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回千百度,寻找你又在何处。在梦魇的深处我多希望你我相遇在梦里的最深处。我曾几何时在游走在繁华的灯红酒绿的街道,只为与你有一次不经意的相遇,从那时起,我开始学着,不曾习惯的习惯会习惯,只为与你相遇一...

  • 他叫登宇,开着一家杂货店,是杂货店的老板;她叫望月,开着一家粮油店,是粮油店的老板娘。两个商店之间间隔三尺宽。 登宇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妻子带孩子在县城读书,今年四十多岁;望月带十岁的儿子读书、做生意,丈夫在外地打工,今年三十多岁。 早上他在...

  • 其实,人生本就是一条单行线,经不起挥霍,我们只能珍惜,因为一旦走过,将不会重来。亲爱的,如今我们心相印,爱相随,今生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 五月未央,正值夏花灿烂之际,天空虽然常是万里无云,气候却仍春寒料峭,且时不时飘起小雨。这样的时节里,却是难得遇着一个如今日般灿烂的天气,临于窗前,看微风拂过浓绿的枝头,看阳光懒懒的伏在窗棱上,沉浸于如此柔和的光阴里,连心眉间都是春暖花开。...

  • 那年,她刚刚25岁,鲜活水嫩的青春衬着,人如绽放在水中的白莲花。唯一的不足是个子太矮,穿上高跟鞋也不过一米五多点儿,却心高气傲地非要嫁个条件好的。是相亲认识的他,一米八的个头,魁梧挺拔,剑眉朗目,她第一眼便喜欢上了。隔着一张桌子坐着,却低着...

  • 谁从谁的生命走过,惊艳了谁的时光,碾碎了谁的思量柔肠,难以慰藉;谁从谁的眼际划过,迷醉了谁的前生,空寂了谁的今生痴情,枯守一生;谁从谁的梦里掠过,唤醒了谁的孤寂,溅起了谁的心湖碧波,久久不息;谁从谁的视野消逝,填充了谁的记忆,勾起了谁的惆...

  • 喜欢,可以淡淡的,让你感觉不到这份情感的存在;喜欢,可以默默地,只是悄悄地关注你的一言一行;喜欢,可以静静地,就像捧着珍宝,生怕受到一点点的损伤。...

  •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绿酒初尝人易醉,一枕窗浓睡。 紫薇朱槿花残,斜阳却照阑干。双燕欲归时节,银屏昨夜微寒。 ——文/笑红尘 偌大的校园里,没有了当初的青春洋溢,而是被简约岑寂所笼罩。惟剩下小部分没有返家抑或没有出游的学子,静默一隅。独自缓步...

  • 曾经以为,心,已经静如止水;爱,已经落尽光华。我把所有的伤藏在心里,是为了不让别人看见我的哀愁。我认为,爱了,伤了,一次就够了。我是一个已不愿意相信爱情的女孩子,所以只有远离,这样才可以减少伤痛。 我带着自己对爱情的偏执遇见你。看见你精致秀...

  • 大学毕业时,女孩子对男孩子说:我要去北京,北京的中关村有中国硅谷之称,那里机遇多,以后容易发达。男孩子说:那我就回四川老家,那里是天府之国,美女多,以后你发达了不要我,我容易再找。女孩子的小拳头在男孩子厚实的胸前轻敲,嘟起了小嘴儿,说你就...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