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鬼手
    见得段云忽然全压,唐婉若是更加觉得段云就是在和她置气了。毕竟,刚才的段云是一万一万的下,刚和自己赌气说完后,就变成了全部下。

     这般行为,不是赌气,是什么?

     她本想劝一劝段云,不过当唐婉若看到段云那风轻云淡,似成竹在胸的模样,她就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那本到喉间的话语,给憋了回去。

     我看你怎么输,哼!

     赌气的看了段云一眼,唐婉若随意投了些筹码,扔到了小上。而后,她还高高扬起雪白的下颚,似挑衅般的看向段云。

     对此,段云也是无奈。

     “下好,买定离手。”

     “开,4、4、6,14点大。”

     当荷官揭开骰盅,唐婉若整个人都是愣在了那里。

     “忘了告诉你,我从来不会连输三把以上。”缓缓的收回钱,段云嘴角带着笑意看向唐婉若道。

     而见到他这般模样,那唐婉若更是气的那鼓鼓的胸脯,上下起伏,甚至还露出了那隐约的雪白沟壑。

     随即,她美眸轻瞪,看向段云道:“你给我等着。”

     话落,唐婉若的目光看向那荷官,似颇为认真道:“自己动手摇,摇好点。”

     不露痕迹的对着唐婉若点了点头,那名男子拿起那骰盅认真的摇晃了数下。

     耳畔那骰子的声音激荡着耳膜,段云脑海瞬间清明,直接听出了那骰的点数,1、2、3,六点小。

     “怎么样,大叔,现在你又要下什么?”唐婉若似有着几分挑衅的看向他道。

     直接将四十万的筹码,全部下到了六点上后,段云摊了摊手,道:“要不要跟着我下?”

     “鬼才跟着你下。”

     见得段云那么自信的推到了六上,唐婉若直接气呼呼的将筹码扔到了大上。

     显然,她是气忘了,那一日段云是怎么带着她赢的了。

     “下好,买定离手。”

     “开,1、2、3,六点小。”

     当荷官再次揭开那骰盅,这次不仅仅唐婉若愣了,那荷官和围观的众人也愣了。

     那一旁的一名带着金框眼镜的男子,更是忍不住赞叹道:“厉害啊,这都能够被你赢了,一赔十四呢。”

     似带着笑意的瞥了眼,那赌气不满的唐婉若一眼。段云好似无意,又似有意般的笑道:“运气好,有只维尼熊指路。”

     段云!!!

     哪能听不出段云说的是谁,那唐婉若的水眸都快喷出火来。

     旋即,她刚想说什么时,一名看似中年,不胖不瘦,系着领带,行走步履轻盈沉稳,整个人给人以不怒自威感的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到了桌案前。

     而后,他那看似精干老练的脸上,露出那一缕和煦的笑意,对着众人道:“他摇的有些疲累了,让我来吧。”

     说着,他对唐婉若点了点头后,从一旁取出一个骰盅,开始摇骰。

     对于这个人,在路上卓刚就有重点介绍。

     洪天栋,外号无影鬼骰,曾以一粒骰子摇出21点,而名震上沪市。其在摇骰上的造诣,已然达到极高的境界。整个上沪市,几乎无人可出其左右。

     不仅如此,此人在其它赌术上也是不弱。所以,可以说是帝皇赌场除叶石继之外的第一镇场人。

     这也是卓刚为什么,在路上只着重介绍他的原因。实在是此人,在赌术上不得不令卓刚敬佩。

     其实,本来洪天栋还没打算对付段云。只不过,段云好选不选,偏偏选到骰宝处赢钱,而且还很快赢到了五百六十万。

     在加上之前,叶石继的失利,以及眼前与唐婉若的作对。这怎么看,都是有点挑衅的意思。所以,洪天栋没等人请就出场了。

     此刻,那不远处身材高挑而曼妙的唐婉梦雪白的下颚轻抬,那青白的大腿在那性感黑丝袜下有些若隐若现。

     其琉璃般的双眸,凝视着段云,语气之中噙着冰寒:“倒是聪明的小子,以退为进没用,主动找上赌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可惜...”

     “他选错了对象。”看都未再看段云一眼,曼妙的身形一转。旋即,她直接轻踏着高跟朝着那华贵的大门走去,似懒得再多理会这边的事情。

     显然,在唐婉梦看来,这一次段云是必输之局,根本没有看的必要。

     毕竟,谁都不会相信,这看似二十左右的青年,会是这混迹赌界已久,经验极为丰富,老成干练的洪天栋的对手。包括,唐婉梦在内。

     此时,赌桌上。

     洪天栋摇了摇那骰子,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最后落在段云的身上道:“下好,买定离手。”

     耳畔听出那3、5、2十点小的点数,段云嘴角一扬,将那五十六万筹码全部推到了十点处。

     见此,那唐婉若下颚一扬,葱鼻轻哼道:“这次,我看你怎么输。”说着,她直接将一些筹码,扔到了大处,并在那洪天栋点头后,放下了心。

     “下好,买定离手。”

     视线随意的扫视了众人一眼后,洪天栋将手直接放在桌案之上,将那点数震成了大后。似淡笑着看向段云道:“小伙,你考虑清楚了,是否需要改?”

     手指轻触着那桌案之上,以劲力将其震了回来,段云喝了口清水道:“我选择的东西,永远不会改。”

     “既然这样,我便开了。”

     笑着看着众人纷纷下定,洪天栋的两只手在骰盅上一擦后,直接按到了那骰盅上,看向段云道:“我开了。”

     震骰鬼手!

     耳畔瞬间听到那一擦便令得骰子变幻了点数,段云忽然将手伸向唐婉若身前的筹码之上,拍到一个筹码上,笑道:“能不能再借我点筹码?”

     闻言,那唐婉若笑盈盈的看着他道:“现在想后悔,跟着我买了?”这样笑着,她忽然沉下脸哼声道:“不借!”

     那模样,显然在说,让你和我作对,输了活该,哼!

     “那好吧。”

     倒也不介意她不借,段云耸了耸肩,看向那脸色已然变化的洪天栋道:“借不到,不能多压,你开吧。”

     在场只有段云和洪天栋知道,刚才段云的手落在那唐婉若身前的筹码上时,使用了三龙动。直接将那骰盅内的骰子,给震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