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一体双魂
    倒不是他千方百计的防备雷渊,而是他不愿意看到昔日的兄弟姐妹大打出手,在这个世上,他们五人是最亲密的关系,为何一定要闹得你死我活不可呢?

     “醒悟?我又没做错,为什么要醒悟?”雷渊冷着脸道。

     朱炎神情复杂的看着雷渊,“你当真觉得自己没错?”

     “不要再说了!”雷渊不耐烦的打断朱炎的话,“我永远也不会再把她当姐姐!”

     朱炎看着雷渊转身离开的背影,咽下了到达嘴巴的话。

     ——其实九凤也未必还把你当妹妹……

     九凤和雷渊之间的矛盾,他再怎么从中缓和,也是没用的。

     叹了口气,朱炎回到自己的住处,只多分了点注意力在雷渊那边,免得雷渊去找九凤的麻烦。

     九凤刚刚炼化完昊天塔,也不知会不会有什么意外,雷渊对九凤……唉,雷渊虽然已经知道当年是天道故意引诱她犯错,却因为那份感情陷得太深,当年真相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雷渊她当年动的感情是真的,这些年来支撑着她的也是对九凤的恨,她不能放下,放下了,她就再也撑不下去了。

     因为已经发生过的,到底是不能一笑而过。

     朱炎等人在大雪山等了三天,才等到姗姗来迟的姬曼和谢钰。

     当姬曼在大雪山看见水若和瑶华时,脸上并无意外的表情,倒是谢钰惊讶了一下,很快就敛去了惊讶的情绪,默默的跟在姬曼身后,当做没见到除了朱炎之外的三人。

     “吾王。”朱炎率先上前见礼。

     姬曼摆摆手,“不用多礼,我要带钰儿进大雪山底,你们守在魔界封印出口,不要让魔族跑出来捣乱。”

     “是!”除雷渊不情不愿之外,瑶华和水若都跟着朱炎应是。

     吩咐完这些,姬曼回头看了谢钰一眼,眼神示意她准备好没有。

     谢钰见姬曼如此,心中微暖,冲姬曼笑了笑,表示自己不要紧。

     见谢钰跟姬曼如此默契,雷渊心中虽然痛苦不甘,却也知道自己从始至终就失去了机会。

     黯然的垂下头,她不禁想,自己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在她们眼里,是不是都是如小丑一般哗众取宠?

     呵呵,大概就是把她当成小丑吧。

     以前把她当小丑,现在视她如无物,她是不是早就该放弃这段没有结果的感情?

     姬曼并不知道雷渊在想什么,她逮着谢钰直接去大雪山底部,身后的朱炎、水若和瑶华面面相觑,完了都看向他们几人中年纪最小的雷渊。

     果见雷渊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她们也知道雷渊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如何呢?

     如爱情这般的感情,若能插足第三人,那也就不叫爱情了。

     至始至终,雷渊都不该插足进去,如今只剩自己痛苦,又是何苦来的呢?

     “雷渊刚才的表情很不好,她会不会捣乱?”对雷渊以往的行为印象深刻,谢钰略有些担心。

     姬曼淡笑道,“如今她捣不捣乱都对我毫无妨碍,你不必担心她会影响我们。”

     见姬曼如此自信,谢钰也放心了许多。

     姬曼这么自信的原因,都源自昊天塔,昊天塔已经完全炼化完毕,她已经成功晋升混沌之主,成为此界的主人。

     雷渊是此界神灵,就属她管辖,雷渊若有反心,她可以直接收取雷渊的神力。

     也就是说让雷渊成为普通人,生老病死。

     当然,就算是看在往日的情分,再看在雷渊都是为了七曜,她也不会做绝。

     只希望雷渊不要一再作死,挑战她的底线。

     大雪山的底部是空的,当年是她以神力凿空了大雪山底部,布下封魔阵,将七曜的身躯和头颅封印在此。

     如今,却又是她,要解开这封印。

     跟着姬曼来到地底,就见一把长剑贯穿一女子的胸膛,这名女子那颗头颅……看上去就跟照镜子一样,这一幕太刺谢钰的眼睛。

     她忽然有一种自己被贯穿了心脏的感觉,痛不可遏。

     连连后退了几步,谢钰捂着心口,不敢再看。

     她知道,那就是七曜的身体。

     被分尸的身体!

     “钰儿?”姬曼一直注意着谢钰的反应,发现谢钰不适,立刻就转过身来,“若是觉得不舒服,就不要看。”

     七曜跟谢钰……确实长得相差无几。

     不,其实她们,原本就是灵魂同源的一个人。

     谢钰喘了口气,白着脸道,“我,就是觉得突然很不舒服,我没事的,你继续吧……”

     那一刹那的心悸,谢钰险些没挺住。

     到底是为什么,她也说不上来,只有浓浓的绝望和悲戚……

     见谢钰很不舒服的样子,姬曼实在没有办法,她急着让七曜的神魂跟谢钰的灵魂分开。

     吸了口气,她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好。”

     解封比封印要快多了,而且这还是她当年下的封印,近万年过去,封印其实已经松动了许多,解开封印对现在的她来说简直不要更容易。

     姬曼并未发现谢钰的异常,她说完转身就去解封印去了。

     而谢钰却在姬曼转身的刹那缓缓的坐在了地上,脸色白的吓人。

     痛,她的头很痛,疼痛欲裂。

     两只手按着额角死死的皱着眉忍着不发出声音惊扰到姬曼。

     恍惚间,眼前紫金色的光越来越亮,她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脑海里突然飞快的闪现零零碎碎的片段。

     魔族大殿内的‘玄九’讨好七曜的一幕幕,最后记忆一股脑的往她脑子里钻,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记忆却还在接收,淡淡的黑光在她身上一闪一闪。

     玄阴珠从姬曼的袖口里飘出来,无形的力量托着玄阴珠往昏倒的谢钰哪儿飘去,而正在专心致志解封的姬曼并未发现玄阴珠自己飘出去了。

     玄阴珠飘出去后,大雪山地底的空间内黑气渐渐的浓郁起来。

     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镇魔石碑碎裂,被钉在镇魔石碑上的七曜的头颅和躯干飘在半空中,七曜的神魂从玄阴珠里钻出来,吸收着地底的魔气,身体越来越凝实,她最后看了一眼正在接收记忆的谢钰,嘲讽的笑了笑,然后神魂整个人闯进了自己原本的躯体里。

     江南的雷神塔突然冒出紫光,放大的雷神塔突然缩小,飞向大雪山。

     与此同时,极北的水镜湖底、西北的九龙山,还有东部的映月潭底,镇魔石同时粉碎,魔帝七曜的四肢化作黑色的流光眨眼睛消失在天际。

     不多会儿,七曜融合了自己的头颅和躯干,四肢也抵达了大雪山底,七曜控制着魔气,让四肢拼接起来,大雪山底浓郁的魔气引得大雪山山顶宫殿里的四方神灵都眼皮直跳。

     ——这么重的魔气,九凤难道真的复活了魔帝七曜?她疯了吗?

     而这个时候,正准备隔断七曜和谢钰关联的姬曼终于发现了昏迷不醒的谢钰。

     惊得她脸色大变,奔过去将昏迷不醒的谢钰抱在怀里,叫了几声也没有反应后,怒气冲冲的看着七曜,“你到底干了什么?”

     “她在恢复记忆。”七曜变出华美的黑色御袍,缓缓的降落在地上,倒是没有动手,语气也颇为冷淡。

     姬曼却皱着眉,“钰儿跟你只是灵魂同源,又不是你,哪儿来的恢复记忆?”

     “哈哈哈……”七曜突然就大笑了起来,这笑带着几分凄厉,几分嘲弄,“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七曜的表情让姬曼十分不安。

     “九凤啊九凤,枉你活了几万年,竟然也分不出,谢钰就是你喜欢的七曜吗?”七曜冷嘲道。

     姬曼表情有一瞬的怔愣,然后看向仿佛又回到海城那段谢钰梦魇的时间的谢钰,谢钰的脸色惨白,泪不停的从眼角滑落,却没有苏醒的迹象。

     沉默了许久,姬曼隐约想到了什么,声音干涩的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寂灭之地,一开始就孕育了两个神魂,一善一恶,善的是她,恶的是我……”七曜淡淡的道。

     “你胡说!”姬曼脸色难看的道。

     七曜很理解姬曼此刻的心情,无视了姬曼难看的表情,继续道,“我没有胡说,你难道就不疑惑,为什么我前后的变化那么大吗?”

     姬曼没有说话,只盯着自己怀里昏迷的谢钰。

     “当年刚一出世,她的神魂比我强,就占据了主位,控制着这个身体,但她心善,不思进取,渐渐的就被我赶超,控制身体的就成了我。

     可只要你一出现,她就会不停的反抗我。

     你讨好我的时候她伤心,你离开的时候她更伤心,直到我实力足够将她封印在我体内,她整日只能看着你对我说着爱语,直到你亲手杀了我。

     可在她心里,我也是她,她就是我。

     你杀了我等同于杀了她。

     因为她一直被我封印在体内,反倒最后神魔那一战,她的神魂完美的保存下来,被你送走了。

     我本以为我会永远的被镇压,却没想到她又回来了……哈哈哈哈……

     九凤啊九凤,你该不会以为……那个系统真的是为她好吧?我可没听说过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从一开始,谢钰的神魂就跟我不是同源,只不过一体两魂而已。

     那个系统骗了你们,它的目的恐怕不简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