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风鼓鼓地吹着,仍不住地打颤,突然想起给母亲打个电话。大人们总是怕儿女穿得太少,吃得不饱,听着电话里母亲熟悉的声音,鼻子竟然酸酸的。“妈妈,现在的你,真好。” 母亲是六十年代的人,在那个缺钱缺粮的年代,作为家中长女的她不得...

  • 轻推屋门,一只脚尚未踏出,湿润的空气便迎面而来,甜甜的,凉凉的,不知不觉中,你早已站在了混有泥土和青草清新的芳香中,舒展开两只手臂,贪婪地仰头,想要拥抱整个世界又想融入其中,但是广袤的镶嵌着白云的蓝天让你思绪全无。 阳光肆意地挥洒在所有它力...

  • 阳光透过树荫,洒下你的身影。可是,你知道吗?你的身影既陌生又那么熟悉,我已不知道怎样来读懂你,了解你了。你已经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俯首,沉思,把你的身影慢慢拼凑,还依稀能见到那个高傲、自信、活泼的你,那个桃花烂漫般笑容的你,那个天不怕...

  • 心里突然冒出一种厌倦的情绪,觉得自己很累很累。生活漂泊不定,得不到真正的关心,所以即使再害怕也要逞强的说自己可以,不愿和任何人诉说。 常常在回忆里挣扎,发现有很多过去无法释怀。我看不到自己未来的样子,面对未来,迷茫得不知所措,有时候很想放纵...

  • 有人说:结缘文字,清欢渐远,浅笑安然。有人说:所谓中文人,就是那个路旁的野菊花让能他怦然心跳的人。每当听到这样的话,心里就像开满了花,有阳光一泻千里。也许,文学正是我心之所向的田园,我注定要去涉足;文字正是那田园中淡雅的小花,我注定与之相遇...

  • (一)每个人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从幼稚园开始,手工制作的课堂就是滋生我自卑情绪的土壤。 别人翻飞的指尖下,小猫小狗栩栩如生、跃跃欲试,而我却躲在角落里跟制作材料打架,使出的劲儿能牵回九牛二虎,就是不能把它们摆平无数次伤心地问妈妈为什么,妈妈的回...

  • 十多年前6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受了一项特殊的使命,厂长安排我出差大西北,前往某市环保监测站,调换一批有故障的大气悬浮微粒采样仪上出故障的100w高速马达。 因对方电话催得紧,厂部连火车票都已托上海站的朋友买好,为我前去火车站的厂长坐驾,也已加满汽...

  • 今天是我的生日,感谢好友送我的礼物。五十八年风雨历程,我已感到自己的老。想起了曹操的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值得高兴的是,自从与中国文字缘相识,撩拨起了自己青年时期的梦想,激发了自己的创作热情,先是打开了那一本本尘封已...

  • 晚上,要关电脑了。最后一项写电子日记。打完日期才发现,今天是“五四”青年节。这个因“五四”运动获名的节日,近年越来越寂寞了。少时,每当这个日子,孩子们都会在期待的喜悦中,兴奋得夤夜难眠。届时他们会带着对烈士“崇敬”,秉承着大自然气息,享受...

  • 最近几天,上下班的路上,一直绕行一段正在拆迁修路的地段。因为正在施工,所以路很难走,而且还得注意安全。但是为了在记忆里留下(或者说拾起)曾经的经历。我还是走了数日,直至那三十多年前的痕迹完全被施工机械从世间抹去! 这段路曾经是一个非常冷僻的...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