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榜日,一个令考生们提心吊胆的日子,学子们正视单,有人欢笑有人愁。金榜落款,我们能够碰杯欢庆,名列前茅,却不行屁滚尿流。由于我们正在生长,除了具有各种胜利、声誉和吃苦,还享有失败的。紧张的是要晓得,脚下的有万万条,上人生永不言败。每条都是人走出来的,留在地球上最壮观的是,最难消逝的也是,当我...

  • 和忧虑。当不顺心的事经常环绕着我们的时分,我们该如何面对呢?“随缘自适,懊恼即去”。其实,随缘是一种进取,是智者的行为,愚者的借口。何为随?随不是跟随,是顺其自然,不,不躁进,不过度,不;随不是随意,是把握,不悲观,不呆板,不慌乱,不忘形;随是一种达观,是一种潇洒,是何为缘?皆有相遇、相随、...

  • 走了这么长时间,仍没有走出沙漠,他头一次觉得是自己失误了。为了多赚些钱,带着一七八个人的驼队跑一趟货。谁知这么多年的经验恰恰毁在这,这一次遇上了沙尘暴,除了自己和眼前这头骆驼,其他人都已经不见踪影,就连自己,也是迷了。头上就是的太阳,他骑在骆驼上,意识都被晒的有些模糊。这头骆驼是一直跟着他拉...

  • 兔妈妈要出远门,临走时对兔小白和兔小黑说,为了你大叔淮阴猎狗家族,我要出远门去了,只要我还在一天就不会让兔死狗烹的历史悲剧重演。我最不省心的就是你们这俩祸蛋子,千万别给我惹祸,另外,这一片儿大灰狼比较多,别乱跑。开门暗号:小兔乖乖,把门开开,妈妈要进来。兔小白和兔小黑不耐烦的嘟囔着知道了知道...

  • 我是一个被压在石头下的种子,石头的阴影着我,我一直在中沉睡,的压力使我不想再去生长,直到有那么一天,一束光斜射到了我的身上,我觉得很热,长期在阴冷中生活的我很不开心,以至于想将这光消灭。多年来从没放开眼睛的我,于是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我顿时惊呆了--以我为中心的地方有那么一束微弱的光,包围了我...

  • 从前,有一个商人,做着不大不小、不温不火的生意。到了年末,总会有些盈余。商人生活简朴,不喜骄奢,总是将余钱存起来。衣服的料子是最上乘的,柔软,强韧,衣面上绣着繁复的花纹,针脚极密实,饶是他一个外行人,也晓得那刻着不止一种针法的轨迹。商人不懂,然而莫名地欢喜。他有时也穿着它出去应酬,小心翼...

  • ,发生在我们的周围,这个故事的主角可能是你,是他,或许是我。当我认真听他人讲述廉政故事的时候,而这样的故事也发生在了我的身上。那是去年的一个小故事。当时正值秋天,安阳的天气好不凉爽。我是管资金的,工作的繁忙和压力之余,也少不了和外部单位打交道,每日都在这么充实的工作中度过,生活过的倒也平静和...

  • 老牛夫妇晚年得子,取名阿牛。对于阿牛,老两口宝贝的不行。只要阿牛说一,就绝不会有二。因此阿牛或多或少有点唯我独尊的毛病。但在老牛两口子眼里,这都是可爱。因为这是他们好久才有的儿子,这是他们的宝贝,只要宝贝想,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要想办法摘下来。小时候的阿牛倒是很乖。牛爸每天下班回家最高兴的事就...

  • “老板,我的电脑又坏了,你给看看,我急着用!”一个胖子气呼呼地说道,几天前他才刚刚来过这里。老板把弄了一下机器,语重心长地跟胖子,“我都跟你说过了,你的电脑太老了,肯定毛病不断,这不,刚帮你弄好显示器的电源才几天啊,显示器的主板又坏了……”老板边说手也没闲着,三两下就把机器拆开了。一股焦...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三个小矮人,她们是三个可爱的小女生,她们幸福地生活在一座小森林里。这个小森林不够大,却足够包容她们的梦想与心愿。在此之前她们一直很幸福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直到,有一天…“海伦姐,”最小的小矮人吉尼歪着小嘴,手里还舍不得放下她的维尼拼图。“什么事,小吉尼?”海伦正忙着切菜所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