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一局定胜负
    这段哥...

     苦笑着摇了摇头,卓刚也跟了进去。【零↑九△小↓說△網】如果不是知道了段云的脾气秉性,估计他现在也会与那经理一个神情。

     毕竟,换成任何一个人,此时应该想着怎么脱身。而不是,还将名字告诉对方,纠正对方那大众称呼了。

     “王经理,我就在这里参观了。”

     正在王经理心头感慨间,那唐婉若乌溜溜的水眸微微一转。而后,她随意的说了这句话后,便直接蹿入了那包间之内。

     “二小姐。”

     唐宛若的突然闯入,令得王经理有些被打乱了计划。随即,他迅速进入那屋内,向着那已经落座的唐婉若走去:“二小姐,这里待会...”

     “让二小姐便待在这吧。”

     突兀的浑厚之声响起,那进门处一道熟悉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看向王经理道:“便让小姐在这休息吧。”

     “洪哥。”

     颇为恭敬的喊了声,王经理也是点了点头,没再多言。

     他明白,虽然明面上他是赌场经理,但是,真的按照赌场的地位来说,这洪天栋可是比他高了不少。

     如今,洪天栋既然都开口了。那么,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何况,要是唐婉若当真要想留,他一样不能多说什么,何不如借驴下坡。

     “嗯。”

     微微点了点头,洪天栋在看得那大门被关上后。缓缓走向赌桌前,看向段云道:“段先生,有没有兴趣与我再度一把?”

     显然,刚才段云与王经理的对话,他也是听了去。

     “唉...真是麻烦。”

     无奈的按了按头,段云似没有半点危机之感,说道:“我能说,我进来只是为了喝杯水的么?”

     而后,他不待洪天栋开口,又是直接感叹道:“算了,水我看是喝不成了。快点赌完,我自己回家喝吧。”

     话落,段云侧头看向一旁的唐婉若,似轻佻的挑了个眉,笑道:“这家赌场太小气,水都不给喝。待会,我请你去喝。”

     “扑哧...”

     被段云忽然的轻浮之气给逗笑,唐婉若略带酥红的轻瞪了他一眼道:“没个正形。”

     不过,有时却是挺可爱,挺迷人。

     后面的这句话,却是在她的心头蔓延着。显然,她也知道段云刚才的举动也只是玩笑。但是,敢这般调节气氛的,想来也就段云一个人了。

     与此同时,那卓刚亦是不由笑了笑,那警惕的心,被段云弄的放松了不少。

     “还不动手?”

     见得洪天栋似皱眉的停顿着,段云提醒出声。【零↑九△小↓說△網】

     闻言,那洪天栋也是老练之人,迅速恢复正常面色。随即,他看向段云道:“段先生,想玩什么?”

     “你旁边不是就有个骰盅么,就那个好了。”段云看向那骰盅道。

     骰宝?

     眼眸之中微光一闪,洪天栋那看向段云的双目变得更为深邃。在他看来,段云若为千门中人,应该能够知晓他最强的就是骰宝。

     如此的话,正常情况就应该避开骰宝。然而,段云却偏偏选了骰宝,这就太出乎意料了。

     是傻吗?

     洪天栋清楚,绝对不是。那就是有自信,可是这股自信会不会太强了一些?尤其是,这自信还是出自一个看似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怎么了?这不是正如你愿么?也省得你身边这位王经理,到时想办法劝我玩骰宝了。”

     段云似完全无惧般,直接点了出来。而后,他伸了个懒腰道:“麻烦你快一些,我还要请这位姑娘去喝果汁。”

     喝果汁?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听到这里,连洪天栋和王经理都困惑了。如果说,真的是唐婉若的熟人,那么刚才赌桌上就不会那般‘针锋相对’,唐婉若也不会不出来解释了。

     可如果不是,那段云这近乎套的未免太明显了。毕竟他们对唐婉若的态度,应该很明显了。以段云的脑袋,不应该看不出来,唐婉若是帝皇赌场的人。

     然而,段云却偏偏在知道的情况下,还这般说,是为了混淆视听?还是,真的确有其事?

     这一次,混迹了多年的二人,第一次觉得,他们看不清一个年轻人。

     “你还当真是心态好。”倒是沉稳之人,心态瞬间恢复正常,洪天栋淡笑了笑,道。

     毕竟,他见过很多小老千,进了这房间,心态便差不多奔溃了一半。只想着,快点输了走人。

     哪怕是有些心态好的,输在他手上后,一样会表现出害怕之意。生怕一个不好,输钱是小,输命是大。

     这也只能怪得他们选错了,骗钱之地。

     “你想多了,只是你这包间,太过憋闷,待得我不舒服而已。”

     随意的摇了摇头,段云看向那洪天栋道:“摇骰吧。”

     “你似乎挺有自信。”缓缓拿过那骰盅,洪天栋试探道。

     “我也觉得。”段云点头,大方的承认道。

     “脸皮真厚。”那一旁的唐婉若,撇了撇嘴,打击道。

     不过,段云越是这般说,洪天栋就越发觉得段云不简单。能够以二十万赢那么多钱,还连续看似凑巧的赢了他和叶石继。

     如果说,这样的人,没有能力,说出去,他自己都不行。可是,段云却时而深邃,时而磊落。这怪诞性子,令他更是觉得段云难以捉摸,更加忌惮。

     “你其实,不用把我想的那么复杂,我没你想的那么恐怖。”见得洪天栋似又顿在了那里,段云似好心的提醒道。

     是啊...是没那么恐怖,但是却硬生生的能令人拜伏。

     卓刚心头直接感慨道。

     那洪天栋也被说的眼眸之中精光闪烁,毕竟,一名能够看透他心中所想的人,说自己不恐怖。这话,他是该信,还是不该信?

     呼...

     深深的呼了口气,洪天栋微微调整了思绪后,伸手道:“请下注。”

     抬眼看了看那捧着他所有筹码的服务员,段云说道:“反正,都拿来了,就都下好了。”

     显然,他也很清楚,如果不下完,对方也迟早要一点点将他赢完,与其如此还不如一次性解决。

     旋即,段云看向洪天栋道:“一局定胜负,可以?”

     似乎未料到他这般的直接,王经理微微一愣后,将征求的目光看向洪天栋。毕竟,他是要靠洪天栋来把这钱赢回来的。

     下一刻,那洪天栋亦是不露痕迹的对着王经理轻轻点了点,表示没有问题。