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YRCGIAJHO"></menu><noframes id="gKfnIxu5W"></noframes><button id="307461"></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害人害己
    “这是自然,她是可是我的骨肉至亲。”管家微微垂首,回答道,声音中透着难以掩盖的愧疚与悔恨。

     “那您觉得,对他人而言骨肉至亲可曾同等重要?”

     “……是……”该来的终于来了。

     “修道之人,不管因何原因都不可诛杀凡人。这,您可听说过?”温婷转过身,背对着他,声音依旧毫无起伏的问道。

     “我……在下自知勾结妖物害人性命,实乃天理不容,温……仙姑放心,待小女平安归来,我自会给村子里人一个交代,不会劳烦仙姑费心。”

     “即是如此,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便不多做打扰了。”说罢,人已经迈步向门外走去。

     管家抬头看着那两个走出门的身形,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女孩。欠别人的终究是要还的,更何况他欠下的灾,恐怕下辈子都还不清了。

     那是今年,除夕之夜心儿缠着他,要他陪自己玩,可他却在忙着守岁的事,就让她和隔壁的小豆子一起去玩儿,却不曾想一个时辰后小豆子跑回来说心儿晕倒了。后来他请了很多郎中,可没有让心儿醒过来,后来他本打算带着心儿回城,找城里的郎中诊治一下,却不曾想在半路上遇到一个身着红衣,自称是山中修道的女子拦住了马车,因心儿当时已经昏迷两天一夜,心急之下他便请了那女子为心儿诊治了下。

     后来在她的诊治下心儿的确好了,而在女子的告诫下,他并未将她救治心儿的事告诉别人,而是告诉别人心儿是在去城中的路上自己突然醒的。果然谎话不能说,好景不长没过多久心儿再次昏迷,而这一次那个红衣女子竟然自己出现,并为心儿诊治,心儿又一次好了,按照承诺他仍然没有说是谁治好了心儿,可是没过多久心儿又一次昏迷。

     他去那女子所说的梨林中找到了她,可是这一次女子并未如他所愿,为心儿治病,而是告诉他,她法力消耗甚多,需要精气十足的男丁给她补气。当时他便有所觉悟,其实她并不是什么仙人,而是吸人精魄的鬼怪。他并没有答应她的条件,而是选择离开。而那个女子却十分自信的告诉他,他一定会回来的,而后来他寻便了大小城里的朗中医者,果然没有一个人能治好心儿的奇症,他只好带着心儿回到这个村子里,去山上的梨林里请她帮忙,可她却以一个强壮的男丁为条件才愿意救人。

     出于被逼无奈他答应了女子的条件,当天晚上便引了村子里的一个男子去了梨林,而女子也如他所愿救好了心儿。

     再后来他便如此反复不断的与妖魔共舞,丢弃了人性。不断的残害村子里的人。而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找道士或是法师来帮忙治心儿的病,可是请来的那些人一个个只会骗吃骗喝,根本没有本事治不好心儿的病,所以他便将他们作为祭品,献给了那个女妖。

     而上次青峰寺来了一个和尚,可是他却因多次被骗已经不再相信他人,所以便应了那妖物的条件,他将那和尚引上山,而她帮他彻底治好他的女儿。可是事情却没能如他所愿,她只给了他半个月的药,而他也只能忍气吞声,继续为她害人。

     直到温婷他们来到这里,他女儿的药没了,他趁着夜色去找那妖物,向她要解药,却不曾想他还未开口,那妖物便开口向他问话,原本他并未打算害孟仁他们,可是为了心儿,他决定再相信那妖物一次,毕竟她是救心儿的唯一希望。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回…………他该如何面对这个村子里的人?还有贾老爷?贾老爷平日待他不薄,可他却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害死了家中不少男丁…………?量他如何也不会原谅自己吧?

     跟贾家之人做了告别后,孟雅跟着温婷他们向东方走去……

     温言背着孟仁,几个人驻足停留在山顶,望着山下。

     梨花依旧萦绕在山下小村子里的,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只是此时在孟雅的眼中它却少了初见时的那份纯洁无暇……

     孟雅跟着温婷温言上了山,走了一会儿后,两个人便御剑带着他们飞上了天……

     “啊——~!!!”孟雅站在宽大的剑身上,手紧紧的抓着温婷肩头的衣服,头埋在她们后背,惊声叫着。

     小盈则是坐在温言的剑上,紧闭双眸,全身颤抖。

     琼珍呢坐在一根类似拐杖的木棍上,两条小腿荡悠在半空看着孟雅,语气嚣张的嘲笑道。“想不到?你也有怕的时候啊?”

     “你……谁怕啦,我才没有——!?”对于孟雅孩子气的反驳,站在她身前御剑的温婷只是慧心一笑,并未多说什么。

     转眼几个人便落回了地面。

     刚一落回地面的孟雅脚下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好在温婷及时扶住了她。

     待她站稳后温婷才松开了他,转头看着她道。“我们进去吧。”

     孟雅仰头看了看那青灰色的大门上方,三个石刻的凸起的大字:天玄宫,向温婷点了点头。

     温婷带着她走进了大门。

     此时正是午休之时所以偌大的练武场上没有一个人。

     温婷、温言带着他们来到了后院。

     远远的他们便在莲池旁的凉亭里,看到了一个身着青灰色道袍,白发半束的老头,此时他正坐在凉亭里一个人喝着酒。

     温婷等人行至那人身后停了下来,温婷拱手颔首恭敬道。“弟子拜见师伯。”

     闻言那人全身一滞,微转了下身,侧坐着,看着她道。“是温婷啊?你和一哥不是下山历练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此事说来话长,师伯,这里有个人染了妖毒,还请您帮忙医治一下?”

     “嗯?”老头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温言背上的孟仁,起身行直至他的身旁,弯腰抬眼仔细瞅了瞅垂首昏迷在他背上的孟仁,直起身子摸着下巴上那雪白的胡子,故作一脸惊诧道。“嘶——我为什么要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