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YRCGIAJHO"></menu><noframes id="gKfnIxu5W"></noframes><button id="307461"></butt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栽赃陷害
    “是。”门外进来的士兵,将跪在地上的人带了出去。

     密室中。

     “通—~!通—~~!通——~~!!”孟仁扬着手上的铜钱剑,不停地劈向结界的同一个地方,待到铜钱剑全身红光褪去,他便再次咬破手指,重新往剑身上摸血念咒,然后重复着先前的动作。“通—~通—~~通——~”

     小狐狸蹲坐在角落里,专注看着他一下又一下的劈着结界。

     城主府。

     坐在桌旁的孟雅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站了起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找城主吧。”说着便向门口走去,却在走了没两步后脚下一软,摔坐在地上。她抬起手扶着额头轻轻摇了摇,却终究是斜躺在地上不醒人世。

     而坐在桌子边的温婷、温言均是咚的一声趴倒在了桌子上。

     窗口外龙延城城主,将手中的迷魂香收了起来,迈步向牢房走去。

     牢房。

     由墙上方的小窗照进牢房内的光,昏暗阴沉。

     身着太极图道袍的江湖术士,坐在墙角处,目光呆滞的盯着铺着稻草的地面。

     忽然一阵如烟般的红色气体顺着木栏间的缝隙,落去关押着江湖术士的牢房里,化成了一个人立在他的前方。

     原本盯着地面的江湖术士一怵,怔怔的抬头看向那人,待到他看到那人手中闪着寒光的剑时,瞳孔紧缩了起来,张着嘴却已经下的喊不出声来,他反手扶着墙面,全身发颤的站了起来,尽力的想要向后靠,却是徒劳。

     那白衣人脸罩一块白布,只见他手中利剑一正,随即眸中寒光一聚,抬起手中的剑便刺向那江湖术士。

     “啊——”那名江湖术士脚下一软瘫坐在地上,却也刚好躲开了那一剑,他手脚并用的从白衣人的袖下爬过,然后脚踩着地面跑到牢房的围栏旁,转过身,看着那白衣人满脸的惊恐,手放在身后反握着栏杆。

     许是没想到他能躲开,白衣人先是一怔,随即不紧不慢的转过身。抬起手中的剑,再次刺向那江湖术士。

     那江湖术士,依在栏杆上避无可避,睁着眼睛瞳孔紧缩,看着那刺向自己的利刃,面色惨白。

     “嗖——”剑在他鼻梁前两寸处停了下来。

     白衣男子,看了一眼那缠在自己手臂上的银鞭,顺着银鞭的他看向,那手握鞭柄的温言,和站在他身旁的孟雅、温婷。

     而那江湖术士看了看,那停在自己鼻梁前的利刃,翻了白眼便昏了过去。

     孟雅看着那白衣人眸光微聚道。“李城主,你终于来了。”

     “这……你们……怎么会”那人手下一滞,转过身看着他们,似不敢相信。

     “你是不是在想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白衣人看着她,没有说话。

     “不巧,我们在昏迷前,吃过醒神丹。”

     “你们……。”

     “城主大人,你难道要一直,这么遮着面和我们谈话吗?”

     那人似沉思了一下。“好,被你们发现我无话可说。”说罢,抬起手将遮在脸上的白布扯下。

     龙延城城主,看了看他们,又抬头看着他们道。“那逆鳞的确是李某给他的,但天街守届灵使失踪之事,却是与李某无关。”

     “无关?你要怎么证明与你无关?”

     “李某的确无法证明,此事与李某无关,但孟姑娘你却也不能证明,此事与李某有关不是吗?”

     “你……”简直是强词夺理。

     孟雅向前迈了一步,似要揍人,却被温婷一把拉住。

     她向迈了一步,有条不紊道。“李城主,说的没错,我们都不能证明彼此说的话真与假。更何况你是龙延城城主,我们是天玄宫弟子。我们无权越矩朝廷之事给你治罪。”“但最为天玄宫弟子,我们却不得不顾及百姓的安危,所以委屈了城主大人。”说着不待龙延城城主有任何反应,便并直二指,向前一指,一条绿色的藤条便自她的衣袖中蹿出,将龙延城城主捆了起来。

     龙延城城主用力挣扎了几下,被不再有任何动作了。

     而这条捆着龙延城城主的藤蔓,与捆着孟仁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是……?”仙藤?孟雅看着那绿色的藤蔓带着疑问。

     “这是,食人柳的藤蔓。”

     “食……食人柳?”

     “是易尘子师叔当年在魔界取得?”

     “易尘子?我想起来了。”孟雅抬起手轻轻拍了自己的头一下。“柳师兄的师父?是吧?”

     “嗯。”温婷轻轻点了一下头。

     “这么说是他给你的喽。”

     “嗯。”

     “那他那里还有吗?”等回去了,她是不是可以让疯老头给她要两根来玩玩?

     “他那……”

     “温师妹。”柳智站在牢房外发愣的,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被绑着的龙延城城主和昏在地上的江湖术士,。

     “师兄?你怎么来了?”

     “是孟师妹给我的信,让我来牢房寻你们的吗?”说着他便从衣袖中,拿出了一个皱巴成一团的纸,顺着牢房护栏的空挡塞了过去。

     孟雅接过信低头看了看。

     “嘶……”孟雅低头看了看纸上的字,啧啧道。“我的字可写得没这么好看。”说着抬头看了看柳智又回头看了看龙延城城主。看来这个龙延城城主是算计好了,想要把这杀人灭口的罪名,栽赃嫁祸给柳智,只是没想到这半路让他们几个给截胡了。她该说他这点子是太背呢?还是太背呢?

     密室内。

     “通—~通—通——~通——~~。”

     孟仁依旧不死心的,用剑劈着结界。皇天不负有心人,再其不知咬破了几回手指,打了多少下结界后。那困着孟仁的结界,终于如破碎的玻璃般有了裂痕。“咔—~咔咔咔—~”“嘭~~——”紧接着便瞬间崩塌,散落的结界碎片落在地上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城主府内。

     “师兄你怎么了?”孟雅回头看着突然停下来的柳智问道。

     柳智看着西方的天略带惆怅道。“我们只剩下,七个时辰的时间了。”

     此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入了西方天底,被余晖染红的天底,带着刺眼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