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醉翁之意
    “我……”温婷一时语塞,她这个师伯什么都好,就两点不好,一个是喜欢喝酒,一个是性子古怪了些,让人捉摸不透。

     “他是你的什么人,朋友吗——?”“晚辈听说,封尘子前辈医术高超,能解百毒,所以晚辈斗胆请前辈出手救救我的哥哥。”孟雅突然上前一步跪在地上,叩首请求道。

     “我与你们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你救他?”

     “我…………”孟雅转头看着温婷,向她寻求帮助。

     “师伯,您就不要和孟姑娘开玩笑了,您……。”老头白了她一眼提高了声音执拗道。“谁说我开玩笑了?你们要救人?不去找你们的师父?找我干嘛?”

     “…………”温婷和温言看了看对方,这师伯今天是怎么了?喝多了?还是吃错药了?

     “你看看你们师父,多有福气?有这么几个宝贝徒弟,成天陪着,却不知道好好疼着!再看看我,连个徒弟都没有,这要是我能有这么两个徒弟,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他们的,才不会向你们师父成天放任着,什么都不管。”说着人背对过身去不在看他们。

     “咳……”温婷低下头瘪着笑轻咳了一声。搞了半天原来是想拐着弯的,骗个徒弟啊。她抬头看了看仍旧跪在地上的孟雅,看孟雅马上就要急哭的样子。

     “哼咳……!!”温婷抬起手放在嘴边轻咳一声。孟雅转头看向温婷。温婷抬起手指了指她,又指了指那老头。

     孟雅当即眼睛一亮,回头向那老头叩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丫的不管,怎么样,先拜了师,哄着这老头儿,把她哥哥治好了再说。

     闻言那老头立马转过身看着她,故作惊叹道。“哎~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没说要收你为徒!”

     “可是我想拜你为师!”说罢又向那老头叩首道。“还请师父不弃,收下徒儿。”

     “咳咳咳……”老头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了几声,眼眸低转了几下,掩饰着尴尬。“我收你做徒弟,我能有什么好处?”

     “好处——?”孟雅余光瞥了一眼石桌上的酒:酒鬼。“我可以每天都去给您买上好的美酒?”

     “嗯,听起来不错。”那老头略微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不过呢,我还是不能救他。”

     孟雅仰头看着他,僵笑道。“为什么?”这丫的,恐怕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没同情心的大爷了。

     “他和我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救他?”

     孟雅低着头,丫的,这感情是要她把她哥哥卖给他啊,哎呀不管了!“师父,您看,我和我哥从来都是行影不离,我在哪儿,他在哪儿,既然我已经是您的徒儿了,那他自然也是您的徒儿,作为师父启能对自己的徒弟见死不救?”

     “嘶——听你这么说好像有。”他抬起手摸了摸胡子看着温言吩咐道。“行了,看在你这么有诚心的份上,我就勉强收了你吧!温言把他放到到我的屋子里。”

     琼珍嘴角抽搐的看着那老头儿将孟雅扶了起来。有道理个屁?诚心?在哪儿了?他怎么没看到?这绝对是他活了几千年见过的最无厘头的拜师收徒。要不是担心老大的安全他才不会忍着,非拆穿他们不可。

     孟雅跟着温言,将孟仁放进了老头的屋内。

     “行了,这里没你们什么事情,都出去吧。”

     “可是……”“哎呀,没什么好可是的,快出去。”老头看着她催促道,见她还不走,便对温婷说道。“温婷带着她一起去玉衡院挑间屋子。”等行了拜师之礼,再让她住进日灼院吧,不然他那几个师侄,又要说什么,这不对那不行了,要多烦人有多烦人。

     “是!”温婷拱手颔首道。放下手后她看着孟雅道。“我们走吧。”

     孟雅似不放心的抬头看向床上的孟仁,又看了看站在床边站的一脸深思的摸着胡子的老头。

     温婷抬起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孟雅转头看了看她,轻点了下头,才跟着她走了出去。

     出了屋后温婷看着一脸沉重的孟雅安慰道。“放心吧,有师伯在,你哥哥一定会没事的。”

     孟雅没有说话,只是轻点了一下头。

     “师伯要我们去看看屋子,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吧,嗯?”温婷看着她似在征求她的意见。

     孟雅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便跟着她向凉亭走去。

     屋内老头坐在床旁,手指搭在孟仁的脉搏上。“嘶——?”这个温言真是学艺不精,这小子中的妖毒那里有那么严重?只要一般的解毒丹药就可以解除,不过他的确受了点内伤,但只要调养几天也就没事儿了。这种小事也要找他来医?真是白学了这么多年医了。“学艺不精啊。”他摸着胡子摇摇头,说着便将手伸进了衣袖里,摸了半天,才抬起袖子低下头,仔细向袖子里看了看。“哎呀……?”这解毒丹他明明记得放在了身上,怎么没有了?哦!想起来了,温言下山时给他了。哎~!看来他要去炼丹房再拿一瓶药才行,想着他便起身走了出去。

     窗户大敞着,阵阵山风顺着窗口吹进屋中。

     屋内躺在床上的孟仁难受的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随即手撑着床面坐了起来,转头打量了一下屋内的环境。

     “咯吱。”门被推开了,一个身着青灰色道袍,满头白发的老头走进了屋内,他面容慈祥,眼睛不大却很有神韵,身形虽瘦却拔颇风韵,颇具仙风道骨之姿。

     “你怎么醒了?”那老头一脸纳闷的看着他,将手里的药瓶放进了衣袖里,

     那老头忽悠一下移到床边,抬起手一边摸着胡子,一边打量着孟仁:这不对啊,他这妖毒虽然不重,但却会另人陷入昏迷,没有解药是醒不了的,这他怎么醒了?

     难不成真如温言说传达的那样,他是中毒太深?这要死前的回光返照?想着他一把拉起孟仁的手,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

     还没反应过来的,任由那老头子拉着他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