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YRCGIAJHO"></menu><noframes id="gKfnIxu5W"></noframes><button id="307461"></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六章 往事难忆
    从龙延城回去之后,几个人便一起去了天玄宫的议事殿。

     将龙延城内发生的事情,向天玄宫掌门人汇报了一下情况。

     依照宫规本应将柳智散了修为,逐出师门。

     但却因孟仁几个人,以及封尘子帮忙求情的缘故,外加考虑他这些年为宫门做的那些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给予从轻处罚,鞭责九九八十一下,革去其外门长老一职,罚其面壁半年。

     而天玄宫门内之人不少对此都存有偏见,在私下议论,对其处罚过轻。还说温婷和温言被封尘子新收的两个弟子给带坏了,变得是非不分。说封尘子和蕴尘子多管闲事,柳智又不是他们的弟子,却容着自己弟子徇私舞弊。

     “你们是不是闲的,吃饱了撑到了是吧?啊!?”孟雅掐着腰瞪着眼睛看着围栏边。“再让我看到谁乱嚼舌根,我罚谁不许吃饭了。”这群小子简直是反了,好歹她和温婷他们怎么说也是他们的师叔,竟然在背后议论自己的师叔,简直是不像话。

     那在围栏下私下议论她们的几个小弟子,闻言逃似的离开了孟雅的视线。

     孟雅绷着个脸,一转身便看到了温言。

     温言看着她抬起手比划道。:师伯找你。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孟雅点了下头,向日灼院跑去。

     温言转身看着那走远的背影,微微垂下头,眼中隐有哀伤与自卑之色闪过。

     “师父,你找我。”孟雅一边说话一边走进了门。

     “孟仁,他还好吧。”

     “师父,你怎么这样问啊。”

     “他从回来了,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这几天都没怎么出门。”略微顿了一下,又道。“你们下山时,是否还发生了其他事?”

     “发生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如实禀报了。”孟雅抬头看着封尘子。“至于我哥突然的变化,我想…可能是下山时,所发生的事,让他想起了以前的事,所以…所以……”那段往事,恐怕不单单是他一个人无法逾越的,就连她也…

     “好了,为师明白了。”封尘子看了看她,抬眼看了一眼门外。“今天,天色已晚。明日,将他叫到我这里。”

     “是。”孟雅点头应声道。

     “回去早些休息,明日,随孟仁一同来我这里。”

     孟雅拱手颔首,眸中神色微闪。“是,师父。”说完,缓缓的退退出了门。

     封尘子看着那跨门而出的背影,抬起手摸着胡子。

     他就想吗?这两个人下趟山,说起话来怎么跟换了个性子似的。虽然,收他们为徒时间不长,但他觉得,自己对他们的性子还算是了解的。

     “小雅姐姐。”小盈看着她,抬头摇了摇她。“姐姐,姐姐…”

     “啊…?怎么了?”孟雅宛如大梦初醒的回头看着小盈。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就寝了。”

     “哦,好,你先睡,姐姐一会儿睡。”

     小盈瞅着她看了一会儿,点头道。“嗯,好。”

     孟雅转头看着小盈换好了衣服,钻进了被窝,闭上了眼睛。便回过头看着桌面,继续发呆。

     第二日,清晨。

     “师父,您找我。”孟仁站在屋内对封尘子拱手一拜道。

     “嗯。”封尘子放下手中竹杯,抬头看着他和一旁的孟雅。“孟仁……”

     “弟子这几日拘于往事,心有困扰,现在弟子已经想明白了。”孟仁拱手颔首,又道。“近几日让师父担忧了,还请师父不要怪罪弟子。”

     封尘子看了看他,微微坐直了点,抬起手捋着胡子,带着探寻的意味看着他道。“想明白就好,想明白就好。”其实他说的不是这个,他看了看一旁不说话的孟雅,又道。“下个月,门内要举行护法继任赛,你们趁这几日好好的准备一下。就算你们参加了比赛,多留个心观察一下也是好的。”

     “是,师父。”两个人一起拱手道。

     “等护法继任赛一过,为便开始亲自教你们修行。”

     “是,师父。”

     “随你们的温师兄和温师姐修行去吧。”

     “是,师父。”

     看着转身出门的两个人,封尘子抬起手摸着胡子,双眸轻眯。

     因为宫内护法继任赛即将来临,所以近几日门内的弟子,都奋发刻苦的修炼着,每个人都希望可以在继任比赛当日,得四大神兽一缕灵源的认可。得到参加比赛的资格,但是每个人却也清楚,能得到神兽认可并非易事,但是每个人却都不愿轻易放弃。

     “温婷。”坐在宁心聚气的孟雅突然开口道。

     坐在她对面调息打坐的温婷睁眼看着她。“嗯?”

     “这门内弟子都在为,护法继任赛做准备,我们这样耽误你和温师兄,实在是心有难当。”说着,她看了一眼坐在温婷左边,盘膝打坐的温言。“要不你和温师兄先去修炼,我们自己炼就行了。”

     温婷看着她,美眸流转。“我和哥哥,不参加护法继任赛。”

     “为什么?”继承那四大护法应该是无尚的荣耀吗?

     “看不出来,你和温师兄还很淡泊名利的吗?”

     温婷抬起手用力点了她的脑门一下。“你呢,别偷懒了,学学你哥,努力一点。”

     “哦。”孟雅看了一眼身旁的孟仁,委屈的瘪瘪嘴,便乖乖的闭上了眼睛。说实话,对于他们说的什么修仙,她真得感到万分无力。

     而坐在她对面的温婷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边依闭着眼睛的孟仁。

     其实她和哥哥不是不想参加继任赛,只是他们的身份不许,一个只属于他们与另外七个人的使命。

     都说时间飞逝宛如流水,转眼便离护法继任赛只剩下了三天时间。

     午后,孟雅和孟仁闲来无事,在日灼院内的凉亭里小憩。

     “老大,你陪我玩一会儿呗。”琼珍站在孟仁跟前,仰着小脸看着他。

     “玩什么玩儿?成天就知道玩,你就不知道努力修炼修炼,将来有一天飞升成仙?”孟雅看着他一脸严厉的问道。

     ”嘁,自己连宁心聚气都做不到,还好意思说我?”说着他将双臂盘在胸前,昂着头,一脸趾高气昂道。“再怎么说,我也修炼到了老不死的境界,可比你强多了。”说完看了看孟雅那气得发青的脸,转身便跑出了凉亭。

     “你这个小崽子,有本事别跑!”孟雅指着那跑出凉亭的小家伙,便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