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YRCGIAJHO"></menu><noframes id="gKfnIxu5W"></noframes><button id="307461"></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江湖术士
    如丝般的细雨,在临近天明的时候的停了下来。

     屋内烛台上燃烧殆尽的红烛,在第一声鸡叫声响起后彻底的融进了红色的蜡油里,熄灭了。

     未出升的朝阳,染红了东方的天底。

     “哥——!!”躺在床上的孟雅,忽的大感了一声,坐了起来。

     坐在桌旁用手拖着太阳穴,睡意朦胧的温言,头猛的一点,醒来抬头看向孟雅。

     孟雅做在床上转头看着温言,静坐了一会儿。便“呼——”的一把掀开被子,急急忙忙的穿上了鞋,便要往外跑,结果腿一软扑倒在地。“嗯…咳…”

     见状温言赶紧站了起来,走到了她的身旁,伸手想要将她扶起,却被她抬手将手拍到了一边,她抬头看着他。“我哥呢?回来了吗?”

     温言看着她手僵在半空。

     “是不是还没有回来?”

     温言再次伸出手想将她扶起来,却被她再次打开。“不用你扶。”

     被她再次拍开手的温言,只好收回手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她从地上爬了起来,弯腰拍了拍身上的灰,抬头仇视般的白了他一眼,便向门外跑去。

     温言转身看着那跑出门的身影,看来她还在记恨昨天晚上他把她打晕的事,他还是跟上去看看的好,以免出事。

     孟雅一路向门口跑去,眼看在拐一个弯就要到门口了,却被两个白色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小师妹。”(“孟姑娘。”)本来想去他们那里问问情况的,柳智和龙延城城主,停在拐角处看着她。

     “让开啊!”孟雅抬头看着两个人,眼圈通红。抬起手用力推了下两个人的肩膀,两个人身子一侧,孟雅便急冲冲的从两个人中间的空挡穿了过去,继续向前跑去。

     跟在身后的温言,行至两个人跟前,向两个人轻点了一下头。

     太阳逐渐自西方天底升起,原本被朝阳染红的天底逐渐恢复了本有的蓝净。

     龙延城城主侧身看了看那闷头向前跑着的孟雅,回头看着温言。“孟少侠还没有回来?”

     温言看着他摇了摇头,之后绕过两个人。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出现在孟雅身后十几步的地方。继续跟着她。

     看了看那走远的人,他回头一脸愧疚的向柳智拱手道。“若非为了龙延城之事,孟少侠也不会失踪,若是孟少侠出了什么事,李某……。”

     “城主大人无需自责,驱魔除妖本就是天玄宫弟子应尽的职责,他即是天玄宫的弟子,就早应有此为守一方安定,而牺牲自我的觉悟。”

     “可……”

     “城主大人还请多派些人手,继续搜寻天街灵兽的踪迹,眼下没有什么比城中百姓的安危,更值得你关心的了。”

     “人一早我便已经派了出去,只是……。”

     “大人,我们今天早上在城西搜查时,抓到了一个可疑的人。”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士兵站,在离两个人十几步远的地方,拱手道。

     “人现在在何处?”

     “在正殿里。”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便转身向正殿走去。

     城西。

     向前不停跑着的孟雅,跑着跑着突然停了下来。

     不对,她和哥哥来到这里,时间并不长,认识的人并不多。他是纯阳之体的事,要不是她昨天没有把门说了出来,连温婷和温言都不会知道。

     他是捉妖师,修玄门之术,又有阴阳玉守护。若非他本人将生辰八字透露,别人很难算的出来,除非……。不行她要尽快赶回城主府,想着她便转身急忙往回跑。

     而一直跟着她的温言,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转身往回跑,来不及躲藏,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她。

     孟雅看着那站在前面的人,如看到救星一般,跑上前去拽住他的手腕急切道。“温师兄,快带我回城主府。”

     温言看着她,先是一愣,随即抬起手拦住的她腰。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下一息便带着她出现在老远的前面。

     城主府。

     正殿内一个身着银灰色太极道袍的,身材削瘦的男子,跪趴在地上,全身抖得厉害,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带着颤抖。“大……大人明鉴,小的只是一个行走江湖术士,只会给人掐着算个命,贴符驱个小鬼什么的,小的真的不知道那天街灵兽,是个什么东西,还请大人明查。”说着又向坐在正座上的龙延城城主,叩了三下头。

     “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那你可能解释一下,这片逆鳞的来历?”柳智随手将桌子上一个琉璃珠推到地上,掌心大小的碧色琉璃珠,贴着地面滚到了那俯在地上的人跟前,珠子内一片紫色的扇形鳞片静置其中。

     温婷站在一旁,头上没有戴着斗笠,而是将斗笠拎在手中。

     “我,小的……”那人开口刚要说话,却听龙延城城主道。“龙胸口的逆鳞,启是一个江湖术士能轻易得到的?”

     “这是二十多天前,一个身罩白衣,头戴面纱的人给小的。”

     “荒唐!本官虽没见过龙的逆鳞,但却也听过龙的逆鳞是何其珍贵,稀有。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如此阔绰,将龙之逆鳞赠与你?”

     “这……大人明鉴,小人说的句句属实。”

     “是不是真的,等一下就知道了,来人……。”

     一个侍卫不生不响的走进了屋。

     “带下去。”“大人饶命啊,大人。”

     “是!”侍卫上按着他的胳膊,欲将他压出去。

     “等一下。”一个清晰清脆的女声,自门口传来,

     几个抬头望向门口。

     看到来人时几个人分分一滞。

     孟雅跨过门槛走了进去,站在那人身旁。

     温言跟在她的身后走进了屋中,站到了温婷的身旁。

     “光凭一个凤毛麟角,证据似乎有些不足,城主大人这么把他拖出去打一顿,他若是招了。他日也可反咬城主大人一口,说大人你滥用私刑,将他屈打成招,到时只怕对你不利。”

     龙延城城主,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人,若有所思,片刻后道。“将他先带下去,先关押起来。”

     “是。”

     侍卫压着那人的一只胳膊,将他拽了起来,压了出去。

     孟雅抬头看了看屋内的人,弯了弯腰。“昨天晚上让各位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对不起。”

     “这是……”温婷看了看她,又抬头看了看温言,似乎在问他发生了什么。温言看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若是没事,我便回房休息了。”

     说完不待别人说话,便转身走了出去。

     许是怕她冲动行事,温言转身向龙延城城主行了个简单的礼,也跟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