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一早上杨帆和徐明丽俩人一起走了,荣荣站在凉台上的窗子边,看着他们俩远走的背影,荣荣有一种凄凉的感觉,说句心里话,也许徐明丽真的适合杨帆,自己做一个好医生好大夫,绝对不算一个好妻子,作为一名职业医生,因为她的心时刻在病人身上,回到家里在女...

  • 这个故事,对现代人来说,大多数不会相信,可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相信你看过之后,还会讲给别人听的。不信,你就慢慢的往下看好了。 任有志是个在人市上打零工的打工仔。他原先是个瓦工,贴砖,粉刷这些建筑上的活儿样样都能干。可为啥偏偏爱在人市上去打...

  • 一个年轻人在沙滩上散步,突然被一阵吵架声吸引,心生好奇,顿足观看。一对恋爱中的男女吵得难解难分,吵着吵着女孩突然哭着向大海跑去,男孩被吓坏了紧跟在她的身后,一把把她拉进怀里。就这样俩人又哭又笑,最终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年轻人看的惊心动魄,惊...

  • 夜渐深,眼前把酒当歌的画面虽然很美,其实忘不掉的才最可贵。这一杯酒只盛酒杯,灯光闪烁我心里醉,真心随着酒杯慢慢的下嘴,等待着下一刻的粉碎。爱不是你眼中的那一丝妩媚,只可以给我短暂的安慰,如果这感情不堪太追求真味,我情愿痛快的沉醉。 我不停地...

  • 总以为,爱情是一场注定的偶遇。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在无垠的时间之道上,我们迎面而来。只是一个眼神,原来是你。不管过去,从此经历繁华或荒芜。 于是,苦苦追寻,祈求上苍的怜悯。 有时,脆弱的不堪一击,换一刻,强硬的不着痕迹。走在人群里,心却孤...

  • 单车的车轮碾压过水泥路面,我感受到一种坚实、冰冷的陌生。单车的脚蹬子掉了一半,它是我上学时的伙伴,锈迹斑驳的梁架擦拭不出原来的模样。骑行过村庄的每一条马路,每一片土地,每一棵树木,我的泪水如潮水涌来,淹没流浪的思恋。我的村庄,我的家,我灵...

  • 行走世间,独行久了,便学会不依靠别人,因为没有可以依靠。我以为那叫做独立,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名词叫做孤单。薄弱的身影与月光起舞,娇弱的影子显得格外冰冷,这是孤独。以为一个人活得好,就足够。却没想过身边的人需要心灵的交涉,我以为那叫往来,却...

  • 往事如烟,萦绕在我的身边。依稀能听见那天籁般的声音温柔的声音,一切都像昨日才发生的,那么的清晰而又深刻。 当初我一直以为自己配不上你,不配站在你的身边,你如日间的太阳,散发的光芒永远都那么的耀眼令人自惭形秽。而我则是黑夜中一棵被独立的小草,...

  • 不知这是今冬第几雪,银白铺在玻璃上,灰暗无天日。 一杯冷水,喝进胃里,流经十二指肠掉入胃里,变暖。 我还在思索你的脸,呵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幻化成了难以言喻的形状。冷的天气,总是有太多顾虑。 我和你像两江水,中间的海峡是世间不理睬的物是人非。我们...

  • 最近宅家闲来无事,一直在看就90年代的港片,不知道为何,总是觉得90年代前后的港片,缱绻温暖,质朴动人,是让人着实的喜欢的。 你想起那年在阿根廷,何宝荣对黎耀辉说,不如我们由头来过;再到半生缘的小酒馆里,顾蔓桢对沈世钧说,我们回不去了;再到玻璃...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