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YRCGIAJHO"></menu><noframes id="gKfnIxu5W"></noframes><button id="307461"></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将计就计
    孟雅手握桃木剑,立于胸前,咬破左手食指后,将指尖上渗出的血液摸在剑身上,镇定几秒后,待剑身上的血液消失后,剑身陡然裹上要阵红光,又等了几秒,剑身红光消失,她便迅速将剑锋指向地面,剑锋离地三分左右,她迅速的移动着脚步手腕快速而灵活转动着,期间她重复着将剑立于胸前,并在剑身写画着奇怪的符咒,待到她一个空翻跃出几米后,林间地面上便多出了一个泛着红光的图便呈现了出来:一个由五条红线勾勒而成的五角星内是一个太极图,而五角星的每个角都顶着一个圆,五个圆由五条直线相互牵引连接着,其内写着奇异的文字,字体泛着不同颜色的光,应是代表五行的颜色。黄色代表金,蓝色代表水,绿色代表木,红色代表火,紫色代表土,最后又一个大圆对阵个阵进行了封尘。

     孟雅站在阵外剑立于胸前,闭目凝神嘴里默念着咒语,待阵法红光退散,地面恢复本来面目时,她才手腕一转,敛了心神,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放下了手。

     “哥,好了。”孟雅回头看着右边半靠在树下的孟仁回头看着她。

     “我们去周围在熟悉一下地形在便回去吧。”孟仁起身离开了树下。

     再次熟悉了下周边地形后,几个人便回了贾家。

     转眼夜幕降临,按照计划其他三个人提前出了门,只留下孟仁一个人在院子里。

     琼珍和小盈坐在桌旁,两个人一会儿看看对方一会儿抬眼瞅瞅孟仁,孟仁坐在桌子边静静地等着。

     “咚咚咚。”三声清缓的抠门声响起。

     琼珍眼睛一亮看向孟仁,孟仁抬起手放在嘴边,示意他不要出声,起身走到口。。

     “管家?”看到来人时孟仁微愣。“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村子里又有人死了……”“在什么地方,快带我去。”

     “哦,哦哦!”管家用力点了点头转过身,孟仁跨门而出顺便将门也带上了。

     “之前我不是要你告诉村子里的人不要出门吗?为什么还会有人死了?”管家将大门上的门栓拿了下来,从家丁的手上接过了灯笼。

     “这……我……也不太清楚……。”管家迈步出门后转身为他照着门槛。“孟姑娘他们去哪儿了?您不带上他们吗?”

     “他们去村子里了,想借着夜色将那妖怪引出来。”孟仁跨过门槛跟在他身旁。

     “那你怎么没一起去。”

     “贾家一直都在招除妖师除妖,怕是那妖怪对你们贾家甚是记恨,为防它上门报复,我便留了下以防途生变故。”微微停了一下。“早知道会出这档乱子,我便不让他们去了,一来能有个人来帮忙,二来也可以留下个人照看贾家。”

     走在他身旁的管家全身僵颤了一下,其实白天孟雅几个人在屋子商讨着晚上要出门钓妖怪,让孟仁留下照看贾家时,他就躲在门外偷听。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是几个人故意说给他听的。

     孟仁跟着他过了溪。

     “这……,是哪里?”孟仁一直跟着他来到了山脚下,他站在看着梨林外迷惑的看着梨林。

     “死的那个人就在梨林里。”

     “嗯。”孟仁点了点头跟了上去。

     两个人的影子映在梨林间的地面上,不断地向前移动着。

     走着走着管家突然停了下来,孟仁往前走了几步后转身看着他。“你怎么不走了?”

     管家头一歪看着地面,闭上了眼睛复又睁开一脸愧疚道。“不用走了。”

     “不用走……了?”孟仁看了一脸周围神色为变,变的有些警惕。

     一声娇俏阴柔的话语自空气传来。“呵呵,是不是很好奇?这里根本没有死人,他却为什么说不用走了。”一阵幽紫色的烟雾缭绕而起,幽紫色的雾气逐渐散开后,一个身着红衣,容易极致妖媚的女子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孟仁转头看着管家。“你能否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管家低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

     “呵呵……”女子看着他,红艳的唇一张一合不紧不慢道。“还不明白吗?他把你刷了,把你引来就是为了出卖你。”

     孟仁迅速回头,看了一眼依旧,低着头的管家,转而回头看着那女妖。“这么说村子里的人都是你害的了?”

     女子美眸在眼底,低转了一下,语气轻佻道。“是啊?”她看着孟仁眼中泳上一股阴柔的笑意。“怎么,想杀了我吗?”

     “虽然,不知谁给你的自信,既然敢不把除妖师放在眼里,但遇到我算……!?”你倒霉三个字还没出口,便听那女妖道。

     “怎么怕了?求我的话,我会试着让你死的痛快点。”

     “求你?遇到我算你倒霉。”说话间他已经招出阴阳玉中的铜钱剑。

     “啧啧,不听话可是会死的很痛苦哦?”

     红衣女看着他盈盈笑道,紧接着莲步轻移轻松的躲开了孟仁迎头劈来的一剑。

     “你的修为比之前,我吃的那几个除妖师的确高出很多,我都有些不忍心杀你了。”

     “既然不忍心,就乖乖死吧,怎么样!”孟仁双目神色一凝,眉头微微一触,对于她的闪躲速度,他攻击起来很是力不从心,本来以为可以轻松将她引到西边的林子里,现在看来有些困难,他需全力以赴才行。

     西边树林里。

     孟雅坐在树杆,腿荡在半空,嘴里含着一片叶子,手中握着桃木剑。因为怕小盈他们会出什么意外,所以她提前取出了玉中的桃木剑,将玉留给了小盈,以防她们遇到危险。

     她牢牢的盯着西方,生怕一个不小心,错过了捉妖的最佳时机,夜色的双眸在月光下格外明亮清冽。

     温婷和温言一上一下,站另一棵树的树杈上,同样眺目看着远方。

     梨林间。

     红衣女子一掌打在孟仁的肩窝,孟仁应声摔出了好远。

     “咳咳咳……。”孟仁坐在地上捂着肩膀咳了几声。

     “让你乖一点,你就是不听,现在该乖点了吧?”红衣女子不紧不慢一步一步的向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