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坦白一切
    谢钰原以为姬曼没听到,却没想到姬曼被她吵醒,讪讪道,“一时兴起,没想到吵醒了齐光,是我的不是。”

     “这倒无妨,钰儿既然一时兴起,怎的不弹一曲?只拨弄了一下就没了?”姬曼心知谢钰在掩饰,便笑着逗弄她。

     谢钰讪讪的道,“咳咳,我不会弹……”

     姬曼这下也说不出话来了,无语的看着谢钰,半响后微笑道,“无妨,以后我教你。”

     ——以后。

     谢钰目光飘移,不敢跟姬曼对视。

     ‘以后’这个词用得很有深意……

     见谢钰躲开她的目光,姬曼也不气,因为她看见谢钰的耳根一片绯红。

     轻笑了一声,姬曼道,“钰儿不将这帐篷收了?”

     “啊,收!”谢钰忙转过头,道,“先拆了帐篷吧。”

     两人相继拆了帐篷,谢钰将零零碎碎的东西都收进背包里,才道,“我们现在就启动阵法去内山?”

     “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自然是现在就去。”姬曼道。

     谢钰点点头,“要站在阵法里吗?”

     “不必,”姬曼笑着道,不待谢钰反应过来,便牵住了谢钰的手,“千万记得不要松开我的手。”

     谢钰感受到手上的温软,脸颊发烫,“你,你这是做什么?”

     “传送阵是有危险性的,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落入时空乱流之中,你若掉进去,必死无疑。”姬曼道。

     谢钰脸上的热度迅速退去,也没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被姬曼牵着,便道,“你怎么不早说?那我们还不如直接走过这几座山呢。”

     “传送阵的危险性虽然有,但几率不高,可若走这几座山,与寻死没甚区别。”姬曼见谢钰没有挣开她的手,唇边的笑意加深,“你放心,我自会护你无事。”

     ——因为我是七曜吗?

     谢钰看向姬曼,张张嘴,到底是没将心里的话问出口,垂下眼睑,恩了一声,便不做声了。

     见谢钰的态度又古怪起来,姬曼的眸光暗了暗,轻声道,“走吧。”说着便拉着谢钰跨入阵法中央,抬手启阵。

     金光从地底迸发,将两人身影吞噬,三个呼吸的时间过后,金光内的身影消失。

     九龙山最深处,金光点点散开,姬曼与谢钰两人的身影显出来。

     “这里就是九龙山内?”谢钰打量了周围一眼,目光落在地面那点殷红上。

     ——那是血迹?

     谢钰皱起眉,难道在她们之前,有人来过这里?

     想起之前那个随机任务,谢钰心里大概明白了血是谁的,估计是那几个魔尊的,怎的人不见了?

     要不是这摊血,谢钰恐怕都要忘了自己还有个解救被困九龙山的八位魔尊的随机任务。

     被困,被困。

     九龙山又没有旁人,八位魔尊被困在哪里?

     “钰儿,你在看什么?”姬曼顺着谢钰的目光看见了那摊血,眸光一暗,想起那几个倒霉蛋。

     以为九龙山很好闯,结果没想到朱炎的元神还在这里控阵,可不就是自投罗网?

     谢钰听到姬曼的问话,有些纠结,瞥了姬曼一眼,“你不是都看见了,还问我做什么?”

     姬曼轻轻一笑,“我见钰儿仿佛知道这血迹是哪里来的般,神情竟没有半分意外,我还以为你会问我来着。”

     闻言,谢钰心神一颤,知道自己露了痕迹,嘴角抽了抽,垂下眼睑,“是吗?”

     她就说瞒不过姬曼,估计姬曼早就知道她的异常了,只不过装作不知罢了。

     想到这里,之前还有几分沾沾自喜的心情瞬间都没了。

     沉默片刻,谢钰叹了口气,抬眼看向姬曼,“你为什么不问我?”

     “早在江南时,我们不是就坦诚过,互不相问吗?”姬曼回视谢钰,淡淡的道。

     谢钰抿了抿唇,垂下眼睑。

     ——江南吗?是不是那个时候你就已经想到会有今日?

     “你想说我自然听,你若不肯说,我也不会问你,全看你自己。”姬曼又道。

     谢钰抽出自己的手,抬头看天,犹豫再三,道,“那日你说,你心悦我。”

     “钰儿有疑问?还是不信我?”姬曼拧眉道。

     谢钰摇摇头,看向姬曼,“我并非不信你,只是当时觉得奇怪,我思来想去,你都没有理由喜欢我。”

     “怎么会没有理由喜欢你?在我心里,再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了。”姬曼认真的道。

     谢钰闻言,心中一颤,紧紧抿唇,垂下眼睑,道,“我有几个问题,你能否为我解答?”

     谢钰觉得她能瞒一天,两天,一个月,但却不能永远瞒着姬曼。

     姬曼能过了一个月才试探她已然是极限,谁知道她再隐瞒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姬曼她,从来就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啊。

     所以,谢钰打算一次性说开,系统曾说过,姬曼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可以相信的人。

     她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时效,但想来,如果姬曼不能信任,系统是会阻止她的。

     她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姬曼从来就不蠢,看见谢钰如此姿态,哪里还不知道,谢钰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说是有问题需要她解答,实则不过是想亲口听她说而已。

     她心里一阵绞痛,虽早就有这个心里准备,但真的当这一刻来临,她的心还是控制不住的痛。

     “你问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谢钰见姬曼面色平静,但她莫名感觉姬曼的情绪不对劲。

     “从九龙城开始,我就察觉你对炎帝与七曜的事情格外关注,当时我并未深想,直到踏入九龙山,陷入幻煞阵。我当时将我听到的都告诉了你,却没告诉你,炎帝跟你的声音一模一样。”谢钰抿抿唇,道。

     姬曼声音干涩的问,“所以,你是想问,我是不是炎帝?”

     “你果然是炎帝。”谢钰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似酸似涩,又似蚂蚁啃食,但她知道那不是自己的感情。

     心神一凛,谢钰闭了闭眼稳住心神。

     七曜开始影响她了吗?

     “除了这个,你就没有别的问题了?”姬曼也是豁出去了,白着脸问道。

     谢钰深吸一口气,也不打算再拖沓下去,“我一个月前就猜测,我可能就是那个被分尸的七曜,所以你才对我与众不同,所以在雷神塔我才能听到雷渊和七曜的对话,如果我没有猜错,之前我们清理魔尸的时候,途中遇到的那个女人就是魔尊之一,她对你的态度带着敌意,对我却格外亲近,我当时疑心她,便没有留下,我思来想去,结合这段时日发生的种种,我推测出,我就是那个被分尸镇压的七曜,只有这样,你喜欢我才合情合理,因为我是七曜,所以你才会喜欢我……”

     “不,不是这样的!”姬曼急促的打断了谢钰的话。

     谢钰怔愣的看着焦急的姬曼,“你说什么?我猜错了?”不可能猜错的,系统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化身,但她知道系统跟她是统一阵线,否则她死了系统也会被销毁,哪怕为了自己,系统也不会骗她。

     她是七曜!

     “不是因为你是七曜,我才喜欢你,我喜欢的只是谢钰,不是七曜。”姬曼逐字逐句的说道。

     谢钰怔住,“胡说!”

     “我没有胡说,我是在雷神塔时被雷渊暗算,才恢复记忆,在进雷神塔之前,我还是那个国师姬曼,而非神族之王炎帝九凤。”姬曼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我是被你吸引的,你跟七曜完全是两个人,我不会将你认错成七曜,你跟七曜有本质的区别。如果说七曜是恶,你就是善,如果说七曜是邪,你就是正。我喜欢的是你,仅仅是谢钰,而不是七曜转世的谢钰。”

     谢钰一时哑然,她一直都认为姬曼是因为她是七曜,才会心悦她,可是她所确定的,被姬曼全盘否定了。

     “不对,九凤是喜欢七曜的。”谢钰觉得自己有些被这个真相打的措手不及。

     姬曼上前一步,抓住谢钰的肩膀,道,“九凤喜欢七曜,但不可能为了七曜牺牲世界,我喜欢你,可以毁了这个世界。所以,我肯定,我喜欢的是谢钰而不是七曜。”

     ——九凤喜欢七曜,但不可能为了七曜牺牲世界,我喜欢你,可以毁了这个世界。

     谢钰惊愕的抬头看着姬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她本来不信的,可是当对上姬曼坚定的眼神,质疑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她觉得任何质疑的话在这个时候问出口,都是对面前这人的侮辱。

     说不出口,真的说不出口。

     “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我敢把这份心意交给时间证明我所言非虚。”

     谢钰好半天才缓过来,嘴角抽了抽,拨开被姬曼钳住的双肩,清了清嗓子道,“你喜欢的是我?那你跟七曜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骗七曜的感情?骗的人家付出真心然后神魔大战放水,被分尸镇压……

     谢钰头疼的捂额,她脑洞开太大了。

     她不愿相信陪伴自己两三年的姬曼会是这种玩弄他人感情的人渣。

     姬曼苦笑道,“你还是不信?”

     不信才是正常的,毕竟她为七曜做过的事情,如今除了还活着的朱炎、水若、瑶华和雷渊,就无人知晓了。

     “不是我不信,我……”谢钰知道姬曼的态度是很认真的,不似在撒谎,可是她曾经的行为,让她怎么相信姬曼是喜欢她而不是喜欢七曜?

     姬曼抬手制止谢钰说下去,她苦笑道,“你想不想知道,我下令将七曜分尸之后发生的事情?”

     神魔大战后的事情都是断层的,不管是《神魔纪事》还是《封魔法典》上都未曾记载。

     “我……想知道。”犹豫了一下,谢钰点头道。

     她觉得那段缺失的历史,可能会有答案。

     姬曼轻轻一笑,“当年神魔之战结束后,七曜被分尸,瑶华、朱炎、雷渊和水若将七曜的四肢带走,分别镇压在大陆东边的映月潭、西北的九龙山、江南的雷神塔,以及极北的水镜湖。而我则带着七曜的头颅和躯干去往大雪山,封印之时,我放走了七曜的元神。”

     谢钰听到这里微微一怔,“你放走了七曜的元神?”

     “对,因为这件事,雷渊在众神面前揭发我,要我退下王位。”姬曼冷冷一笑,“我自是不肯将王位交给这些虚伪做作的神灵,严词拒绝了,雷渊便带领众神讨伐我,为了激怒我,将她私下找过七曜的事情告诉我,七曜会选择与我一战全是因为她对七曜说,世界比七曜重要,怂恿七曜试探,我最终还是选择了世界……”

     谢钰哑然,“你……”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她对姬曼的选择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心里难免觉得怪怪的,毕竟她现在可是七曜的转世,虽然……她这个七曜的转世最后还是要与七曜敌对,她们之间只能活下一个。

     “我怒而将众神屠戮,雷渊背后偷袭我,令我不得不选择封印自己,二十多年前转世成了姬曼,被师尊带回。你为何被选为神的救世主,我也是毫不知情,但我猜测,可能是天道所为。众神已经陨落,要重聚神格,少说也需要上万年时光,而今才不过几千年而已。除了天道没有人能将你重新带回这个世界,你身上有秘密,我心知肚明,你不愿说我也不逼迫你,只希望我们能坦诚面对彼此,即便……即便未来你想要杀了我,我也毫无怨言。”

     谢钰半响无声,最后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该不该告诉你……”

     【系统,我可以告诉她吗?】

     系统装死了半天,无奈的道,【可以,这个世界如果连她你都不能信任,那你现在就可以直接选择去死了。】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谢钰心里抱怨了一句。

     不过,系统的回答让谢钰定了心神,然后整理了一下思绪,将自己穿越这个世界,得到系统的事情都告诉了姬曼。

     听完谢钰的话,姬曼的表情有瞬间的空白。

     “你的意思是你有一个系统,你之前拿来送给我的东西,都是完成了任务之后,系统奖励给你的?”被谢钰科普了半天系统的原理,姬曼皱眉道。

     系统的功能远超了姬曼的认知。

     听谢钰的说法,这系统比天道也不差什么了。

     想到这里,姬曼眸光闪了闪。

     ——天道?

     看了看谢钰,姬曼眼神柔和,她连这样的话都肯说了,是不是相信了她?

     “有件事,我得告诉你……”谢钰咬了咬下唇,避开姬曼的目光。

     姬曼被谢钰这个反应弄得有些慌,难道都坦诚到这步,还是不肯相信她?

     不,不对,连这样的秘密都说出来了,没道理谢钰还不信她。

     那为什么避开她的目光?

     心里有些不解,姬曼也没发作,很自然的问道,“什么事?”居然能让谢钰不敢看她,看来这事儿跟她有关?

     “我要聚齐七曜的元神。”谢钰犹豫了一下,偷瞄了姬曼一眼,道。

     姬曼失笑,“这个我早就知道了,不过你聚齐七曜的元神,是系统给你发布的任务?”不然以谢钰的性子,没道理会在知道把魔帝复活的后果的情况下,还要集聚七曜的元神。

     “系统跟我说,七曜的元神齐聚就会复活,而我跟七曜,只能留下一个。”谢钰见姬曼不以为然,便直接把后面的话也说了出口。

     姬曼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消失,蹙眉道,“你的意思是,七曜复活之后会跟你抢夺身体?”

     想到这里,姬曼脸色有些不好看。

     谢钰呐呐道,“对,对啊,你……你会不会帮我?”

     姬曼被哽住,她心中到底对七曜还是有几分愧疚之情的,不过要是这几分愧疚之情,就让她拿谢钰的性命去还,她是不愿意的。

     压下心里对七曜的愧疚感,姬曼将谢钰抱在怀里,“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听到姬曼这么说,谢钰松了口气,她真是豁出去了才会把一切都告诉姬曼的。

     系统果然没有骗她,姬曼是能信任的。

     虽然这个能信任的前提下,是因为姬曼喜欢她。

     被姬曼抱在怀里,闻着姬曼身上的冷香,谢钰心里的丝丝不安散去了一些。

     “齐光,其实我现在对你还没有……没有那个意思,你懂吗?”谢钰有些结巴的道,在跟人家坦诚布公后,说这个似乎有些……

     姬曼微微一怔,然后笑出声,“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没有那种意思,我可以等你的。”

     “你不介意吗?”谢钰奇怪的道。

     她以为姬曼应该是会介意的,她又错了?

     姬曼有点明白谢钰在担心什么了,闷笑道,“你怕我介意,然后帮七曜不帮你?”

     谢钰干笑。

     “别傻了。”姬曼拍了拍谢钰的头,“我不帮你帮谁?七曜吗?”

     “你对她真的没感情?”她不信呢。

     姬曼揉了揉谢钰的头,叹道,“如果说我对七曜是喜欢,那对你,就是爱。我一直以为我是爱七曜的,但后来遇到你才发现,我对她只是喜欢,还不是爱,所以我最后……”那么残忍的将她分尸镇压了。

     话未尽,但谢钰已经明白了姬曼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