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入侧门的时候,势必要经过篮球...

  • 男人将女人娶回家的时候,女人已经疯了,且疯得不省人事。 夜静更深,来参加婚宴的亲友已渐次散去。他慢慢走向坐在灯影中的她。一片喜庆的大红里,身着大红嫁衣的女人,忽然咯咯地笑了:大哥,人家都回家去睡觉了,你咋还不走呢?看着女人一脸婴儿似的纯真与...

  • 我曾用心地来爱着你,为何感觉不到你?无数次在梦里与你相遇. 这一段感情就这么没有了吗?难道真的是一场游戏一场梦?从梦里醒来,咸涩的泪水一次次浸漫上我的眼,我一遍遍问自己,想起曾经的一切刻骨的痛是那么锥心刺肺,你能触摸到吗?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 是什么...

  • 我与鸿从读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读同一所中学、高中也就罢了,后来我们居然还考进了同一所大学。再后来,我就成了他的女朋友。没有过多纷繁复杂的追求与被追求的情节,一切似乎是自然而然地发生。说起来,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水到渠成吧。 鸿说,他可能会去...

  • 那年,她大学毕业到报社做一名小编辑。 她不大爱说话,一个人静静地编稿,或静静地看英语书。同事们知道她在准备复习考研,还知道她会间隔着收到北京一所大学的来信。 信是一个男生的。她在拆信时会流露出一点无法掩饰的热切,几页纸,却看得忽悲忽喜。 这一...

  • 有一对恋人,曾经很相爱。 结婚以后,因为年轻彼此不知道怎么沟通,且因为双方家长的挑剔,两人平素一直很沉默,待矛盾激化的时候,两人不知为什么竟吵闹了数次。有一次,一直疼爱女人的男人居然动手打了女人,虽然只是一刹那,女人一句话也没说两人遂淡了心...

  • 忘记有多久没有写日记,感觉该亲近的人和事都开始离我越来越远,比如网络,比如现实,比如文字,比如我爱的人。 这个夜,静的有些可怕。安静的听着一些不熟悉的音乐,安静的翻看着你从前为我写的每字每句,才发现自三月,我们相爱后,你为我写下如此多的深情...

  • 6年前,她在一家电台主持夜间热线节目,节目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相约到黎明。那时,她只有23岁,年轻漂亮,青春逼人。每天清晨,她从电台的石阶上走下来,然后就在28路车的站台上等车。 很多次他和她都在这里相遇。那年,他刚刚来到这个城市,他是她忠实的听...

  • 无边的寂寞与空虚又弥慢在空旷的屋子。 大学毕业,我对去大西北支边的杨毅说我会等你三年,如今两年半过去了。在这个日益浮燥的尘世间,我知道自己的坚守与等待也有一些无奈,有一些焦急,然而,我都一天天走过来了,我全部身心的爱,我的思念,都完整地守候...

  • 一个人就算有再多缺点,可能处处忍让你,陪你到最后,那就是重点。 因为陪伴与懂得,比爱情更加重要。一生中会有很多段爱情,陪你走到最后的,始终只有一个人,找一个愿意忍受你的人,一起走到最后。爱情就是相互忍,彼此真,过一生。我在位置有些时候,爱情...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