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将心比心
    “哥…!!”前脚刚一落的人。地后脚就跑向了孟仁。

     “哥!哥哥哥!?哥!”她蹲在孟仁的身旁焦急的握着她的胳膊摇晃着。

     “哥,你醒醒啊,你别吓我……”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量她怎么摇,怎么喊都没有反应的人,泪水瞬间便打湿了眼眶,带着哭腔道。“你醒醒……好不好……”

     站在一旁的温言走上前来,在另一边蹲了一下来,抬手轻抠着孟仁的手腕。

     孟雅抿抿嘴抬起手,擦了把眼泪,看着温言。“怎么样……”

     温言抬起手:他中了妖毒,但毒素尚未扩散,暂时没有舍命危险。

     “那,你能吗?”

     温言又比划道:我只能暂时压制他体内的毒,不让妖毒扩散。

     “那……那我该怎么办?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来管这事了。”说着她又哭了起来。

     温婷蹲在她的身旁手放在她的肩头轻声道。“你别着急,明天我们带你们回师门,找我们的二师伯,我二师伯精通医术,他一定能解去孟仁身上的毒。”

     “真……真的……么??”她扭头看着温婷抽抽搭搭的问道。

     “嗯。”温婷点了点头,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我们先回贾家吧,”

     “嗯。”孟雅点点头,抽了抽鼻子,伸手想将孟仁扶起来,却不想温言快她一步将人扶了起来,并将他背了起来。

     几个人缓缓的向树林外走去。

     贾家。

     “咚咚咚!!”大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什么声音……?”两个家丁趴在屋门向外看着。

     “走……去、去看看。”其中一个磕磕巴巴道。

     “你先走……”“你先走……”两个人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都不愿意先出门,

     “一……一起走。”“好……好。”两个人战战兢兢的走向大门口。

     “咚咚咚!!”急切的敲门声依旧还在继续。

     两个人凑到门前。“快……开门,快开门!”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声音叫嚷声。

     “管?管家?”两个人相互看了看对方,转身赶紧将门打开。

     “管……管家,你这是怎么了?”

     “妖怪,孟……法师被妖怪吃了!”

     “啊……!?”还未从惊吓中反应过来的两个人一起抬起手指着管家的身后,一脸的惊慌。“这……这……!?回……回……。”

     管家转头看向身后。

     孟雅几个人刚刚踏上台阶,走到了大门口。

     “……嗯?”管家瞳孔一缩紧紧的盯着温言背上的孟仁。

     “怎么?看管家您的样子,似乎看到我哥很意外?”孟雅看着他语气中略带一丝不可捉摸的意味。

     “怎……怎么会?”

     “…………”孟雅刚要开口来戳破他的谎言,却不料被温婷打断了。“请您放心,那害人的妖物已经被除,不会再祸害村中之人。”略微停了一下。“另外我们听说您的女儿生了很严重的病,刚好我哥略通医术,不妨让我哥为您的女儿瞧上一瞧,如何!?”

     “这……我——那就有劳了。”管家语气一紧向他们躬身一拜道。

     温婷抬眸看了一眼黑蒙蒙的天空。“今日天色已晚,明日清晨,我们再为您的女儿诊治,您觉得如何。”

     “嗯,多谢温姑娘,多谢几位。”管家微微垂首神色微闪,略带紧张,说着他让到了一旁,做出了个请的收势。“几位里面请。”

     几个人迈步走进了院里。

     回到屋中后,温言将背上的孟仁平放在床上,坐在床畔,手指轻搭在他的手腕上。

     “怎么样了?”他刚一放下手,孟雅便急切的上前问道。

     温言看着她嘴角微勾:毒素已经暂时控制住了,不会扩散的,放心吧。

     “太好了……谢谢你………”孟雅抬起手擦了擦挂在眼角的泪珠,怎知这不擦还好,一擦这眼眶里的泪水跟断了弦的珠子似得,止也止不住。

     温言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没事儿了,你们早些回去休息吧。”她抽了抽鼻子看了看他和温婷开口说道。

     两个人看了看对方,临走之前温婷看着她叮嘱了一声。“你也早点休息。”

     “嗯。”孟雅看着她抿嘴点点头。

     “吱——”“咚——”待到身后一阵关门落定,她才走到床边,蹲在床畔,将孟仁的手握在手里,喃喃道。“哥,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要有事,你还没看到你未来的妹夫呢,要是你不在没人给我把关,我找了个渣渣怎么办……所以你不能有事………我只剩爷爷和你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了,你明不明白!?”哽咽的说完最后一句话后她终于忍不住趴在床边哭了起来……

     转眼月过日出。

     清晨。

     温婷刚一推开屋门便看见贾府管家站在屋外,于此同时温言也推开了屋门,两个人一起走了出来。

     管家迎了上去。

     “管家莫急,我们现在便跟你去为您的女儿治病。”

     “好……。”管家让到一边。“劳烦二位跟我来。”其实他的心底很是慌乱,既然温婷他们已经知道他和妖物勾结害人,为什么没有戳穿他?反而愿意帮他的女儿治病?他们的目的究竟何在?

     屋内,床上躺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小女孩的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乌黑的长发散压在肩后。

     温言坐在凳子上静心为她诊着脉。

     良久他松开手将小女孩的手放进被子里,站了起来。

     “怎么样?小女的病可能医治?”

     温言抬起手比划道:她并不是生病,之所以会昏迷,是体内的妖气所致。”温言放下了手。

     “嗯……?”“您的女儿她并不是生病,而是被体内的妖气所害。”

     “妖…妖气……?”“妖气若留在人的体内,会不断侵蚀人的身体,轻则让人丧失意识,重则让人丧命。”

     “我……那二位可否能为小女解除体的妖气?”

     “我这里有一瓶净心丹,每日一粒,连服七日她便可康复。”温婷自衣袖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递到管家手中。

     管家接过药瓶接,想着是否要相信他们?他们既然知道自己和妖怪勾结,残害了那么多村子的里人,为什么一直对此事只字未提?这药到底该不该给他的女儿服用?服了,万一有毒岂不是害了他的女儿,可万一要是没毒他又没给他的女儿服用,他的女儿岂不是一样活不成?

     “管家,我有一件事情想问您。”

     管家一怔看着她,点点头。

     “您的女儿若是就此不明不白的死了,您可会伤心难过,可会愤恨那害您女儿性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