就会热乎乎、暖烘烘的了。一天天,一年年,炊烟缭绕成...

  • 黑夜爱上了白天,就注定了孤独;太阳爱上了月亮,就注定了孤独;香烟爱上火柴,就注定了孤独;老鼠爱上猫咪,就注定了孤独;狼爱上羊,就注定孤独;我爱上你,就注定了孤独墨色的黑夜,我把思念寄托给窗外鹅毛般飘飞的大雪,瓣瓣如花般轻盈的花朵,记载着我...

  • 总在想,是否走过了一段岁月,就丢失了一段青春,就遗忘了很多人。在昭华渐退的光影里,浸泡在晚霞的清韵中,沏一杯清茶,披一件青衫,执一支瘦笔,用轻柔的节律点扣在记忆的门扉之上。那些遗失的岁月被淡淡的墨香侵染,轻轻地沾抹进了青春册。时光来不及点...

  • 由两幅画勾起的记忆 落日余晖洒满了山间回家的小道上,映照着两个不大不小的丫头的背影,好似一副旧日时光的画。 一个个头小一点的丫头,一手提着一个便利袋,一手挽着另一个丫头的手臂;另一个丫头个头高一点,背着一个书包。她们是在同一所中学念初三的同...

  • 直到临近而立之年,才忽然发觉自己竟如此害怕渐渐老去,懵懂走过30载光阴,回首间不过是白驹过隙,惊鸿一刹。当青春走到荒芜,盘点枝桠满树般的遭际,能聊以将成长作记的究竟又会是什么?倘若真的拾荒以盈,还能否觐见滚滚红尘中那一页朱砂满心的拾荒书,于...

  • 半年前的一天,娇对我说,你可能要来县城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分手20多年了,再也没有相见,从心底说真的好想你,但我没敢直接对娇说。因为大男人也有腼腆的时候,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欢直白。不敢大胆表达,也许是我一生的弱点。 快两点的时候,娇来了,你紧...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