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冒牌姬曼
    谢钰想到姬曼的身世,不由蹙眉,难道姬曼有魔族血统?

     不,不对,魔族被封印了几千年,姬曼今年十八,绝不可能有魔族血统。

     可既然姬曼没有魔族血统,为何那人会放过姬曼呢?

     听那女人的口气,便知道她对神族的恶意有多深,那为她精心制造的幻境,仿佛是刻意激起她心中的执念,只要她陷进去了,便万劫不复。

     她救世主之名早已经盛传出去,魔族对她有恶意也是应当。

     可魔族被封印在次元时空,次元时空的封印并未松动迹象,魔族从何而来?

     谢钰眉头紧蹙,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那女人似想将她永远困在雷神塔第三层,其恶意再明显不过,既然她有心害她,明明实力远超她的情况下,为何不直接杀了她?偏偏大费周章的制造幻境,想激起她的执念将她永远困在此地,不是本末倒置吗?

     或者,那女人另有目的?

     那女人对神族多有轻蔑不屑之意,对她这个被神选定的救世主恶意满腔。

     那为何对神族选定的国师塔继任者却没有丝毫伤害之举?

     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若说这女人大费工夫只是为了戏弄她,这是把她当傻子糊弄呢?

     心思百转只瞬间的功夫,谢钰迟疑的看着姬曼,她到底是要不要将自己的猜测告诉姬曼呢?

     姬曼深深看着谢钰,紧抿着唇,没有追问,立时周围便一片死寂。

     回过神来,谢钰犹豫了再三,还是将自己遇到那女人的事情告知了姬曼。

     听了谢钰的转述,姬曼面无表情,但谢钰却莫名觉得姬曼的心情很不错……

     “她长什么样?”姬曼听了谢钰的话后道。

     谢钰闻言一怔,回想那女人的面容,却发现自己记忆里那个女人的脸仿佛被打了马赛克,完全看不清。

     于是谢钰的表情就难看了起来。

     “记不清了……”艰涩的将话道出口,谢钰莫名担心被姬曼责问。

     姬曼并未追问,放佛不知道她的怀疑一般,从地上站起来,揉了揉谢钰的头,温声道,“我们去镇魔石之地吧。”

     “就这么直接去?”

     谢钰诧异的道,她原以为跟前面一样要去找青铜门。

     “当然不能直接去。”姬曼淡笑道。

     谢钰默然的看着姬曼。

     姬曼道,“你随我来。”

     第三层处处充斥着柔和的白光,将整个第三层照亮,但第三层却没有任何照明之物。

     谢钰不知道光从哪里来,但也知道在这个玄幻的世界讲究这些是说笑,便也懒得深思。

     第三层很空旷,只有一条通道看不见尽头。

     姬曼走在前面不置一词,谢钰跟在其后默默无语。

     走了差不多一里远,突然第三层就响起一个轻柔的女音。

     “你从何处来,要往哪里去?”

     谢钰一惊,这不是之前在第一层,她陷入幻杀阵里听到的那个属于雷神的声音吗?

     姬曼说她是幻觉,可这个声音……再次出现了。

     正胡思乱想间,耳边响起姬曼淡然镇定的声音,“从国师塔来,往镇魔石去。”

     随后,姬曼便继续往前走,谢钰想问什么,但声音却卡在喉间无法出口,神情复杂的跟在姬曼身后。

     她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但又说不上来。

     大概又走出了一里,之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你从何处来,要往哪里去?”

     谢钰没有吭声,但姬曼却回过头,看着她道,“回答。”

     她看着姬曼发愣,很快回过神来姬曼是叫她回答问题,便有些紧张。

     姬曼没有催促她,只是静静看着她,压力却莫名增强几分。

     谢钰一紧张,脱口便道,“往来处来,往去处去。”话一出口,谢钰就悔得不行。

     姬曼只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复又转身继续往前走。

     大概再走了一里,声音再次响起时,谢钰已经冷静了许多。

     但声音再次响起,不再是之前那个问题。

     “你是谁?”

     姬曼立刻答道,“护道者。”

     谢钰却答,“谢钰。”

     姬曼回头看了谢钰一眼,神情莫名。

     不待谢钰将心中疑问说出口,耳边响起惊雷,光芒一闪,就来到了另一处地方。

     姬曼就站在她身前不远处。

     谢钰走到姬曼身边并肩而立,顺着姬曼的目光看过去,便见到一块巨大的石碑。

     “齐光?”

     姬曼长叹一口气,道,“封印咒文,没有了。”

     谢钰本身并不知道镇魔石封印魔帝时的样子,自然不清楚情况,但姬曼却莫名的知道,上面的封印咒文没有了。

     “什么?”

     虽然此前姬曼曾猜测过咒文已经被冲破,可却没想过这个猜测真的会成为事实。

     “那该如何是好?兹事体大,我们是否立刻回京?”谢钰心中不安的感觉扩散开来,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姬曼垂下眼睑,哑声道,“不能告诉女皇,否则你我二人都必死无疑。”

     “什么?”谢钰愕然的扭头看姬曼,不能理解她的话。

     姬曼缓声道,“临月帝国历代帝王想除掉国师塔已久,国师塔历代国师看似与皇室亲密无间,实则各自都有安排人渗透对方的势力,我师傅骤然离世,虽我继承了国师塔,但因魔气之事,国师塔威信降低了不少,随着你的出现,国师塔的声望急剧下降,如今天下百姓只知女皇与救世主谢钰,却不知国师塔。”

     听到姬曼的话,谢钰心中骇然,“怎么会?你我一同下江南,所作所为天下百姓都看在眼里,怎么……”

     “你我虽一同下江南,但自你展露出实力开始,我的威望已经逐日下降,便是国师塔所属的侍卫,均都对你奉若神明,尊敬我这个国师,反倒是因你与我交往过密的缘故。”姬曼很平静的道。

     谢钰心中被不安填满,忙道,“我无心夺取你的威望,真的。”

     她莫名的有些害怕,害怕这样平静的姬曼。

     姬曼抬眼看着谢钰缓缓笑了,“钰儿别怕,别怕我。”

     “我没有怕你……”谢钰心里不安更甚,这样的姬曼格外的陌生。

     姬曼道,“如果我们将雷神塔封印被破除的事情告知女皇,女皇便会以我们故意放出魔帝为由,将你我二人赐死。”

     “怎么可能?西北还在被魔气滋扰,女皇怎么可能自断后路?”谢钰脸色难看的反驳道。

     姬曼平静的道,“你以为,魔气是怎么来的?”

     谢钰对上姬曼平静的目光,心中一颤,“什么意思?”

     “自从你我下江南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太顺利了一些,难道你就不觉得疑惑吗?”姬曼道。

     “顺利?我们所做都是为天下苍生,女皇配合我们,难道不是应该的吗?”谢钰不解的道。

     姬曼忍不住笑起来,看着谢钰的眼神,连谢钰都不知如何形容,“你还是那么天真。”

     这话让谢钰心中猛跳。

     “你莫不是以为当皇帝的人,都会以天下百姓为重?我不知道你所生活的异世到底是个什么模样,竟然将你养的这么天真无邪,将所有人都想的那么善良,便是曾经差点被当了枪使,时间一长,也忘了自己受到的伤害。可是钰儿,我得提醒你,女皇她是帝王,侧榻岂容他人安睡?国师塔地位崇高,遭到帝王忌惮,全是因国师塔是神族遗留的传承,受天下百姓爱戴。而你谢钰,是被神指定的救世主,在你还没有展现出实力的时候,女皇已经想着害你,又何况是如今?”

     谢钰欲辩驳,但却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你不相信,”姬曼道,“有件事从我师傅身故之前我一直在怀疑,直到此刻才终于肯定。”

     “什么?”

     “女皇私放魔族,与魔族勾结,想要除掉国师塔。”

     “不可能!”谢钰失声道,“她可是女皇,是这个国家的主人,天下百姓难道不是她的子民吗?我不相信!”

     “我起初也不信她这么丧心病狂,可钰儿,你看看这镇魔石。”姬曼看向石碑,神情莫测,“镇魔石上的咒文若要解除有两个法子,一是雷神亲至解开封印,二是以皇族心头血浇灌废了咒文的封印之效,你且上前去看,镇魔石碑前的痕迹究竟是什么。”

     谢钰喘了口气,依言上前,只见镇魔石碑前方的地面上,点点褐色的痕迹,似鲜血风干的痕迹……

     脑海‘轰’的一声响,谢钰仿佛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可偏偏姬曼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我本以为师傅的死是神族留下的功法所致,却原来还有女皇……”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师傅的死是神族留下的功法所致?”谢钰突然转身死死盯着姬曼质问道,声音尖锐。

     看谢钰放佛受了大刺激的样子,姬曼慢慢上前,想要触碰谢钰,却被谢钰一把打开,迎着谢钰冰冷的目光,姬曼忽然轻笑起来,“钰儿何必追根究底?”

     “你到底是谁?”谢钰一颗心沉下谷底,终究感觉到了不对劲。

     姬曼仿佛没有听懂谢钰的言外之意,朝谢钰走了一步,做出不解的表情,“钰儿在说什么?”

     “你不是姬曼,你到底是谁?”谢钰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

     姬曼见谢钰后退,便停下了脚步,神情黯然,“钰儿这是要弃我不顾了?”

     “你是魔帝?还是刚才那个女人?”谢钰不受她影响,死死皱着眉道。

     见谢钰坚定的认为她不是姬曼,女人轻轻一笑,身上紫光一闪,露出一张美丽的脸,她柔声道,“钰儿,你留在这里永远陪着我可好?”

     “你是谁?”谢钰脱口问出这句话,然后想起之前在第三层时,那个声音就是问的这个问题。

     心顿时一沉,难道那个问题是陷阱?

     姬曼哪里去了?是生是死?

     “何必拘泥我是谁这个问题?那个姬曼有什么好?黑心黑肝的,对你诸多隐瞒,怎的你如此在乎她?”女人不解道。

     谢钰道,“她对我有隐瞒,我何尝没有隐瞒她?此事我早已与她说明,你用这话来挑拨离间,却是别想了。”

     女人一愣,然后嗤笑,“谁挑拨离间了?我只是让你认清她的真面目而已,她师傅的死全因神族留下的修炼功法所致,但她却恨你让她师傅没了命,你念着她的好,她却未必念着你。”

     “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不信你。”谢钰或许脑子比不上姬曼好使,但她却胜在有自知之明,姬曼到底恨不恨她,这不必这个女人来说,比起这个女人,她更相信姬曼。

     女人脸色一沉,“不知好歹!”倾身过来就要动手,恰在此时,镇魔石碑亮起金光,女人瞥了眼镇魔石碑,神情狠厉,“炎帝,我倒要看看,你能阻挡我到几时,呵……”冷笑过后,女人神情复杂的看着谢钰,身影渐渐虚化。

     谢钰站在原地,出了一身冷汗。

     她真的以为自己差点就要死了,等女人彻底消失,她瘫坐在上,眼前忍不住发黑,眨了眨眼便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谢钰被人抱在怀里,熟悉的馨香扑面而来,心顿时就安定下来。

     感觉到怀里的人醒了,姬曼低头一看,温柔一笑,“钰儿,你醒了?”

     看见这脸,谢钰身子一僵,不由自主想起之前遇到的那个女人,也不知那女人何时冒充了姬曼,她竟一直没察觉,而且系统也没提醒她。

     感觉到谢钰紧绷的身体,姬曼蹙眉,道,“钰儿,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怎么昏倒在镇魔石碑前?”

     “我……又遇到那个女人了,她假冒你,说了很多话,思来想去颠三倒四,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谢钰皱眉,想到那个女人,心里便有些不适。

     姬曼脸色微变,忙道,“假冒我?那你怎么样?有没有被她伤到?”

     谢钰摇摇头,若有所思,“她似乎只是想将我留下来陪她,说了很多话试图动摇我的心神,我差点就相信了,后来我感觉她的态度有异,并不像你往日作风,我就拆穿了她,她似乎想对我下手,结果镇魔石就亮起了金光,随后她说了一句‘炎帝,我倒要看看,你能阻挡我到几时’的话,便消失了,我就昏了过去。”

     “敢直呼神族之王封号,这人身份不简单。”姬曼皱眉道。

     谢钰没有吭声,她再次想起幻杀阵时,听到的那些对话。

     之前情绪太过激动,没时间细想,现在再回想,那个女人的声音,可不就像极了幻杀阵里雷渊的声音吗?

     那个女人,是雷神?

     见谢钰出神,姬曼晃了晃谢钰的身子,道,“钰儿,你在想什么?”

     “我突然想起,这个女人的声音很像之前在第一层幻杀阵时听到的声音,就是那个雷渊。”对姬曼,谢钰倒是没隐瞒,毕竟都在雷神塔里,要是那个女人真的是雷渊,又有心把她留在这里,她还能出去吗?

     姬曼的神情严肃起来,“你真的没听错?”

     听到姬曼的问话,谢钰又迟疑了起来,“只是有七八分相像,不敢确定。”

     “当年神魔大战,雷神虽然未战死,但后来也跟随众神一起迁移离开了大陆,如果你见到的人真的是雷神,那就麻烦了。”

     姬曼紧皱着眉,她虽然只听谢钰说了只字片语,却也能想象若坐实了谢钰见到的人是雷神,会是什么后果。

     “怎么?”谢钰一听麻烦,就有些不安。

     姬曼皱眉道,“你见到的人,跟第二层第三层见到的人是否一样?”

     “这……”谢钰想了想,摇头,“不一样,第二层和第三层遇到的人都穿着黑色的衣袍,但刚才那人穿的却是紫色衣袍。”

     “紫色……”姬曼揉了揉太阳穴,道,“雷神喜穿各种紫色的衣袍,你见到的人也不知道是雷神本体,还是她留下镇守雷神塔的元神。若只是元神便罢,若是本体……”

     “本体如何?”

     “那她要你留下陪她的意图,就值得深思了。”姬曼叹道。

     有些话姬曼没说,怕谢钰更加不安。

     那就是,幻杀阵时谢钰听到的那些话。

     如果谢钰遇到的那个女人,是雷神,那么幻杀阵里谢钰听到的话……可能是真的。

     雷神让谢钰听到这些话的目的是什么?

     想放出魔帝?可如果她想放出魔帝,神族以及迁移,她自己就可以做到,哪怕留下来的是一部分元神不是本体,要对付那些人类也够了。

     可封印魔帝几千年来,却一直没出过问题。

     封印完好,雷神没有放出魔帝,却又让谢钰听到那些话,目的为何?

     “我也想不明白,如果我见到的人真的是雷神,她为什么要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谢钰心气不顺的道。

     姬曼闻言摇头,“雷神能跟随炎帝将魔族打压到这个境地,绝不是蠢的,所做的事情也不可能没有原因,再我们看来莫名其妙的事情,可能对她来说却有莫大意义。”

     “她有什么目的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我现在越来越讨厌神了。”谢钰深吸一口气道。

     姬曼微微一怔,“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