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打破幻境
    寻了个平坦的位置将谢钰放在地上,又褪下外袍铺在地上,然后抱着谢钰坐在她铺在地上的衣袍上,抱着怀里昏迷不醒的谢钰,温热的触感透过薄薄的衣衫传递过来,才让姬曼的心里好受了一些。

     天知道刚看见谢钰倒在血泊里的那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的心跳都停了。

     对谢钰的实力,她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按理说谢钰不应该伤成这样,到底她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谢钰的意识渐渐恢复,痛感在全身乱窜,令她无法动弹也不敢动弹。

     感觉到怀里的人似乎动了一下,姬曼立刻察觉,紧了紧抱着谢钰的手臂,垂下头看着依旧紧闭着双眼的谢钰,“钰儿?”

     黑暗中听到姬曼的声音,惶惶的心骤然安定,吃力的睁开眼,对上姬曼充满了担忧的双眼,心中微暖,“齐光……”刚一开口就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不行,喉间也涩涩的痛。

     蹙起眉,谢钰喘了口气,脸色发白。

     浑身无力的感觉,让她觉得分外不适应。

     “你可终于醒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伤成这样?”姬曼忍不住问道。

     谢钰想说什么,但很快发现自己躺在姬曼的怀里,闻到姬曼身上传来的馨香,神情恍惚了一下,下意识的道,“我刚跟你分开就遇上了守阵神仆,守阵神仆实力强悍,刚一交手我就被打了一掌,受了些轻伤,击杀了守阵神仆后来我又接连遇上守阵神仆,我发现每个遇到的守阵神仆总比上一个实力强上一番,以致后来我击杀第五个守阵神仆时,已经撑不下去了……”

     闻言,姬曼紧了紧抱着谢钰的手臂,吸了口气道,“怎么会这样?守阵神仆怎么都去了你那边?我前后只遇到了三个守阵神仆,实力也是依次翻倍递增,击杀三个守阵神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遇到守阵神仆了。”

     谢钰默了默,苦笑道,“许是我人品不好。”

     “胡说!”姬曼横了谢钰一眼。

     “对了。”谢钰突然想到昏迷前那个人影,忙道,“你找到我的时候,有看见其他人吗?”

     “其他人?没有啊。”姬曼闻言一怔,立刻道,转而想起谢钰曾说感觉有人在盯着她,难不成真的有人跟着进来了?

     谢钰忍不住蹙眉,喃喃道,“我昏迷前曾看见一个人影,当时我意识不清,只隐隐看见一个穿黑衣的人影,还说了什么话我没听清,说什么‘为何’‘来’之类的话,断断续续的也没听清楚,你真的没看见人吗?”

     姬曼听了却是心神俱颤,脸色黑了下来,神情恍惚,“难道封印已经被完全冲破了?”

     “你说什么?”听到姬曼的低语,谢钰脸色微变。

     如果魔帝左腿真的冲破封印,那乐子就大了。

     “我们要快点去镇魔石之地,如果魔帝左腿的封印真的被冲破了,那麻烦就大了。”姬曼脸色不是很好的道。

     谢钰心里也是一颤,想要坐直身体,全身袭来的剧痛让她脸色一白,软倒在姬曼怀里,冷汗涔涔。

     姬曼收紧了手臂,脸色难看的呵斥道,“你现在不能动,不然伤势会加重的。”

     “可是镇魔石的封印……”

     不等谢钰把话说完,姬曼强硬的打断谢钰的话,“就算你现在强撑着要去第三层也不行,第三层虽然没有阵法,但是危险程度远超第一层的幻杀阵和第二层的迷阵,你这样的状态下去,死路一条。”

     谢钰闻言死死的拧眉,“如果镇魔石的封印真的被冲破,会有什么后果?”

     “镇魔石的封印几千年来从没出过问题,更别提冲破封印了,我怎么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姬曼语气很不好的道。

     谢钰哑然。

     死寂过后,谢钰道,“我的伤势什么时候能好?”

     想到她昏迷前那个人影,谢钰有种很不妙的预感,她很想立刻就传送去镇魔石之地,查看镇魔石上的封印是否为完好。

     姬曼一听谢钰的话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迟疑了一会儿,给出答案,“十天半月。”

     一片死寂。

     谢钰闭上眼,仿佛已经放弃。

     姬曼想说什么安慰之语,但却说不出口,现在的情况确实有些措手不及,她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都到了这个关头,哪儿还有心情互相安慰?

     谢钰心中呼唤系统,系统装死了好一会儿,才回应。

     【宿主,需要什么帮助?】

     【你能帮我把伤治好吗?】谢钰没有丝毫迟疑的问。

     系统好半天没有回应,等到谢钰快不耐烦了,才响起提示音,【系统商城已刷新,请宿主知晓。】

     谢钰愣了愣,想到她现在根本无法动弹,刚要问什么,系统的声音再次传来,【宿主用意识可以操控系统】

     咽下了要问的话,谢钰唤出系统商城,看见了两样可以兑换的物品。

     【九星玄玉功:天级修炼功法】

     【造化丹(三瓶):疗伤丹药,有起死回生之效。】

     再看兑换所需的声望值,谢钰心里暗骂系统心黑手黑。

     【九星玄玉功】兑换需要扣除两千万声望值。

     【造化丹】兑换需要扣除六百万声望值。

     看看她现在的声望值——【26894662】。

     正是掐准了往死里扣除她的声望值,到底这个声望值有什么用,系统回这么死命的扣除她的声望值来兑换这些物品?

     深沉的目光盯着所需的物品,她闭了闭眼。

     她知道系统对她还是有所隐瞒的,只不过因为目前系统没做出危害她的事情,所以她才让自己忽略了系统的隐瞒。

     系统一直没有很强烈的说明需要什么东西,只有声望值这一项,被扣除的很厉害。

     想了想,谢钰到底是没追究。

     咬牙把两样物品都兑换了下来,声望值被扣除后,物品被自动放入她的系统背包,谢钰意念控制系统背包,一瓶造化丹出现在她手中,但她无法动弹。

     刚想说什么,姬曼却已经注意到谢钰手中突然出现的白玉瓶,惊讶的拿过玉瓶,看着玉瓶上镌刻的三个字【造化丹】,心中有了些许猜测。

     谢钰见姬曼拿走了玉瓶,也懒得解释丹药的来源,只对姬曼道,“倒出一颗给我服下。”

     深深看了谢钰一眼,姬曼依言照做,然后就见服下造化丹的谢钰身上的伤势快速好转,不出三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痊愈。

     这药效简直骇人听闻。

     谢钰完全恢复后便从姬曼怀里坐起来,面无表情,“我们即刻去第三层。”

     姬曼把玉瓶递到谢钰面前,谢钰摇摇头道,“这是疗伤圣药,你留着吧,我这里还有。”

     闻言,姬曼也不矫情,将丹药收下,复又看了谢钰一眼,“多谢。”

     谢钰一怔,没说话。

     姬曼越过谢钰踏上石台,双手结印,不停掐换,口中念着咒文,通往第三层的青铜门被打开。

     姬曼快速的移到谢钰身侧,等地面开始震动,便顺势搂住了倒在她怀里的谢钰。

     谢钰:“……”是她的错觉吗?感觉姬曼抱她的时候很急切。

     压下心里的古怪感觉,谢钰只当姬曼是担心她受伤。

     等到地不在震动,一条通往地下的台阶出现在青铜门下,姬曼牵着谢钰往下走,一边走一边道,“雷神塔第三层没有任何阵法,但却比第一层和第二层更危险,切记,如果你心有执念,便会被永远困在第三层,灵魂也不得超脱,所以不要让任何执念困住你。”

     等姬曼话音落下,谢钰刚想说什么,眼前便一片漆黑,她不由想起第一层时发生的事情,忙急声呼唤:“齐光?齐光!”

     叫了半天没人应,谢钰便知道她遇到了跟第一层相似的情况。

     但第三层既然没有阵法,那为什么她眼前会一片漆黑呢?

     正当她百般不解的时候,失重感突然传来,她失声尖叫,人跌入无底深渊,“啊——”

     霍然睁开眼,谢钰盯着雪白的天花板,眼中还残余着惊恐的情绪。

     “小钰?你醒了?”耳边传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声音里的欣喜没有丝毫掩饰,谢钰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就见到了一张相貌跟她有五分相似的男人,年纪看上去比她大一些。

     谢钰神情恍惚了一下,不敢置信自己所见,“哥?”

     她不是被困在雷神塔第三层了吗?怎么会……

     谢镜没有发现谢钰神情不对,一副大松了口气的样子,“一年前我跟小婕去看你,结果却发现你倒在客厅里昏迷不醒,急忙送你来医院,医生却说你什么事都没有,查不出病症却一直醒不过来,医生还说你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现在你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谢钰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话来,似乎昏迷太久,长时间不说话,暂时开不了嗓。

     谢镜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没过多久,谢镜的妻子沈婕也过来了,见谢钰醒了过来,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指着谢镜骂,“小钰醒过来,你怎么不打电话通知一声?爸妈和妹妹那边有没有通知?”

     被妻子提醒,谢镜拍了拍头,连忙反省,然后出去打电话去了。

     沈婕坐在病床边,“可算是醒了,你要是再这么昏迷不醒下去,爸妈他们都要急死了。”顿了顿,又道,“医生来检查过没有?身体状况怎么样?”

     谢钰开口想回答,结果却说不出话,只能皱眉对沈婕摇头。

     沈婕见状,对不在病房里的谢镜又是一同数落,按了床头的按钮,道,“医生应该很快就过来给你检查了,你先休息一会儿,才醒过来,其他的就别费神了。”

     谢钰而今脑子里还一团乱,见沈婕这么说,忙点头闭眼装休息。

     实则她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浆糊。

     她不是被召唤到异世当救世主了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系统呢?姬曼呢?魔族封印最后怎么样了?她又是怎么回来的?

     一股强烈的恐慌在心田里弥漫。

     怎么回事?她怎么忘了她是因为什么回来的了?

     正在谢钰心烦意乱的时候,医生也过来了,帮谢钰检查了一边,只说谢钰什么问题都没有,只是因为昏迷一年,长时间没有摄取食物,只用葡萄糖营养液吊着,身体很虚弱,不过可以回去修养,过两天就可以出院。

     这个结论自然是皆大欢喜,但谢钰脸上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情绪。

     她发现等医生检查完,她忘记的事情似乎更多了,她记得自己去了异世当救世主,答应了帮助女皇和国师拯救百姓,还跟着姬曼下了江南解决魔气的问题。

     可是再往后,发生了什么就不记得了。

     按理说,不记得了也没什么,可是她却总觉得后面有重要的事情,不能被她以往。

     晚上的时候,谢钰的父母解决了公司最重要的事情,抛下了大部分工作,赶来了医院见谢钰,了解谢钰现在的状况之后一脸激动,谢钰的母亲陆雅更是说要去广安寺还愿,多谢佛祖把她送回来。

     谢钰一头冷汗,她回来关佛祖什么事儿?

     经过她父母这一闹,安静下来后,谢钰发现自己忘记的事情更多了,明明她记得自己去了江南做了什么,但是却忘了具体发生的事情,只记忆中有模糊的痕迹,却想不起发生的事情。

     记忆的快速流逝,让谢钰很惶恐。

     到底是她真的回来了,还是她这是要死亡的前奏?

     过了两天,谢钰出院了,几个闺蜜过来看望她,但她却没什么精神应对,脑子里不停地回想着,异世、姬曼、女皇、救世主,江南、魔帝等等词眼。

     却偏偏越来越记不起那段被以往的记忆。

     越是回想,她就越觉得头疼欲裂。

     在家里休养了半个月,谢钰的身体已经好了大半,已经可以到处走,而她的记忆里只剩下了姬曼这个人的信息。

     脑子里有关女皇等人的所有信息都似乎被格式化,唯有姬曼的一瞥一笑一嗔一怒,全然镌刻在她脑子里。

     隐隐的,谢钰觉得有些不对劲。

     怎么那么多人她都忘了,唯独记住了姬曼?

     但是很快,连姬曼的记忆也开始消失了。

     谢钰如困兽一般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拿起笔想把姬曼画出来,但是想下笔的时候,手却抖个不停,完全不能下笔。

     似乎有人刻意将异世有关的所有消息从她脑子里抹除。

     一连几天,没办法下笔把姬曼画下来的谢钰暴躁了,整个人都陷入狂暴之中,饭也不吃,什么也不想干,全家都很担心她的状态,但她仿佛什么都感觉不到,她只觉得自己似乎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直到,她脑海中的画面定格在姬曼第一次拉她去城外看那些难民的时候。

     耳边仿佛有个温柔的声音在回荡。

     “钰儿,那些魔尸只有你能完全将他们驱除,否则天下将没有一片净土,我恳请你走出来,不要再画地为牢,临月帝国的百姓们,需要你的帮助。”

     “因为,现在的你,在她们的心中,就是能把她们从无尽深渊里拉出来的神啊。”

     “你以为你是世外之人就能傲视世人吗?谢钰,我本以为你只是纯善,没想到你却是天真!”

     “吾姓姬名曼,字齐光,钰儿今后可唤我齐光。”

     脑海仿佛乍起惊雷,齐光二字如一道闪电劈开了她心里的阴霾。

     “我会让那片阴云再遮不住美丽的蓝天。”谢钰喃喃道,她承诺过齐光,决不能食言。

     假的,现在的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全都是假的!!”她嘶声喊出这句话,周围的环境瞬间静止,褪去色彩,然后像是玻璃摔碎一样起了裂纹。

     ‘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过后,周围的环境顿时支离破碎,她再次陷入黑暗中。

     谢钰神情冰冷,“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

     ‘嗵嗵嗵’的脚步声慢慢接近,然后在她三四米外的位置停住,一个女人的声音幽幽响起,“没想到你竟能挣脱我制造的幻境,还真不愧是被神选定的救世主呢。”

     女人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之意。

     谢钰浑然不在意她的嘲讽,“你是谁?之前在雷神塔第二层,窥探我的是不是你?”

     “是我又如何?尊敬的救世主大人,我很期待你最后知道真相时的反应呢。”女人带着恶意的声音落下,然后脚步声响起快速的远离。

     谢钰到了嘴边的话,没能出口。

     心里的不安弥漫,这时光芒由远及近,她所处的地方突然被白光照亮,周围的环境一览无余。

     姬曼就在她不远处的地方盘膝而坐。

     “齐光?”看见那熟悉的容颜,谢钰神情有些恍惚。

     听到谢钰的声音,姬曼霍然睁开眼,对上了谢钰恍惚的目光。

     姬曼微微皱眉,“钰儿?你怎么了?”情绪有些不对。

     谢钰摇了摇头,道,“你怎么坐在地上?”

     “刚才一片黑暗,照明的法术又没用,找不到方向就干脆坐在地上想办法,”说着,顿了一下,又道,“怎么回事?突然一下就亮了?”

     谢钰摇头,“我也不知道。”但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猜测,大概是刚才那个女人做了什么手脚。

     ——姬曼似乎没有被攻击。

     花费那么大的功夫,只为了对付她?那为何放过了姬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