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神族之王
    翌日,阳光撒进屋内躺在榻上的谢钰脸上,谢钰蹙眉睁开眼,立时又闭上眼,捂着眼睛低吟了一声。

     这边内室的软榻正对着窗户,太阳升起就会从窗户射进阳光,之前谢钰并不住这里,所以并不知道。

     做起来,缓了缓才适应,唤来侍女替她梳洗更衣。

     而隔壁殿宇住着的姬曼早早便自己起来,去了自己行宫准备的静室占卜。

     卦象——大凶。

     这个卦是她给自己算的,她并不意外这个结果。

     自知道枭沧出来,她就知道其他八位魔尊定然也已经出来了,若说从前八位魔尊之中谁最讨厌她,当属黎泽无疑,谁让黎泽也喜欢七曜?而现在……她断定最想弄死她的不是黎泽,而是彧蛮。

     所以,他们既然集聚西北,必然做了什么准备等她自投罗网。

     她看着显示大凶的卦象,露出个嘲讽的笑容。

     这些魔是哪里来的自信能杀了她?

     还是以为她现在实力被封印,就能任由他们揉搓?

     未免想得太美了。

     以她对这几人的了解,给她设的陷阱无非跟阵法有关,可是现在有了《玄天阵谱》的她可不是阵法能对付的。

     《玄天阵谱》里记载了魔族所有阵法,从前她潜伏魔族几千年,也没把魔族的阵法弄清楚,反而是这辈子什么都忘了,钰儿反倒把这阵谱送到她手里。

     想到《玄天阵谱》她就忍不住笑。

     如果钰儿以后真的恢复记忆,知道魔族是被她自己给坑了,会是什么表情?

     她突然挺想看看的。

     闭了闭眼,姬曼想着,她不能这么等待最后的审判,她应该要做些什么,牢牢的把谢钰绑在身边,就算她以后恢复记忆也无法离开她的那种。

     可那样铭心刻骨的记忆……真的能抵消她现在的弥补?

     何况她现在好像又犯了新的错误。

     如果她现在告诉谢钰……不,还是别告诉她了,现在告诉谢钰,怕是只有一个下场,她会立刻拿起碧霄剑捅死她。

     她现在还是不要用这种找死的方式尝试自己在谢钰心中的地位有多高了。

     目光移到卦象上,她伸手拂过,打乱了卦象。

     如果是没有恢复记忆之前,她一定对卦象深信不疑,但现在……呵呵。

     她就算被封印了神力也是神族之王,她的身为还在,凡间的占卜之术对神族之王从来就无效!

     黎泽、彧蛮他们再厉害也是魔,魔布阵法只能用魔族的阵法,而魔族的阵法需要魔气,越是强大的阵法越是需要魔气。

     恰恰,她今天打算将西北的魔气全部净化呢……

     勾唇冷笑,到时候她到想看看,以魔气为力量的他们,还怎么对她动手。

     何况……她们的陛下还没恢复记忆,现在的钰儿心中最重要的人,是她姬曼。

     想起谢钰身上种种怪异之处,她又忍不住皱眉。

     谢钰身上总是莫名其妙出现一些宝物,而且都是对付魔族的。

     如玄阴珠……玄阴珠也是对付魔族的宝物。

     碧霄剑,其中蕴含的光明之力也很惊人。

     还有那套两仪剑法,若用心去看,能感觉到些许法则之力。

     法则,法则?

     姬曼心中一惊,难不成法则开始干预世界的运行?

     不,不会的!

     法则从来不会干预世界的运行,顶多只会降下天罚示警,从来不会亲自出手干预。

     突然静室外响起敲门声,姬曼回过神,曼声道,“何事?”

     “国师,谢大人求见。”

     听到侍女的回禀,姬曼一惊,忙道,“先奉茶,我马上出来。”

     “是。”

     等脚步声远走,姬曼收起占卜之物,然后走出静室。

     走到休息的西配殿,就听到谢钰的赞叹,“齐光这里的茶滋味与众不同。”

     姬曼跨进西配殿,笑道,“你若喜欢,我命人给你包了送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钰扬起笑脸,然后道,“之前知县求见我,让我来找你,问问何时可以起程去驱除魔气。”

     姬曼愣了一下,“他何不亲自来问我?”

     “我也问过这个问题,他说去求见我之前,先去求见你,却被你行宫的侍卫拦下,说你吩咐过,你正在占卜,任何人不得打扰,因此才去求见我。”谢钰道。

     姬曼点点头,不再追问,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她起身,“时辰正好,我们现在就起程吧,仪仗早已经备好。”

     “现在?也行,”谢钰怔了一下,点头,起身行至廊下,突然停住,回头看着姬曼,“齐光闭门占卜,可是为了西北此行的安全?”

     “不错。”姬曼点头。

     “卦象如何?”谢钰微微蹙眉。

     “大凶。”她没有要瞒着谢钰的意思。卦象本就是大凶,她没有说谎,只是……隐瞒了一些不能说的事情。

     谢钰的身份注定了那些魔不敢伤害她。

     听到姬曼说的占卜结果,谢钰大皱其眉,见姬曼神情毫无变化,忍不住纳闷,“你为何不担心?”

     “担心什么?”姬曼心中微动。

     谢钰皱着眉道,“西北此行大凶,你为何不担心?”

     “担心有用吗?”姬曼反问道。

     谢钰被噎住,“……”确实没什么用,但你的表情未免太镇定了些。

     放弃追问,谢钰转身疾步离去,“走吧,早点驱除魔气,早点解决西北魔气滋扰的问题。”

     看见谢钰有些凌乱的脚步,姬曼勾唇,沉重的心情竟觉得放松了些。

     谢钰跟记忆中的七曜完全是两种人,前者纯善、沉静、坚强,很多美好的词都能用在她的身上,哪怕她也有不少缺点,但瑕不掩瑜;后者恣意霸道、多疑善变、傲慢自负,虽有一二良好品质,但依旧掩盖不了勃勃野心。

     若不是感觉到谢钰的元神就是七曜的元神,她恐怕也会质疑自己是不是感觉错了。

     这根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过去她虽然喜欢七曜,但却无法为了七曜牺牲世界,但如果一开始七曜就是谢钰这样……

     姬曼垂下眼睑,也许她真的会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齐光?你还发什么愣?快点啊!”走了几步,没听到后面跟来的脚步声,谢钰回头就看见走神的姬曼,不由催促道。

     姬曼回过神,对谢钰微微一笑,“来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呢?珍惜眼前吧,也许等到大雪山……一切就变了。

     登上马车,仪仗往西北这边的祭坛行去。

     出了城东前行半个时辰,仪仗停下来,姬曼跟谢钰并未下马车,只是吩咐人按照她的意思布阵法。

     她则拉着谢钰在马车里下棋。

     黑白棋子触手温润,谢钰拿起看了眼,才道,“为了做这棋子,也真是煞费苦心。”连暖玉都拿来制作棋子,太奢靡了。

     姬曼恍若没听到谢钰的感慨,催促谢钰下棋。

     下了一会儿,谢钰沮丧的抛了手里的棋子,耍赖道,“我根本就下不过你,不下了!”

     姬曼让车里的侍女将棋盘收拾好,她从侧壁的抽屉里拿出一套茶具,然后烧水泡茶,泡茶的手法行云流水很是好看,谢钰都忍不住看呆了,等回过神,眼前已经被姬曼递来一杯泡好的茶。

     接过尝了一口,谢钰再次叹了口气,“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天文地理、武学骑射,琴棋书画、诗酒花茶、这人无一不会无一不精,简直太打击人了。

     姬曼想了想,道,“有一件事我可能永远也不懂。”那就是,我的真心,和七曜你的心意。

     你说爱我,我说爱你。

     可你却能选择与我一战,我也能选择将你分尸镇压。

     明明心痛到不能呼吸,却还是要做出这般选择。

     到底是爱的不够深,才会拿自己的责任当借口,还是我们都是这样凉薄自私的人?

     说爱的不够深,你我最后一战,最后你放了水,我放了你元神。

     说爱得深,偏偏最后又落得个那般你死我活的下场。

     所以,她最困惑的是自己的心,是七曜的心。

     最后一战,彧蛮质问她。

     “玄九!你到底有没有心!!”

     那时的彧蛮还唤她玄九,还承认她同伴的地位,而如今,她恐怕只会说——该死的炎帝,你这种人就应该去死!

     嗯,在那群自私自利的魔心中,只要他们觉得对的,旁人没有照做就是错的。

     姬曼想来想去,她还是喜欢七曜的,不管七曜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不可能真的让七曜魂飞魄散。

     可真的将现在的谢钰跟从前的七曜对比,她还是更喜欢现在的谢钰。

     七曜眼中的善是建立在没有伤到她利益的基础上,而谢钰眼中的善是能牺牲自己的无私的那种善良。

     她突然不想让谢钰恢复记忆了,只要她永远不恢复记忆,是不是永远就保留这样善良的样子,不会再变得那么歇斯底里?

     可没有恢复记忆的她,还是完整的她吗?

     姬曼很矛盾。

     果然,她自己的心是最难琢磨的,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

     耳边响起谢钰柔软的询问声,“你也有不懂的事情?说来我听听?”语气里兴致盎然,显然对她说的那件不懂的事情充满了兴趣和好奇。

     姬曼抬眼看着谢钰的眉眼,谢钰的脸跟七曜的脸只有七分相似,再加上各自的气质,混合来看便只剩下五分相似,再看行事作风,便只有三分相似了。

     果然钰儿跟七曜是不同的。

     她没有满足谢钰的好奇心,这件事她会永远埋葬,不会告诉任何人。

     见姬曼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谢钰收起好奇的表情,悻悻的嘀咕,“小气,不说就不说。”

     见状,姬曼心中失笑,但依旧没有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侍卫过来回禀,阵法已经按照姬曼的要求布置好。

     姬曼看了眼谢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谢钰一阵风似的窜了出去。

     她再次失笑,谢钰似乎越来越活泼了。

     跟着下了马车,姬曼就见谢钰恢复了高冷的姿态。

     这样的表情让姬曼有些愣神,这样高高在上的姿态,跟那个坐在魔殿帝位上的人,有九分重合。

     晃了晃神,姬曼移开目光,径直走向祭坛那边,照着之前在江南时做过的,抬手掐换手诀,启动了阵法。

     熟悉的金色光柱冲天而起,似乎比在江南时的光柱更加的大,光芒也更甚。

     “所有人靠近祭坛,站在祭坛二十米以内,否则出现任何意外,后果自负。”姬曼冰冷的声音传进所有人耳中,下意识的就按照姬曼说的靠近祭坛。

     然后出了姬曼跟谢钰之外,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被卷进金色光柱里的魔气,然后又很快被金光吞噬,化作点点金光散开。

     跟随姬曼和谢钰的侍卫和侍女虽然见过一次,但再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那遮天蔽日的魔气和仿佛捅破了天的金色光柱还是让他们满心震撼,跪下来叩拜。

     谢钰忍不住靠近了姬曼一些,抬手遮住金光,道,“我怎么感觉,这次的金光比上次在江南时强了好多?”

     “上次是第一次使用五灵阵,难免有些生疏,这次轻车就熟,效果更好了些而已。”姬曼道。

     实际上是因为,上次使用五灵阵,她没有恢复记忆,只是靠着原本当国师时的经验启动阵法,而这次她已经恢复了记忆,五灵阵是神族的顶级阵法之一,创始者——炎帝。

     自己创造的阵法还不能熟悉的运用,那她最好现在就去死一遍。

     看着那漫天的金光,姬曼想了想,抬手掐换手诀,然后将漫天飘散的金光吸纳进体内,封印蠢蠢欲动。

     冷汗从额头滑落,试图强行冲破封印的姬曼感觉到了噬心之痛,坚持了半个时辰,到底是放弃了。

     而一边的谢钰一直看着姬曼的动作,虽然不知道姬曼在做什么,但那些金光被姬曼吸纳进去,她看见了。

     眨了眨眼睛,谢钰忍不住想。

     难道这金光还能帮助姬曼增长修为?

     虽然猜错了,但结果还是很贴近的。

     没能强行冲破自己结下的封印,姬曼没有丝毫丧气,因为她体内还是有了神力,虽然不多。

     抬眼看着漫天金光,垂下眼想了想,姬曼再次抬手掐换手诀。

     这次不是想要强行冲破封印了,而是将漫天的金光吸纳进体内,这些金光,都是神力。

     充满了生命创造力的神力。

     难怪在江南时,那些金光洒落在各地,会让半死不活的人都重获新生,残疾的人重新长出新的肢体,枯木仿佛逢春般恢复生机。

     全是因为那金光是神力,蕴含着最纯粹的创造之力。

     这次因为她启动阵法是按照神族手诀所致,因此金光更甚,创造之力比上次更加纯粹,吸纳进体内,帮她改造着这具凡人之躯,渐渐往神体靠拢。

     虽然她知道应对那些个以往‘同伴’的谋害,但如果能多几分实力应对,她也不会嫌弃的。

     三个时辰后,魔气被彻底驱除干净,往西北方向看,原本黑云罩顶的西北方向,晴空万里。

     谢钰看着头上的烈日,虽然不喜炎热,却也为此高兴。

     之前魔气没有驱除的时候,哪怕烈日当头,也觉得有些阴凉,现在浑身发热,却也不觉得烦躁。

     姬曼放下手,让知县他们先带人离开,她跟谢钰还有事要做。

     知县并不敢违抗姬曼的吩咐,便带着人告退。

     而谢钰一听姬曼的话,就想到了什么,神情复杂的看着姬曼。

     这是要行逆神之举?再次把信仰之力转移到她的身上吗?

     躲藏在暗处的彧蛮等人气的咬牙切齿,“该死的,她居然将魔气全部驱除了,阵法都失效了!”

     “她哪怕神力被封印也还是神族之王,你太小看她了。”枭沧轻飘飘的说道。

     彧蛮狠狠剜了眼枭沧,“别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我们都不知道,你居然帮九凤欺骗陛下,等陛下回归,你就死定了。”

     枭沧神情冷漠,半点不在乎彧蛮的威胁,冷嘲道,“陛下何等英明睿智,我所做之事问心无愧,用不着你多嘴多舌。”

     “你——”

     烬棠头疼的阻止吵起来的二人,“你们别吵了,再吵陛下也听不见,现在针对姬曼的阵法失效,我们还要继续?”

     “当然要继续,我一定要弄死她!”彧蛮狠狠剜了枭沧一眼,咽下对枭沧的怒气,转而恨恨的盯着姬曼的背影道。

     烬棠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突然,彧蛮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仿佛见了鬼的表情瞪着祭坛的方向,“她疯了?!!”

     烬棠一愣,回头看去,就见那漫天的信仰之力往谢钰的身上涌去。

     烬棠也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喃喃道,“她果真疯了不成?万民对神的信仰之力,她竟然转移到陛下身上?她就不怕以后陛下恢复实力,轻而易举的弄死她?”

     这回没人回应她,几位魔尊都紧抿着唇,神情复杂,连黎泽都没说出什么针对姬曼的话来。

     信仰之力对神灵是最重要的,姬曼能将信仰之力转移到谢钰的身上,是不是证明,她还是爱着陛下的?

     她对陛下并非无情无义?

     可既然不是无情无义又为何那么残忍的将陛下分尸封印?

     他们开始搞不懂九凤的心思了。

     这,就是神族之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