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金水乱定思变局
     着那被围得铁桶般严实的金水都,此时也不是安宁的景象。

     陆曼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眼睛还兀自合不上的中年人,嗤笑了一声,在那人的衣服上把长剑的血渍抹了抹,又复收归入鞘,转身走了。他身边的手下人也及时跟了上去,但只有几个机灵的,先是弯腰把周围一遭死尸身上的陆字腰牌都收了起来,再跟了上去。在这一群人走了之后,隐藏在暗处的人,也默默走了出来,熟练地把死尸的人头都割了下来,简单处理一番后收入了一架架鹅笼中,只等着一会儿就挂出城墙外。

     这是一场叛乱,蓄谋已久的叛乱,这一点陆曼很早就知道了,但出于一些小心思,他一直都是看破不说破。而这场叛乱的发起者就是那已经死在陆青之手的陆明之父,陆宏。金水都内一共一千余人的守军,居然被他暗中策反了将近三百人。本来三百人也就算了,因为只那陆宏父子的才智,就是再给二十年也玩不过陆曼,反倒是会给他一个清除异己的大好机会,所以这三百人里可没少塞些细作什么的。可没想到,陆宏也真是丧心病狂,竟然引了周围的悍匪来攻城!城外三四千匪军,城内还有近三百人的内应,没有任何防备的陆曼险些被这一群乌合之众直接夺下了城门,幸好几个家生子冒死报信,才不至于酿成大祸。陆曼一发力,城内叛乱很快就平息了,只是这之后能上城楼防守的守军就只有六百人左右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肚中无半点才学,心中的志向倒是不小。家族里就安排了这种废物来吗?”

     “二少爷,家主当时不是也没想到,会出这种事不是吗?而且家主他也很难做的,毕竟偌大个陆家,老爷要考虑的东西,毕竟是要多一些的。。”

     “王伯,你不用说了。”陆曼抬起手制止了老人的诉苦,这种话从他担任这金水都守开始就一直在听,大哥说,老父说,几乎所有人都在说。陆家,陆家!陆家!!!全都是陆家!那群遗老遗少还在想着以前陆家在三江的无双威势,因为大哥远在京都,所以只要是能拉上关系的旁系都在借助他这个梯子往上爬,收拢权势。陆曼已经记不清自己为那些旁系收拾过多少次残局了,因为这个,他已经在这个小小的都守上干了很久很久了,比他自己想象得要长得多,也因为这个他的两鬓早早染上了霜华。

     “您不用说了,我都懂。陆宏的事,之后我会和父亲好好说,那群旁系的事,已经到了不得不下决断的时候了。只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这群贼寇。”青年走到了女墙边,一手拔下了一根射透城砖的羽箭,放在眼前细细端详了一会儿,又随手丢到了城下。不出所料,官造货,陆宏果然还参与了倒卖军器的勾当。再放眼望去,几千人的营帐杂乱地分布在城外,数十朵营火星星点点燃烧着,虽然不合兵法,但那数量的差距还是让他暗暗心惊。

     “那小少爷那里。。”王伯又说了一句。

     “三弟是您看着长大的,您还不清楚吗?就陆宏那个废物儿子,能骗得到他吗?只怕是已经被利用完杀了。若真是这样,那他管辖的四百私兵在明日正午就可以到达了。”陆曼耐心解释道。这王伯虽是家奴,但是辈分极大,祖上就是跟着陆祖横行沙场的,论资排辈起来,还是他们的叔爷爷!就是陆曼他们的父亲——当代的陆家家主看见了他也要好声好气,重活累活一律不给他,逢年过节还要专门安排请吃酒席,奉送礼物,且他性格又极好,会做人,于是陆家大部分人也就接受了王伯的长辈身份。

     “那太好了,若是有小少爷那四百人马,我们说不得。。也。。。”也了好几次,王伯终究还是说不下去,毕竟就是加了那四百人,三四倍的差距,希望还是很渺茫的。

     “是啊。只希望三弟这个时候别让我们失望,别负了他三江才学第一,龙乡山魁首的名号,赶紧想出个办法来解决现在的困局。”

     天空的边际已经开始微微泛白了。

     ——————

     而在另一边,陆青这边在连续击败了两股流寇后,虽然自身还没有什么兵力上的损失。可是精疲力尽的士卒们,也明显不能在继续进发金水了,不然那就不是救援了,是送死了。陆青也就吩咐了下去,继续埋锅造饭,早早吃完后全军休息整备,等到明天一早再出发。

     只是普通士卒休息了,领军的陆青,宫弥两人还休息不得。刚一入夜,宫弥就受邀钻进了陆青的帐篷内,而雷平则在外面守卫着,不让任何人靠近这处大帐。虽然陆青对自己的四百人很有信心,可是总是要防患于未然的。

     “少主,照这样的行进,我们明天正午也就能到达金水城了。有了这四百人,想是那些贼寇也会知难而退了吧。”

     “不。宫弥,你想的太好了。”陆青叹了口气,伸手握住桌上的一杯清茶喝了起来。终究是格局不够大,考虑不到深层次的东西,不过在没有良将的现在,也只能暂时一用了。

     “少主啊,这自古以来,就只有贼怕官,又哪有官怕贼的?若是您不相信,我明天就和雷平率马军先行,一定斩将立功,若是您看不到贼首的首级,就拿我的首级来顶!”宫弥直接豪言出声道,帐外的雷平听到了,也是把头伸了进来,应和地吼了几声,但随即就被陆青瞟过来的目光吓了回去。

     收回目光,陆青又摇了摇头,放下茶杯,伸手从袖套里取出了一小卷羊皮制成的地图,小心翼翼铺在了桌子上。宫弥见此也是小心地掌起了油灯,防止有什么火星溅落,伤了这宝贵的地图,同时又要保证这微弱的光芒正好能照亮整幅地图。毕竟地图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能有机会看一眼,对于一般人来说简直就是祖上积德了。

     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光凭宫弥那一点的知识才学,还不能只凭看地图就研究出陆青心中的那些弯弯道道来。来回看了几遍后,只好再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一脸高深莫测的陆青。

     “还请少主明示。”

     “你看!”文士白皙的手指缓缓点在了金水都上,又慢慢顺着这座城朝着周围的三江滑动,身体也一点点挨近了宫弥。这么近的距离,一向庄重的宫弥此时都能闻到一点文士身上衣服的熏蒸花香和天然的体香,比之他以前见过的风尘女子还要勾人一点,他不禁咽了咽口水,心神一阵晃动,但又马上醒悟了过来,咬了咬舌尖,继续看着。专心之后,渐渐地,他也好像看出了点什么东西,心中多出了一点猜测。

     “这是初春的布雨图?不对!这是灾荒发生的地区!这是?您的意思是。。”

     “是的。”陆青第一次露出了些许赞赏的微笑,又把手收了回去,笼在了袖筒里。“是灾荒发生的地区。今年还有去年招收的民壮大多是从这些地方逃到陆家这里来的。民怕官?贼怕官?可如果都活不下去了,还会怕官吗?山东那里的兵灾就是以此为借口起来的,如果说山东那边的看上去还有些奇怪,像是被人可以操纵的,那这里就真的是自食恶果了。饥民冲城。。呵呵。”

     “可今年的救济不是已经派发了吗?”

     “那广之,你可知道这救济是谁负责派发的呢?”

     “这...属下倒是不知了。”

     “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