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YRCGIAJHO"></menu><noframes id="gKfnIxu5W"></noframes><button id="307461"></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尾随
    待她走出门时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并用符咒开启了夜视之术,因前方那人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她分辨不出那人是谁,但光看身形应该是个男人,所以只能悄悄的尾随在那人的身后,跟着前方的人来到溪口,踏着溪中的青石过了溪,走过一条窄窄的小路后,便是村南的山脚,前方是一大片的梨花林,这里除了一两户果户便没人居住了。

     那人提着手里的灯笼走进了梨树林,道道树影先后交错着倒映在地面上,随着他的向前移动逐渐向后倾斜着拉长然后忽的一下缩短消失,纯白色的梨花在明晃晃的烛火下也仿佛渡上了昏黄的颜色。

     “仙……仙姑。”梨林深处那人提着灯笼,看着前方。

     “听说村子里又来了几个除妖师?”娇柔妖媚的女音自传入耳中,那口气中带着淡淡的嘲讽与不屑。

     “是。”灯笼的光秃自照亮了那人周围的影响,却因他身形较高,将站在他前面的人挡的严实,她根本看不见那个女人的容貌身形。

     “想办法把他们引来,我需要精气加深我的修为。”那声音依旧是那么得娇柔妖媚。

     “我一定会按您的吩咐帮你把人带来,只是……”“只是什么?”娇媚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玩味。

     “仙姑,您何时出手将小女身上的毒解了?”

     “急什么?只要你按我说的话去做,时候到了我自会把解药给你。”那不紧不慢的妖媚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威胁。

     那人忽的一下跪在地上,磕了个头。“还请仙姑高抬贵手放过小女,我愿意代替小女受那毒药的折磨。”

     孟雅看了一眼头磕在地上跪着的男子,又抬眸看着那被男子直挡住的女子。

     女子身着一袭红纱衣裙,肤白胜雪,面容极致妖娆精致,身形曼妙,凹凸有致。

     女子微微侧了侧身,眼眸低转了下,回眸看着那头依旧磕在地上的男子,似诱惑道。“只要你把这件事情办完,我就将解药给你。如何儿?”

     闻言男子抬起头看着她。“当真?”。

     “自然。”“多谢仙姑恩典。”

     “明天晚上我就要见到一个人。”“仙姑放心,明晚我一定会将人给您带来。”说完那男子缓缓的要转身离开’孟雅瞪着眼看着那人,真是麻烦从刚才到现在看的全是他的背部与后脑,你丫的终于要转身,终于可以看到你的正脸了,在不转身她的夜视之术了就要到时间了。

     “等一下。”女子叫住了刚要转身的人,眼睛看向孟雅藏身的梨树那里。

     孟雅迅速依身靠在树上,暗道:糟了,被发现了。她明明用符咒敛自身的气息,尽然还能被发现。

     女子迈着幽柔的步子,轻轻扭着曼妙的腰肢走向孟雅藏身的方向。

     躲在树后的孟雅眼睛斜视地面,随时准备出击,可是却感觉身前出来有人,她立马回头看着来人,双目圆睁,还未来的急发出声音便被捂住了嘴。

     那红衣女子缓步走道孟雅藏身的梨树,转头看着空荡荡的树后,双眸微眯了一下,便恢复了先前的笑意,看来是她多心了。

     “是你?”溪口槐树下孟雅微抬着头看着眼前的人,心中的由刚才的恐惧变成惊奇。“你怎么会来这里。”

     温言看着她唇角微勾笑容温润却没有说话,只见他抬起了手比划着:跟着你来的。

     “嗯?”孟雅微愣,怪不得从见到他开始就没听他说一句话,原来不是因为他高冷,而是因为他不会说话啊。

     她刚要开口说话,却被温言拦着肩膀带到了树上。

     孟雅转头看着他,他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出声,眼睛却盯着前方不远处,顺着他的目光,她在前方不远处看到了明晃晃的光亮,那道光亮越走越近。

     是他?她瞳孔微缩看着那人。待那人踏着青石过了溪,消失在前方拐角处时温言才带着孟雅从树上跃了下来。

     她看了看前方光亮消失的地方,回头看着温言。“你跟着我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坏人?”

     本来面色平静的看着前方的温言,转头有些意外的看着她,却在下一息间又恢复了之前的深水无波,平静温和之色。

     “看来是说对了。”孟雅仰头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你看我这么萌这可爱,哪里像坏人了?嗯?”

     温言哭笑不得看着她一脸委屈的样子,真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萌是形容一个人的吗?他抬起手: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她低头抬起手捏了捏眼角,点头道。夜视之术果然很伤眼睛。

     回到贾家后她便托了衣服躺在床上便呼呼大睡(真是没心没肺),直到第二天早上日上三竿还没睡醒。

     “喂!懒丫头,该起床了!”琼珍现在床边掐着腰看着仍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人。

     “呼——”睡梦中的孟雅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下坐了起来。

     “你是懒猪吗?还有半个时辰就巳时了,你还打算睡到什么时候?”

     “嗯……”孟雅眯着眼,迷迷糊糊的抬起手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头发。

     “知道了,我起来还不行吗?”

     琼珍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他骂她她竟然没反应?看来是觉睡多,睡坏了脑子。

     “那你快点,我先出去了。”

     “嗯……?嗯……。”孟雅揉了揉眼睛,点点头。

     琼珍脸色僵滞带着几分惊忧,迈着紧而急的步子,一溜烟的溜出了屋子,他要是不快走万一她清醒过来,他可没好果子吃。

     收拾了一番后她便走出了屋子。

     孟仁、温婷外加昨天晚上和她一起行动的温言,琼珍还有小盈都站在门外等着她。

     孟仁双臂盘在胸前看着她,温婷双手叠交在小腹处看着她,温言一手付在身前一手付在身后看着她,还有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小大人模样的琼珍以及双手合放在胸前的小盈也在看着她。

     一时间她只觉的脸红发烫。“嗯?呵呵……大家都在?早……早啊?”她打量着几个人尴尬的笑了笑。

     “走吧。”孟仁放下盘在胸前的胳膊,迈步走进了屋中。

     几个人在屋内进一步探讨了晚上的行动。

     临近正午几个人悄无声息的出贾家,本来打算在梨树林里找个地方设下束妖的阵法,方便晚上行动。却在梨林西边过看到了一小片树林,在查看了一下周围地形条件后,几个人商讨了一下决定在林子里设下束妖阵。

     林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