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五章 妖仙殊途
    “哥……我这不是没事吗?你怎么哭了?”孟雅抬起手,一边给他擦着眼泪,一边迷迷糊糊的问道。

     “还不是让你吓的?”

     “胡说,我哪里会像你,一本正经的吓人。”

     “是是是,你不会……。”

     本来还睁着眼睛的孟雅,眉头突然紧皱了一下,紧接着便又闭上了眼睛,那给孟仁擦着眼泪的手也滑落到小腹上。

     “小雅……。”

     温言再次将手搭在了孟雅的手腕上。

     另一边的孟仁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良久,温言抬起手,比划道。:她没事了,只是昏过去了。

     孟仁眉头为皱,眼中带着疑问。

     “她现在没事了,只是暂时昏过了。”温婷看了看那躺在他臂弯处的孟雅,又看着他说道。

     “昂。”孟仁这才点了点头。

     “柳师兄他……”温婷看着他欲言又止道。

     “他,应该还在城西。”说着他将孟雅往温言怀里靠了靠,温言伸手接过孟雅将她抱了起来。

     孟仁站了起来转过身。“走吧,我带你们去。”

     温婷看了眼抱着孟雅的温言,回头看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

     几个人来到密室时,柳智正依做在墙根,头发凌乱不堪,嘴里念念有词,一会儿笑,一会哭。“凭什么?你们凭什么?你们有什么资格……?”

     “师……师兄。”温婷刚下去他的身旁,却被孟仁一下子拽住手臂,将她拉到了身后。

     孟仁缓缓走到他的身旁蹲了下来。

     “我只不过是想祛除身上的妖血,我有什么错……”说着他抬起手,用力揪着孟仁的衣襟,晃着他问道。“你告诉我?我有什么错?啊!?”

     “孟……”温婷脚底一抬,想要上前,却见孟仁抬起手,示意她不要靠近。

     “你自欺欺人,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却还想尝试,这便是你的错。”

     “你胡说?!”柳智用力推开他。“那是可能的,哪怕只有有不到一层的可能,我也会去试一试。”“因为只有祛了身上的妖气,我才有资格参加天玄宫的护法传承比赛。”

     “你……!”孟仁揪着他的衣襟,眸中怒火中烧的瞪着他,但却又不知为何逐渐平复了下来。

     只见他松开柳智的衣襟,缓缓道。“我可以帮你,压制住你身上的妖气。”

     “哼~!”敖君站在温婷身旁,看着孟仁的脊背冷笑了一声。一个人如果太过善良,便等同于软弱。

     “真得?”柳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跪坐了起来,一脸期盼的看着他。

     “但前提是你要跟我回天玄宫。”

     “好!只要你能帮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孟仁转头看向温婷。

     温婷点了一下头,走上前去用仙锁将柳智捆绑了起来。

     孟雅再次醒来时,是第二天的正午十分。

     “你终于醒了?”她刚一睁眼,便看着一个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站在床边看着她。

     “是你。”孟雅撑着床坐了起来,看着站在床边的人开口道。“你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来?不怕被人发现吗?”

     “没事儿,敖君现在正和你哥哥他们在正殿呢。”

     孟雅点了下头,看着眼前的人笑道。“那天的事多亏了你,要不然我哥恐会性命不保的。”

     “其实,我只是不希望你们冤枉了敖君。”听孟雅这么说,站在床边的人有些不好意的回答道。

     孟雅张嘴还想说什么。

     却见那人慌张的回头看了一眼门外,回头看着孟雅。“有人来了,我得走了。”

     孟雅看了看门外,回眸看着她。

     “记得好好珍惜,你们在一起的每时每刻。”

     “你放心,我会的。”说完,那人便隐身消失在她的眼前。

     孟雅看着那人消失的地方补充道。“祝你们幸福。”

     温婷等人先后走近了屋中。

     “温师兄,温师姐。”孟雅抬起手冲他们招呼道。

     “你总算醒了。”

     孟雅看了看温婷笑了笑,将目光移到孟仁身上

     孟仁看着她道了句。“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拿些吃的来。”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我……”看着转身出了房门的孟仁,孟雅看了看温婷,又看了看温言。“发生了什么事吗?”

     “什么事?”温婷看着她疑惑的问道。

     “没,可能是我想多了。”孟雅看着她笑道,又抬头望了望门口,便不再说话。

     吃过饭后,几个人便拜别了龙延城城主敖君,带着柳智离开了龙延城,赶回天玄宫。

     “我一直有件事,不明白。”空中温婷一边御剑,一边说道。

     “什么事?”由于飞行时带起的风太大,孟雅放大了声音问道。

     “你是怎么发现柳师兄是凶手的?”

     孟雅考虑了一下。“因为啊——我天声丽质。”说完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是认真的?”“啥?风太大了,你大点声。”孟雅双手按着她的肩膀,侧耳问道。

     “我说我在认真的问你呢,你是怎么发现的?”“让鬼魂帮我找的!”

     “啥?”“我是说找了城中那些,因自杀而无法投胎的冤魂帮的忙!”

     原谅她,她其实也不想撒谎骗人的,可是她答应过人家不会说的。

     其实吧,那天她不是要去茅房吗?结果半路遇到了小狐狸精,不是骂人啊,是真真正正的狐狸精。

     小狐狸精告诉她,那个龙延城城主是无辜,她不愿意相信。

     然后那小狐狸又告诉她,那龙延城城主其实,是龙族王室。因为妖仙殊途,为了能和她在一起,才封了自身的龙涎之气。本来她是不信的,但那小狐狸说起话来有理有据,所以她便决定赌一把,试着相信她。而事实证明,她赌对了。

     “冤魂?”

     “对啊,他们不能投胎,这样一来,他们也算是救了全城的百姓,不就可以将功补过去投胎了吗?”

     “以后,你还是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好!”

     “什么?!”孟雅眯着眼睛看着那滚滚的云海。看来下次出门她也得弄个斗笠戴着才好。

     “以后啊,你还是少和鬼魂做交易。”

     “哦!知道了。”孟雅点了点头应声道。为什么?为什么?回去的时候会是逆风?谁来告诉她?

     龙延城,后花园。

     敖君,坐在屋内的矮榻旁,手里握着一卷竹简。

     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正枕在他的腿上,手里拎着一串葡萄,咬着吃。

     “美人~?”女子抬起手摸了摸敖君的脸颊,调笑道。“来笑一个。”

     正在专心看着竹简的敖君,抬手握着她的手放在嘴边,蜻蜓点水般的吻了吻。

     而躺在他腿上的女子,则是一脸花痴的看着他,痴迷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