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YRCGIAJHO"></menu><noframes id="gKfnIxu5W"></noframes><button id="307461"></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深夜里的来客
    时间荏苒,转眼间,上半学年已经结束。

     这半学年夏彦学到的东西要远远大于一年级,不仅跟着鹤野秀俊老师学习了鬼道,还掌握了瞬步。

     尤其是鬼道,夏彦现在已经掌握了破道的前二十个,以及缚道的前十五个。

     随着掌握的鬼道越来越多,而且序号越大,难度也就越高,花费的时间也就越长。

     但是这种掌握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同级学生。

     要知道真央灵术学院的学生,并不会按照序列号来进行学习,只会掌握一些独特的鬼道,并且反复的运用。

     这些筛选出来的鬼道,都是用途比较大的,比如破道之一冲,破道之四白雷,破道十一缀雷电,破道十二伏火等等,以及缚道之一塞,缚道之四这绳,缚道之八斥,缚道之二十一赤焰盾等等。

     学年期末考试的时候,学生只要能够掌握五个破道和五个缚道便达到标准。

     夏彦掌握了足足三十五个,除了鬼道众和一些强大的死神外,很少有人可以掌握如此多的鬼道。

     夏彦的目的是将一到六十的破道和缚道全部掌握,反正自己拥有五等灵压,中级鬼道也可以掌握。

     只要自己掌握如此多的鬼道,就代表战斗的多样性。

     雏森桃可以将伏火,赤火炮,曲光两个破道一个缚道联合在一起,形成威力数倍的爆炸。

     夏彦也希望能够组合出更强大的招式来。

     夏彦的提高十分大,现在的他,比阿散井恋次要强很多。

     。。

     此时夏彦和阿散井恋次都站在训练室里,阿散井恋次握着一柄木刀,朝着夏彦冲来,当头劈下。

     夏彦轻轻向前迈出一步,但却不自觉的使用了灵力,瞬间躲开这一击,到了阿散井恋次的身侧,右手食指轻轻一点。

     只见一道冲击波飞出,打向阿散井恋次。

     眼看就要被打中,阿散井恋次忽然身子向左一侧,差之毫厘的躲开,同时斜着身子,握住剑朝着夏彦刺去。

     眼看就要被刺中,一道白光出现,一闪而逝,落在了阿散井恋次的手上。

     下一刻,阿散井恋次的身形呆住,只感觉到麻痹感传来。

     破道之四,白雷。

     射出一道雷霆,可以将人体贯穿,不过夏彦舍弃咏唱后,又刻意控制威力,让威力大大降低,只让阿散井恋次感到麻痹感。

     阿散井恋次手里的木刀掉在地上,他看着夏彦说道:“你的实力越来越可怕了。”

     夏彦笑着说道:“恋次大哥,等你学会了鬼道之后,自然也可以做到这点。”

     阿散井恋次摆了摆手,说道:“那日你教给我的破道之一冲,我用了两个星期才掌握,而且必须咏唱,耗费的时间太长,威力也普通,完全做不到瞬发的地步。”

     阿散井恋次的鬼道天赋本就不算太高,使用鬼道咏唱的话,耗费的时间太长,会给人反应时间,实战价值比较弱。

     除非中级鬼道,如苍火坠黄火闪这样的威力比较大的破道。

     另外如果达到高级鬼道的地步,无论是双莲苍火坠,还是飞龙击贼震天雷炮,亦或者是黑棺,都有着改变战局的威力。

     哪怕是自己的老师,鹤野秀俊,也只能施展出几个高级鬼道。

     至于禁术,即使是现在的鬼道众大鬼道长,也做不到。

     夏彦和阿散井恋次一起出了训练室,现在正是第一学年结束的放假时期,不然平时同处一个寝室,也没有太多交流的时间。

     两人回到了寝室,吉良伊鹤已经收拾东西回了家,屋子里只剩下两人。

     此时已经是傍晚,两人洗漱一番,回了各自的床上睡觉。

     但是到了夜幕降临之时,一道身影却出现在窗口,伸手抓住夏彦,抗在肩上,瞬间便消失不见。

     夏彦被抓住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却没有睁开眼睛,保持着身体的放松,任由对方带着自己前往远方。

     但是在路上,夏彦却在分析着可能遇到的情况。

     对方扛着自己,身材并不高大,距离地面的高度有限,而且肩膀并不算宽。

     在这一点上看,对方比自己高不了太少。

     但是夏彦不敢小觑,对方的速度很快,使用瞬步,一瞬间就到了三十米外,而且并不只限于平地前进,即使面前出现一栋楼房,也可以轻易跳上去。

     另外,对方的速度十分平稳,这证明对方对于瞬步的掌握要远远超过自己。

     还有呼吸,呼吸的节奏十分缓慢,比自己步行还要慢,身体几乎没有什么起伏。

     这个人很强,至少在白打和瞬步上,有着远超自己的实力。

     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已经醒了,如果偷袭的话,或许有几分胜算。

     夏彦继续保持着沉睡状态,以自己所在的宿舍为中心,根据对方几次调转方位,来判断对方的位置。

     先先南,再向东,这是瀞灵廷中央的方向,而且是中央靠东的位置。

     继续前行了一部分,对方带着自己上了山,这座山就是中央六十四室对面的山脉,山崖是双殛之丘,也就是双殛的所在地,然后在半山腰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这座山,其实是二番队的队舍以及隐秘机动部队所在的位置。

     再加上对方暴露出的瞬步和控制身体的技巧。

     夏彦知道来的人应该和二番队息息相关,但为何抓捕自己?

     夏彦搞不懂,难道怀疑自己是敌人,可是审讯逼供是九番队的事情。

     二番队的职责是行刑,隐秘机动部队的第一分队是处刑和暗杀,第二分队是巡逻,和十番队的职责相似,但却是监视死神动向。第三分队是监察队,负责看管蠕虫之巢。第四分队是里廷队,负责传讯。

     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成为他们的目标,一旦成为他们的目标,必然已经死了。

     所以夏彦判断这和二番队以及隐秘机动部队本身的职责没有丝毫关系,但是如果得不到允许,必然无法擅自闯入这片区域。

     个头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能够随意进出二番队和隐秘机动部队,有着高超的瞬步技巧以及对身体的极致控制。

     整个护廷十三队就只有那个人。

     所以当对方将夏彦放下以后,在对方俯下身子要喊醒自己的时候,夏彦唰的一下睁开眼睛,看着带着面罩上方有着黑色眼瞳的双眼,轻轻的问道:“碎蜂队长,这么晚了,您把我带出来有什么事情?”

     听到夏彦的话,对方身体一僵,呆呆的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