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遍体鳞伤
    “钰儿——”姬曼见谢钰依旧神情恍惚,用力钳住她的肩膀,厉声道,“你必须忘了你刚才听到的一切,否则你会死在雷神塔,明白了吗?”

     谢钰深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不安彷徨,心神稍定,对姬曼勉强一笑,“我明白。”

     见谢钰的笑容勉强,姬曼心知那幻阵到底对谢钰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原想再说些什么,但见谢钰神情飘忽,便知道她现在说什么,谢钰也不一定听得进去,便暂时歇了劝说的心思,想着等个好时机,再一次性解决谢钰的问题。

     姬曼心中叹了口气,掩下心思,转身严阵以待,心中的沉重不减分毫。

     陷入幻阵中的还有她,但她却轻松的从幻阵中出来,但来自异世的谢钰却反倒被幻阵影响得很深,按理说,来自异世的谢钰若非被选定为救世主,否则跟这个世界是没有丝毫联系的,那么幻阵对谢钰来说,应该毫无影响才对。

     她进雷神塔之前也是以防万一,才百般叮嘱,却没料谢钰当真陷入了幻阵,且受影响颇深。

     这不是她预料之内的。

     她把意外都推到魔帝身上,就是想让谢钰走出来,没想到谢钰却完全没听进去。

     莫非,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隐情?

     谢钰被影响,与封印松动是否有关?亦或者……

     姬曼想起这座雷神塔。

     雷神塔乃神族雷神的伴生神器,全然由雷神掌控,虽雷神已经跟随神族迁移,但雷神塔毕竟是雷神之物,完全执行着雷神的指令镇压魔帝的左腿。

     所以,这雷神塔中的幻阵是雷神布置的,与魔帝全然没有丝毫关系。

     魔帝被分尸封印,若此地封印的是头颅和躯干,那么雷神塔哪怕是雷神的神器,也会被影响,但封印在此地的偏偏不是魔帝的头颅和躯干,而是左腿,那么便不可能影响到雷神塔。

     毕竟,魔帝的元神都在躯干和头颅之中。

     既然不是魔帝的缘故,那么就是雷神留下的。

     神族迁移,按理说,为了人族应该会解除雷神塔之中的阵法。

     但实际上,不但雷神塔的阵法未接触,就连一直作为神族传承的国师塔修炼的功法也被动了手脚。

     姬曼思及此,心中明白了什么,眼中怒火燃烧。

     这些神当真是令人作呕!她本以为这些镇压魔帝的神灵,会有些不同,但很显然是她想太多了。

     谢钰只觉浑身冰冷,寒意透骨,这雷神塔让她感觉各种不适。

     她总觉得雷神塔黑暗中有一双带着无尽恶意的目光锁定在她身上,可思及雷神塔此地的特殊,又觉得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钰儿,我们该走了。”

     听到姬曼的声音,谢钰有些慌乱的情绪稳定了一些,忙跟上姬曼,走了一段路之后,她发觉与姬曼靠的越近,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便削弱了很多。

     这样一来,谢钰就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在姬曼身上。

     姬曼自然感觉到谢钰的有意靠近,她没有做出什么抗拒的反应,随谢钰怎么折腾也没说什么,只目光四下流转,勘查雷神塔内部的结构。

     《封魔法典》有记载雷神塔这件神器。

     雷神塔从外部看,一共有九层,实则那九层高塔是为迷惑敌人所用,外部看的那九层高塔,实则只是第一层,真正的楼层只有进入雷神塔才能亲身体会。

     雷神塔共有三层,进雷神塔便是第一层,第一层布置幻杀阵,如有心智不坚者,在这第一层就会被幻杀阵击毙。

     要进入第二层,则要找到第一层通往第二层的青铜门,青铜门上镌刻了封魔符文以及雷神神纹,要打开通往第二层的青铜门,需特定的咒文才能打开,第二层布置了迷阵,若有一人以上者进入其中,不论实力多强,都会被迷阵分散,迷阵之中有守阵神仆,实力不济则会被击杀当场,能抵达第二层通往第三层的青铜门,也只有心志坚定实力超群者才能做到。

     要进入第三层,同样需要特定的咒文打开青铜门,而第三层没有布置任何阵法,雷神塔第三层有个别称,问心路。进入第三层者,若心有执念,便会被扩大执念,永生被禁锢第三层直到寿命耗尽。

     过这三层,便能直接通过传送阵到达镇魔石之地。

     脑中思索着如何找到通往第二层的青铜门,手却被一只冰凉的小手握住,心神恍惚了一瞬,姬曼回头看着谢钰,“钰儿怎么了?”

     谢钰犹豫再三,迟疑道,“齐光有没有感觉这雷神塔中有其他人在盯着我们?”

     “这不可能!”姬曼立刻道,说完便觉得自己语气太生硬急切了些,忙解释道,“雷神塔此地特殊,自从神族迁移,便无人进入其中,怎么可能有人留下?”若是第二层,还可以说是神仆,但第一层却绝不可能。

     谢钰想了想,觉得也是,可她还是觉得有人在盯着她。

     “钰儿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解释完后,姬曼方觉不对,谢钰不是无的放矢的那种人,回说出这种话,绝不可能是因为说话不过脑子,何况谢钰也曾看过《封魔法典》,以谢钰的聪慧,明知会来雷神塔,不可能会忘记雷神塔相关的消息,既然不会忘记没道理会不知道这第一层是不可能有人存在的,即使如此,谢钰为什么还要明知故问?

     谢钰听到姬曼的问题,愈发犹豫,她说了姬曼会相信吗?还是会觉得她是被幻阵所影响?

     姬曼转身看着谢钰,“钰儿,告诉我。”

     “我……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谢钰犹豫再三,还是说了。

     姬曼闻言神情微凝,倒没有再说什么不可能的话,沉默了一会儿,道,“不论有没有人,你只当没有便是,雷神塔危机四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若真有人,躲在暗处不出来目的为何?

     谢钰听了姬曼的话,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片刻后缓缓点头。

     两人达成共识,姬曼牵着谢钰的手,道,“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不会有事的,我们都会活着离开雷神塔。”

     谢钰忐忑不安的情绪稍定,对姬曼微微一笑,“嗯。”

     姬曼回身,借着塔壁上夜明珠的光,看见前方有两条狭窄的走廊,显而易见,这其中只有一条走廊通往青铜门,而另一条走廊绝对九死一生。

     站在分叉口,谢钰见姬曼久久不语,以为姬曼正在犹豫选择哪一条路。

     “不如我们分头走?”谢钰道。

     闻言,姬曼脸色一黑,想都没想就否决了,“不行!”

     见姬曼脸色不对,谢钰顺势闭嘴了。

     姬曼话音落了方觉不对,忙对谢钰道,“这两条走廊只有一条通往青铜门,另一条任谁进去都是九死一生,分开走太过冒险,不可行。”

     谢钰原也没将姬曼的冷硬否决放在心上,但听到姬曼特意解释,依旧心里暖暖的。

     看了看两条走廊,谢钰道,“既如此,我们走哪条?”

     若两人都走了去青铜门的走廊便罢,若都走错了,那两人怕是得死在雷神塔。

     姬曼松开牵着谢钰的手,双手结手诀,不停掐换,口中念念有词,谢钰却听不懂是什么咒文,片刻后,姬曼手中飘出一个光团,钻进左边的走廊。

     见状,姬曼心弦一松,“还好这个法术能用,走吧,我们进去,这条路是通往青铜门的。”

     谢钰的手再次被姬曼牵住,然后被拖着走进左边的走廊。

     走廊两侧被夜明珠砌满,整条通道都弥漫着莹莹的白光,虽不至外间的阳光明亮,但看清路却是没什么问题。

     两人往走廊深处前行,塔中分不清时间,走了不知多久方到尽头,站在走廊出口,走廊下有台阶直通下面的圆形石台,青铜门在地面上,站在走廊出口,也能看到青铜门上的符文闪着紫光。

     青铜门上的紫光与魔力的紫光略有不同,代表魔力的紫光隐带黑色,而青铜门上的紫光却带着一条条白色闪电,这代表着上面覆着雷神神纹。

     找到了青铜门,谢钰跟姬曼暂且松了口气,盘坐在走廊尽头的出口处休息片刻,然后拿了干粮果腹,方才走下台阶,上了那圆形石台,姬曼站在青铜门边缘,双手放置胸前掐换手诀,手中白光亮起没入青铜门上的符文与神纹,青铜门上的符文跟神纹愈发闪亮,片刻后姬曼收回手,拉着谢钰几步退下圆台。

     青铜门打开的声音震耳欲聋,整个地面都开始震荡,谢钰没站稳跌进了姬曼怀里,被姬曼顺势抱住。

     原想站直,但是地面摇晃个不停,她根本不能站立,倒是姬曼站的稳稳当当,不见被影响丝毫。

     闻着姬曼身上清淡的馨香,谢钰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脸热,燥的不行。

     晃了晃神,便想,定是因为自己没站稳,姬曼却站稳了,她才会觉得羞耻。

     片刻后,恍若地动的震荡结束,谢钰忙脱离姬曼的怀抱站稳了,脸颊绯红的道,“让齐光费心了。”

     姬曼看了谢钰一眼,心里觉得怀里空空的,刚才抱着人的感觉太好,人突然没了,便觉得有些莫名不适,抿抿唇,道,“无碍。钰儿可是受惊了?”

     谢钰摇头,“不曾,只是没站稳罢了,青铜门可是已经开了?”

     被谢钰这一问,姬曼才想到现在不是说闲话的时候,忙拉着谢钰重新走上石台,青铜门已经打开,一条通往地下的阶梯出现在青铜门下。

     那台阶一片银白,莹白的光照亮整个阶梯。

     “钰儿,你记住,这第二层是迷阵,有守阵神仆,我们下去之后便会被强行分开,你要多加注意自身安危,若遇见守阵神仆,你便直接用你昨夜使得那套剑法,我观那剑法不似寻常,应对守阵神仆或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你且记住,万不能轻忽,否则一着不慎,死无葬身之地。”姬曼原准备立刻下去,突然又顿住,回头对谢钰严肃的道。

     谢钰虽看过《封魔法典》,但之前第一层的前车之鉴,让她不得不打起精神再提醒谢钰一回,这丫头平时看着格外精明谨慎,但有时候却又格外迷糊,容易受伤,真是不让人省心。

     闻言,谢钰方知自己被姬曼担心了,很想说她没那么不靠谱,但有着第一层被幻阵迷惑的前例,她那话说出来也没什么底气,便默默地点头应了。

     姬曼虽还是不放心,却也没什么法子,如今已经到了这一步,没有回头的机会。

     牵着谢钰踏着银白的阶梯一路往下,不消片刻,姬曼与谢钰便同时觉得两人牵着的手一空。

     姬曼心中一惊,下一刻眼前一黑,被传送到迷宫之中,四下扫了一眼,只觉得两边走道都是一模一样,便施了法术,轻而易举选对了方向往前走,只是心中难免担忧谢钰。

     之前谢钰说觉得有人在盯着她,其实姬曼是相信的,虽然她没有这种感觉,但她却莫名相信谢钰的判断。

     姬曼转了几个弯,终于遇上了守阵神仆,她抽出随身携带的法杖,与神仆交起手来,虽神仆给她带来了一些压力,姬曼却觉得自己并非不能战胜神仆,下手便愈发快速狠辣,不消一刻的功夫神仆便化作青烟消失。

     姬曼继续往前走,又碰到几回神仆,她发现每次碰到守阵神仆,这些神仆的力量就会依次递增,不曾闯过雷神塔迷阵的她渐渐开始觉得吃力,愈发担心谢钰的安危。

     而谢钰则被强行隔开后,被传送到与姬曼完全相对的那边,她不会姬曼那辨认方向的法术,只能随便选了一条路走,才走出去十几步,便遇上了守阵神仆,她从随身背包里拿出碧霄剑,施展两仪剑法与守阵神仆过招。

     她找到机会挥剑看向神仆的手臂,就见守阵神仆的手臂轻而易举的被砍掉,那守阵神仆似没有五感般,毫无所觉的继续对谢钰出手,谢钰与其交手片刻,被打了一掌,受了点轻伤,寻到机会一剑砍掉了守阵神仆的头颅,下一刻守阵神仆便化作青烟消失。

     谢钰继续往前走,又遇到了几次守阵神仆,但显然她遇到守阵神仆的几率比姬曼高得多,这些神仆的实力递增也远比姬曼那边强上一倍。

     第三次谢钰对上这些守阵神仆,身上便开始受伤,且这些伤她根本没时间调理。

     等到第五次击杀遇见的守阵神仆,谢钰也发现,这个神仆比她初次撞到的守阵神仆强了十六倍。

     如果用级别来比喻,她遇到的第一个守阵神仆只有一级,第二个守阵神仆实力翻一番,就是二级;第三个守阵神仆比第二个守阵神仆的实力翻一番,就是四级;以此类推,她遇到的第五个守阵神仆是十六级,整整比她第一个遇到的守阵神仆强了十六倍。也就是说,她遇到的下一个守阵神仆,比第一个守阵神仆强三十二倍。

     谢钰喘着气单膝跪在地上,右手持剑剑尖抵在地上,勉强支撑着不倒下去。

     她一身月白色的长袍已经被鲜血浸透,被撕破的衣袍露出可怖的伤口,有些伤已经能看见森森白骨。

     谢钰觉得她今天恐怕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她虽然击杀了第五个守阵神仆的,但她自己也已经是强弩之末,连站起来都十分费力,更遑论应对第六个那可能比刚才她击杀的第五个守阵神仆强一番的守阵神仆?

     ‘嗵嗵嗵’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谢钰眼前已经开始模糊,意识也开始涣散。

     一个人影出现在她眼前不远处,但她眼前一片模糊,根本分辨不出来人是谁,但她肯定不是姬曼,因为姬曼的袍服是纯白色,而眼前这人便是她眼前一片模糊也能分辨出,此人一身黑……

     意识陷入黑暗之中时,耳畔传来断断续续的,一个女人的声音,“你这……为何……来……罢……”

     彻底的失去意识,而那个女人的话她根本没听全。

     黑衣女人身上套着纯黑色的斗篷,斗篷上绣着暗纹,那纹路若姬曼在这里,便能分辨出,那暗纹独属于魔族。

     黑衣女人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感觉到有人朝着这边快速赶来,她黑瞳盯着昏迷不醒的谢钰片刻,垂下眼睑,轻轻道,“何苦来哉……”然后整个人便开始虚化,她消失的瞬间,一个身穿白衣的身影拐了个弯显出身影,看见倒在血泊里,伤痕累累昏迷不醒的谢钰,心跳都仿佛静止了。

     等她回过神,她已经将谢钰抱在了怀里,“钰儿,钰儿?”

     姬曼神情焦急,冷静下来后,才施法为谢钰治疗,谢钰身上的伤势缓和了许多,但依旧布满伤痕。

     背起谢钰,姬曼拿起地上的碧霄剑,直接往前走了几十步,便见前方有个圆形石台,石台地面上有着一扇青铜门。

     姬曼并没有急着去打开青铜门,谢钰身上的伤怕是要等好些天才能好,而雷神塔第三层决不能带伤下去,第三层虽无阵法守层,却是雷神塔三层之中最危险的一层,她不能冒险,谁知道伤的这样重的钰儿被她带下去会有什么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