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若是只如初见时,又何必因秋风而丢弃曾不离手的画扇?初见时的懵懂,当时只当是霎时的一树花开,迷离了双眼,便执手三生石畔、彼岸花旁,真挚地许下诺言,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即便是山无棱,天地合,也不与君绝。只愿待君金榜题名时,执我人生若是只如初见时,又何必因秋风而丢弃曾不离手的...

  • 文/雨夜情深 流年过沧海,终究是一段漫长的。中,那些走过的相遇。那些历过的曾经,那些埋过的岁月。那些散场的过客,终究曾经一流年过沧海,终究是一段漫长的。中,那些走过的相遇。那些历过的曾经,那些埋过的岁月。那些散场的过客,终究曾经一场。渐渐地消失在流年的上,最后一曲终别成为天涯过客。无影...

  • 与真与假 我看见你的芳容 与醒与梦 我惦记着你的爱恋 犹如种植边夜晚的灯 点亮的 一瞬间的暖流 闪光在孤寂的时光里 晴天雨天雪夜 还有坠落的闪电 记得吗? 拎起来的 仅有的五发子弹 在每一次扳机压抑的的一刹那 不等不思不恋也不问 做尽情的挥洒自如(本文由中华美文网收集整理,如果不小心了...

  • 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 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宋·贺铸·《鹧鸪天·半死桐》 一个人,于的一隅端坐,看晴空爽朗,听和风吹彻,于别人的故事里鲜衣怒马,在自里鲜衣怒马,在自己的世界里颠沛。不知道这是第几...

  • 独自漫步在这孤寂的夜,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过。也许他也有个家,他是应该有个家的,可谁知道呐?人们只知道他不过是一个过客,一个旅人。黎明,他离开了这个的城市,向着那遥远、荒芜、寒冷的地方,人们称之曰淡忘园 日月交替,四季,不独自漫步在这孤寂的夜,好像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过...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素什锦年,稍纵即逝。青春年华,似沙漏般,弹指间,流在昨天。苦涩与喜悦,都不再去回忆,依然埋在时光的烟尘里。只知青丝变白发,之中,注定青春与那寂寞有染。错落年华,一生。不知所却,望断天涯。搁浅一年之内的漫长往事,亦或喜亦或悲,一个人总算跌跌撞撞走完。年岁末,听完一场时光的浅...

  • 杨柳醉清风,烟花舞朦胧。江南,是我意境中最美的一方。提起水乡,我便会想到江南。江南离不开水,离不开水的浸泡,就像水墨画,离不开水的润滑。所以意境中的江南总是湿湿的,滴着水珠,冒着烟雾。倘若置身其中,一不留神,便会被其黏住。东方苏杭,天堂。所有的一切都美得让我神往。拨开江南浓雾飘渺的纱曼,走进...

  • 人生像站在天平上,平衡的时候少失衡的时候多。人生像一条船,世界像大海,自身开船选好水流和风向;人生像一条小溪,离不开溪水,又逃不过水下布满的礁石;人生像一条,看起来很长,走到终点时发现原来很短。人生像一盒火柴,严禁使用是愚蠢的,胡乱使用是的;人生犹如一本书,愚蠢者草草翻过,聪明人细细阅读。为...

  • [size=3] 撞在江南小巷,细雪乱飞舞,纯白覆盖竹林里你我曾走过的。音乐变得深静,天色拉了帷幕,只是心花刚零落。目视深灰的天,忽然间有种雪落心间的错觉。我忍住眼角即落的泪,不让它再次划破我的脸颊。[/size] [size=3]颜色染上了浓云,冬末的冷静我无法再忍,关上门把音乐开大,找不到快...

  • [size=3]从生活这个角度来讲,人分为两种,一种就是乐观,而另一种就是悲观。 [/size][size=3]乐观,当然多数人会觉得这是一个褒义词,谁都知道,不管遇上多大的挫折和不幸,都应该保持这种积极向上,乐观的。而相对于乐观的悲观,从个人的角度去理解,这当然是一个贬义词。乐观者就算错过...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